皇上,人带来了”

    书房里,萧湛冷淡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这人就是给萧麟送饭菜的狱卒。 ̄︶︺sんцつww%w.%kanshuge.co

    当然了,其实他是太子东宫中的一名内侍,不过此人因为是年长以后才入宫的,所以看着还是有喉结,像是一个正常男人。

    他被人压在地上,旁边有人用长刀抵住他的脖子,他没有说话,更没有求饶,而是平静地跪着。

    “说,是谁指使你的”

    萧湛的语气很平静,那种平静,令人恐惧。

    “奴才不知皇上在问什么奴才”

    “住口皇上问你谁指使你的,你却敢抵赖”

    旁边一名内侍高声呵斥,然而对方没任何感觉。

    突然,萧湛喝道“快阻止他”

    两个侍卫上前,一把掐住他的嘴,同时飞快地将他的下巴卸掉。

    “皇上,此人有点硬骨头”

    “他是成年后送入宫中为侍,这样,你去调查一下,看看他是否有什么亲人。”

    “喏”

    当即有两个黑影飞了出去,去查找此人的底细。

    跪在地上的内侍身体轻微一颤,也不知是不是装出来的,他的眼里露出绝望和讥讽的神色。

    他的这个情绪被萧湛敏锐地捕捉到了,一开始先是万分不解,随即若有所思。

    “你的亲人,被他们控制了,是不是”

    这名内侍身体猛地一颤,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帝王。

    这位仅仅登基不到两年时间的帝王,手段凌厉,手腕灵活,一年前就已经肃清了朝堂上大部分不安分因子,如今仅仅剩下高氏一族。

    而他,就是帝王和高氏一族互相斗法的牺牲品。

    他觉得心中悲凉,这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看来是了”

    萧湛点点头,面上无喜无悲,“若是朕能将你的亲人救出,你敢指正吗”

    他的身体渐渐发颤,最后躬身跪伏在地上“若是陛下能救出奴才的亲人,奴才什么都说”

    “好,记住你的话,否则,朕可不会轻饶”

    “奴才不敢”

    稍后,这里就陷入了寂静。

    这个内侍被人五花大绑押在书房这儿,萧湛则是在批阅公文,看这模样,似乎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禀报情况。

    果真,不到一个时辰后,就有人进来了。

    “皇上,他的家人我们已经救出,就在外边。”

    这话一出,那名内侍激动起来,身体开始瑟瑟发抖。

    “把人带进来。”

    萧湛一挥手,立刻两个侍卫出去,将外面的人押送进来。

    这些都是普通百姓,这几日一直被人关押,早吓着了,此刻更是看见了皇帝,吓得其中一人直接晕了过去。

    “娘,娘”

    内侍连忙扑上去护住自己的老母亲,然后,他冲着萧湛跪下。

    “皇上,奴才多谢皇上的救命之恩,奴才这就将一切告知”

    “朕,不仅仅要供词,还要证据”

    “皇上,奴才证据也有,证据也有”

    “可以,交出证据,你死罪难免,但你的家人可无事,朕会给他们一笔银钱。”

    “多谢皇上大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