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燕回门这一天徐家张灯结彩,格外热闹。全家人忙忙碌碌,只有丽姐儿带着三个弟弟无所事事,吃吃喝喝。

    “虎妞没回来?”丽姐儿问赵嬷嬷。她还想和虎妞说说话,毕竟以后没什么机会再见面了。

    “老奴让她留在府里看家。”赵嬷嬷有些尴尬。

    “哦。”丽姐儿不失望是不可能的。

    “过两天我们府上开春宴,到时候嫂子带着孩子们过来玩吧。”徐燕连忙道。

    “你刚刚嫁过去,我们怎么好意思去叨扰。”林氏怕给徐燕添麻烦。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是一家人。伯爷说了,以后少不得仰仗岳家!”徐燕的话里透露出了苏宣的意思。

    林氏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日子过的好不好,到底是要亲眼看看才行。哪怕是过去看看,也算是给徐燕撑腰了。

    回门这天新婚夫妇不能宿在娘家,天还没黑,苏宣和徐燕就走了。徐老太爷喝的有点醉,也就没送。由着徐寿喂解酒汤,洗洗睡了。最后还是林氏带着孩子们将小夫妻二人送到了门口。

    第二天一大清早,丽姐儿和三个弟弟穿戴整齐就跟着何氏与林氏去了秦府。

    秦府位于城东的蜜水胡同,是个三进三出的宅院。

    何氏并着林氏以及三个孩子进去的时候,秦二太太笑吟吟地迎出来,一副欢欣鼓舞的样子。

    “贵客到了,快请。”秦二太太的笑容在春光明媚的早上显的格外耀眼。

    何氏笑着与秦二太太边走边寒暄起来,一直到了内宅花厅。

    秦府看起来并不富丽堂皇,却也清幽雅致,有种别样的文人情怀,看起来很舒服。且秦府植被茂盛,绿化佳;在京都如此干燥的春季也依旧春花烂漫。风和日丽,更显清丽。

    何氏一行到了正堂,就见秦老夫人乐呵呵地亲自迎了出来,多少都有些意外。林氏眼看着秦家的种种做派,心里清楚这门亲事秦家必定是极愿意的。于是,也笑着上前应对,想从中看出些蛛丝马迹来。不是她硬挑刺儿,也不是她觉得秦家过于谄媚。只到底是弟弟的亲事,由不得不慎重。娶妻娶贤,将来弟弟是要继承家业的。他的妻子总得是能独挡一面的。

    “今早上的喜鹊鸟叫的勤,果然是贵客来了!”秦老太太穿的很雅致,墨绿色绣着白牡丹的缎面褙子与头上的富贵花开的抹额格外显眼。让人眼前一亮,颇为应景。

    “您老可真精神!”何氏恭维。

    “可是打趣我老婆子打扮的像个老妖精了!”秦老夫人说着众人都哈哈大笑。

    一行人进了正堂,丽姐儿抬头一看才发现里面衣香鬓影,珠翠环绕,都是与她年龄差不多的小姑娘。

    自从丽姐儿来到这个世界。除了虎妞和身边服侍的丫鬟们,还真没有结识过与她年龄相当的玩伴。今天看见这么多女孩子,无疑是让她有些好奇和惶恐的。毕竟丽姐儿的真实年龄已经不是个六七岁的小姑娘了,她有点害怕被人疑惑,揣测;于是她与各位长辈见了礼之后就坐在一旁,不言不语。只当自己是个布景板。丽姐儿没有仔细打量其中的任何一个,只是低着头盯着脚尖,好像新做蜀锦绣鞋上的海棠花是什么了不得的绣技制成的。

