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这个男人,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莫测不是没有见过玩家之间互相算计,勾心斗角的局面,只不过从一开始,这个男人便表现出了最大程度上的善意。他的一举一动,言辞谈吐之间完全看不出来任何破绽,他对众人施以援手,以此获得了大家的信赖和拥护。

    他就像个狡猾的猎人,并不急着在第一时间狩猎,而是等猎物放松警惕,毫无防备的时候,才将其逐一击破,露出自己本来的面目。和自己之前遇到的那些敌人都不一样,这个昔拉——无论是心计还是手段,都要比之前那些玩家狠辣多了。

    “在任务中光想着依靠别人,肯定是不行的啊。”

    眼看着昔拉越来越靠近的身影,莫测也从怀中调出了瞬移道具,打算立刻离开。

    然而下一秒,一双沾满鲜血的鬼手却从他身后的水泥墙里里伸了出来,猛地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禁锢在了墙壁之上。在这一瞬间,一股莫名的寒意从四周传来,莫测分明看到了面前的地上出现了一大滩血渍,紧接着,一个披散着长发的女人的身影也慢慢地从这滩鲜血里站了起来。

    他抬起头看向了不远处的昔拉,却发现对方的手中正抓着一本相册,而那股寒意的源头,便是从相册里散发出来的。

    “你竟然有死者的诅咒之物?”

    莫测大惊失色,此时他的身体已经被厉鬼控制住,就连瞬移道具都无法使用。

    “能知道诅咒道具的存在,看来你比他们聪明些。其实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如果是别人,或许我还会考虑放他一条生路。”昔拉一步步走近莫测,打量着对方:“但你不一样。”

    昔拉眯着眼睛,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黑暗之中,他的面容几乎要与身后的厉鬼融为一体,他收起之前的笑容,眼底尽是一片冰冷:“你必须死。”

    “到了这一步,还说什么漂亮话?你以为你能杀我?”在危险即将到来之际,莫测却忽然冷静了下来。他不怒反笑,看着昔拉的脸,脸上毫无畏惧之色。

    紧接着,莫测幻化出了一名镜子,丢在了自己的脚下。而在这个时候,昔拉也察觉到了他的意图。

    一阵阴风吹过,墙上的鬼手以及相册中的厉鬼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个男人的身影。他们出现在废弃的大楼内,两双阴冷的眼睛则分别锁定在了昔拉和莫测的身上。

    尽管相貌和衣着相同,但那两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脸色也惨白的吓人。

    “你果然很聪明。”昔拉话还没说完,那名和他长相相同的厉鬼忽然一歪脑袋,面容也在瞬间变成了腐烂扭曲的模样。大块大块的碎肉从他的脸上不断脱落,唯独那只邪恶的眼睛,还死死盯着昔拉。

    厉鬼嘶吼着朝他冲了过来,昔拉无暇顾及莫测,同样的,对方也遭遇了另一个厉鬼的袭击。

    在这次任务中,一旦玩家面对自己的二重身,那么他们所持有的道具便会尽数失效。这一点,之前在酒店的时候,莫测就已经发现了。

    在昔拉即将对他动手之际,莫测福至心灵,猛地想起了这一点。尽管他招来了厉鬼,却也化解了面前最大的危机。

    一口气从废楼内冲了出来,莫测靠着先前的记忆,头也不回的沿着马路狂奔了许久,然而无论他怎么跑,那厉鬼的身影却始终出现在他的身后。

    莫测明白,这片马路上到处都是反光物,如果继续逗留在这里,是无法摆脱追击的。

    此时正值午夜,街道上原本并没有什么人了,不然在看到两个无论穿着打扮还是长相都一模一样的人在街头上演午夜追逐,任谁都会感到奇怪。、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街边的转角处,却忽然出现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

    莫测回头,此刻身后的那个厉鬼正咧着嘴盯着自己,眼中流露出来的杀意令人不寒而栗。那厉鬼的口中不断发出诡异沙哑的笑声,身体也猛地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倒退姿势。可即便如此,在它姿势发生变化之后,厉鬼的速度却变的更快了。转眼间,它和莫测之间的距离便缩短了一大段。

    不行,再这样下去,自己就会被追上了!

    此时的莫测咬着牙,使劲浑身解数,朝着那辆轿车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呕……”

    “你没事吧,吐出来是不是舒服多了?”

    此刻两名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一人靠在路边弯着腰拼命呕吐,而另一人则在旁边不断拍打着他的后背。

    趁着二人下车的契机,莫测直接冲到了车内,猛地踩下油门便开走了汽车。

    “哎!有贼!!!”男子见状,气急败坏的冲到了马路中央,看着自己的车被人开走,他直接拿起手机,想要打电话报警。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注意到了马路中央出现了一个黑影,从身形上来看,那应该是个人。然而仅是一瞬间,他便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那奔跑的速度,绝对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

    “怎,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也喝醉了?”见此情形,男人惊的连电话都忘了打。

    莫测掰断了驾驶座前的镜子,此刻他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车速也变得越来越快。

    “砰”“砰”

    就在这个时候,后备箱附近传来了一阵沉闷的敲击声,紧接着,那声音逐渐转移到了车顶之上。

    那个鬼,它追来了!

    莫测的心悬到了嗓子眼,他的目光移到了车外的后视镜上,而下一秒,他分明看到了一个面容腐烂,浑身鲜血的狰狞男人,正从车顶上探着半个身子,伸出手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扑了过来。

    莫测猛打方向盘,利用车身的倾斜将那厉鬼甩了下去。由于此刻在马路中央的缘故,他的这一举动导致高速行驶的车撞到了路边的绿化带之上,莫测艰难的推开门,一瘸一拐的从车上跑了下来。

    此时他的额头布满鲜血,腿也受了伤,然而有厉鬼追踪的缘故,他并不敢耽误片刻。他沿着马路狂奔了近十分钟,直到看见前方出现了一座石桥,桥下视野开阔,附近没有什么反光物,还睡着一个流浪汉。莫测大喜,当他跑到桥洞下方回头看时,才发现那厉鬼也站在不远处的路灯之下。

    它看着自己,却再也没有往前走一步。

    紧接着,厉鬼的身影越来越淡,渐渐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