    “这两个是你家的双子子吧?我记得上回好似看见过。”秦老太太对喜哥儿和乐哥儿格外感兴趣。

    “是。”何氏笑着道。

    这个时代。女子能多生男丁,传宗接代就是本事。何氏显然对作为女儿的林氏有这样的本事感到得意。

    “你真是好福气!”秦老太太很羡慕。

    “您老也是好福气,看看这满堂的子孙。”何氏争着眼睛说瞎话,这里哪有男孩,根本全都是小姑娘嘛!丽姐儿暗自腹诽。

    果然。秦老太太脸色闪过了一丝尴尬,虽然只是一瞬间。丽姐儿还是察觉到了。

    如果秦家子嗣不丰,那么有同样血统的秦家长房嫡长孙女会不会也生不出儿子或者多年后才会有儿子?丽姐儿胡思乱想。

    “今儿天气不错。我看孩子们坐在这里都有些拘束,正好后院置办了小宴,莫不如让孩子们都出去玩玩?”秦老太太显然有话对何氏与林氏说。

    丽姐儿同在座的小姑娘们出去倒没什么,她已经七岁了,懂事了,也知道该怎么说怎么做。可喜哥儿,乐哥儿和欢哥儿最大的也不过两岁多,怎么好交给别人?林氏有些为难。

    “哥儿们就留下来吧,这么多丫鬟婆子,想来照顾起来不妨事的。”秦老太太看出林氏的不安,连忙改口。

    何氏和林氏这才答应了,特特嘱咐了丽姐儿几句。丽姐儿点了点头,这才在丫鬟的指引下与众多不认识的小姑娘们去了后花园。

    秦府的后花园明显比刚刚丽姐儿看到的景致好。妖娆的桃花被春风扫落一地,映着青石方砖上,别有韵味。远处的杜鹃开的正艳,与一旁的湖石相得益彰。还有嫩黄的迎春,紫蓝色的兰花,粉嘟嘟的海棠,凑在一处,色彩鲜明,好像前世的油画。

    小宴就摆在花丛之中,花树之下,坐在席间不管看哪里都是好景色。丽姐儿随意选了个位置,闷声不吭地吃芙蓉百合酥,喝花蜜。

    “怎么选在这里?有虫子爬出来怎么办?”这声音不高不低,还真是怕别人都听不见。

    丽姐儿没抬头,只是四下张望了一下有没有虫子。哪怕是两世为人,她也不想被虫子搅了雅兴。她并不怕虫子,只是恶心。难得这样的景致和心情,败兴总是不舒服。

    “洁妹妹,姐姐在这里给你陪不是了,是姐姐考虑不周了。姐姐当初只是觉得这里景致好,才如此安排的。如果你不喜欢,姐姐就单独安排一席,就在不远处的芳亭,可好?”说话的女孩子看样子也就十一二岁,面如银盘,身段窈窕,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和善。

    可在丽姐儿看来她这是绵里藏针。哪里有让客人独自一人开席的,这不是孤立人嘛。再说,这里这么多各家各府的小姐,丫鬟,婆子们都看着呢。她这么说,岂不是让别人下不来台。分明是因为有人质疑了她办小宴不妥,她心里不舒坦,要给人家点颜色瞧瞧呢。

    丽姐儿内心感概,前世的十一岁她在干吗?坐在课堂上发呆,还是在操场上疯跑,还是和同桌吵架,还是周末躺在床上看电视……总之那时候肯定是没这么多心眼儿的,活的很纯真。用不好听的话说就是活的挺傻。

    这个时代的人都早熟,尤其是十五六岁就嫁了的女孩子,不早熟也不行啊。丽姐儿又想起了去年还在山中的生活,觉得有点头疼。难道她这辈子就要在这样九曲十八弯的心思揣测中活着?

    “这两人怎么又闹起来了?”丽姐儿旁边的女孩看似自言自语,其实就是在和丽姐儿说话。

    看来有人主动提供八卦,她是听还是不听?听的话实在是没兴趣;不听的话旁边的女孩又会不会觉得她轻狂?丽姐儿有点后悔来春宴了,装着吃点心什么没听到。

    “你不是京都人吧?”这回一旁的女孩已经是直接对着丽姐儿说话了,装傻不管用了。

    “我是蜀州人。”丽姐儿放下点心说道。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那个蜀州?”这个女孩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多少有些灵活。

    “是。”丽姐儿忍着笑,觉得身旁的女孩卖弄的很可笑。

    “你知道这两人为什么总闹吗?”眼睛漂亮的女孩子双眼发光,那是点燃了熊熊八卦之火的表现。

    丽姐儿连忙摇头示意,她有点害怕惹恼了面前的女孩子。

    “这两个人啊,是因为一条帕子才会如此的!”面前的女孩子说的很神秘。

    丽姐儿很上道地好奇道:“一条帕子?”

    “听说那个是从苏州新进的贡缎制成的,只有朝廷的内外命妇能用,特别漂亮精致的。上次元宵夜宴上,成国公夫人就用那条帕子做彩头,要各家的小姐们吟诗,谁背的最应景,就给谁。结果这两人就对上了,最后还是秦小姐赢了的,那杜小姐就有事没事的找茬,闹的我都烦了。”她终于得意洋洋的讲完了。

    “哦!”丽姐儿装模作样,心里却有些好笑。面前的女孩子明显为其他人的争斗乐此不疲,哪里来的烦恼。至于那位成国公夫人的彩头,丽姐儿心里暗自撇嘴,也太小气了!怎么也得是黄金白银啊,一条帕子值个什么,又不是镶金的?等等,难道是金银线绣的?丽姐儿又开始胡思乱想。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单独开一席?你作为主人,就这么待客的?”说话的女孩子明显语气加重,有些怒火上升。

    “洁妹妹也太难伺候了些。在这里怕有虫子,在那边又嫌弃孤单。难不成还要姐妹们都陪着你去芳亭不可?那里可坐不下这么多人。”秦小姐发难了。

    ^^^^^^^^^^^^

    这是前三天九更的最后一更,没欠账。明天三更,补昨天的,今天的,明天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