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光无比的凌厉,杀机四溢!

    这少年竟是不由分说,直接就持刀斩向了秦恒,他的身形移动极快,几乎是在瞬间,就来到了秦恒的面前。 www..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刀锋一闪,好似电光,抵在了秦恒的脖子上。

    “托鸿!”大祭司立刻上前一步,提手阻拦少年,说:“不要无理,这位阁下是贵客。”

    “再贵的客人,也不能对王无理。”托鸿竟是连大祭司的面子都不给,目光冰冷地看着秦恒,杀机浓郁,说:

    “外乡人,我不管你是从何而来,更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在这草原上,你只需要明白一个道理,王就是至高无上的,你刚才的行为是在对王不敬,这是死罪!”

    “大祭司,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秦恒神色如常,没有丝毫的慌乱,甚至他的目光都没有在托鸿的身上停留过,直接看向大祭司,淡淡道:“是吗?”

    这名叫托鸿的少年,气息浑厚而凝练,充满了锋芒的意味,有着极强的杀伤力,有着相当于大圣九重天的实力。

    并不弱。

    可却不足以让秦恒在意。

    “你好大的胆子!”托鸿顿时大怒,面色铁青,目光森寒,将手中的弯刀又向前挪动了几分,沉声道:“现在,你的命,掌握在我的手里。”

    “是吗?”秦恒淡淡地看了这托鸿一眼,同时他的身形变得虚幻,下一瞬就出现在了哈尔巴拉的王座旁边,居高临下,俯视着托鸿,说:“看看你的刀,正对着谁?”

    “什么!?”托鸿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向已经站在王座之旁的秦恒,满脸震惊,他根本就没有感知到秦恒是怎么离开的!

    速度太快了,简直就像是瞬间破开空间,出现在王座旁边一样!

    而且!

    托鸿还发现,现在秦恒站着的地方,正好是先前他所站立的地方!

    打脸!

    这是*裸的打脸!

    托鸿感到怒不可遏,面色铁青地看着秦恒。

    “托鸿哥哥,你怎么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啊!”就在这个时候,托娅的声音忽然响起,惊醒了沉浸在盛怒之中的托鸿。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手里的刀,居然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若是手中的刀真的斩下,那么被斩掉脑袋的根本就不会是这个外乡人,而会是他自己!!

    怎么可能!?

    托鸿心里惊惧万分,脸上的怒意消失不见,只剩下了惨白一片,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拿着刀的手,都有些发抖。

    他自从接受了神灵的恩赐之后,在这片草原上,除了大祭司和哈尔巴拉,草原上没有谁是他的对手!

    这让他一度以为自己就是草原上最强的人之一。

    现在,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外乡人,就然这样轻易的就击败了自己,甚至对方连手都没有动!

    从始至终,自己都不清楚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不可思议!

    世上怎么会存在这么恐怖的人,而且他的身上没有神明恩赐的痕迹,难道只凭自己的锻炼,就能够强大到这种地步吗!?

    正是因为这样,大祭司才对这个外乡人如此恭敬?

    想到这里,托鸿顿时冷汗直冒,他已经知道,自己刚才的鲁莽,得罪了一个非同寻常的强者,一个势力远远在自己之上,甚至不亚于哈尔巴拉和大祭司的强者!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刚才父王没有阻止我?

    托鸿同样是哈尔巴拉的儿子,并且是最受宠爱的儿子之一,他甚至被允许破例提前接受长生天的恩赐,获得强大的力量,待在哈尔巴拉的身边,最为护卫。

    一直以来,他就以长生天的眷者自居,认为整个草原上,除了哈尔巴拉和大祭司,没有任何人能够与他相比。

    可是现在,秦恒的出现,却是让他清楚地认知到了什么叫做现实。

    “阁下的性子很直爽啊。”哈尔巴拉这位草原上的王开口了,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秦恒,皮笑肉不笑。

    “玄天先生,托鸿王子也是一时心急,还请您不要怪罪。”大祭司向秦恒躬身行礼,微笑道:“还有就是,王座之上,唯有王族才能登临,还请您下来吧。”

    “你们,这是要打架吗?”托娅柳眉轻皱,她已经发现了气氛不太对劲了,有些不满地说:“玄天是我带回来的,你们要为难我的客人吗?”

    “哈哈哈,哪里会,哪里会,我们可爱的草原光辉的客人,就是草原的客人。”哈尔巴拉面对托娅,一切的严肃都不复存在,转而看向秦恒,说:“来人啊,给本王在大殿行准备座椅,本王要与这位玄天先生同位对谈。”

    话音刚落,就有四个人从大殿的两侧吓跑出来,驾这一座黄金色的王座,将它放在了大殿的中央,然后低着头迅速退下。

    “玄天先生,本王要从王座上下去了,还请先生也一同下来吧。”哈尔巴拉淡淡地说,然后就带着托娅一起,从王座站起,缓缓走下九重台阶。

    “父王居然真的走下了王座!?”托鸿不可置信地看着从王座上走下来的哈尔巴拉,心里震惊到了极点。

    在他的心里,哈尔巴拉就是这片草原之上自高无上的存在,就算是最接近长生天的大祭司,在面对王的时候都要恭恭敬敬。

    就算是在面对从中原来的强者时,哈尔巴拉这位草原指望也从来都是端坐在王座之上,高高在上,俯视众生,从来就没有从王座上走下的。

    可是现在,在接待这个外乡人的时候,他居然从王座上走了下来,甚至还要坐在大殿里,与这个外乡人对位对谈!?

    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托鸿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才会看到这样离谱的事情!

    然后,他就看到了让他更加震惊的一幕!

    秦恒并没有从王座上走下拉去,而是直接坐在了原本属于哈尔巴拉的位置上,坐在了这个象征着草原之王的位置上!

    整个王宫大殿,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大祭司神情愕然地看着秦恒,哈尔巴拉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托娅则是柳眉微皱,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哈尔巴拉看着端坐在王座上的秦恒,沉声道:“大祭司当你是客,本王也当你是客,可你现在的举动,却是不像是客人该做的。”

    “你,当我是客吗?”秦恒在王座上,俯视着坐在大殿中的哈尔巴拉,淡淡一笑,说:“沟通神明,凝聚气势,对我进行压制,纵容手下,对我出手,这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这是草原上的规矩。”哈尔巴拉面色铁青,目光冰冷地看着秦恒,说:“这王座乃是神明赐予,不是你能坐的地方,立刻下来!”

    “规矩?”秦恒淡淡一下,轻轻摇头,说:“我在的地方,我就是规矩,至于这王座,我我能坐在这里,你们所供奉的神明,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放肆!”大祭司也忍不住了,踏出一步,走上前来,目光注视着秦恒,说:“阁下莫要的得寸进尺,长生天的伟大,不是你能想象的,你这是要亵渎神明吗!?”

    “亵渎?”秦恒摇头,说:“区区神圣,也配谈这两个字?”

    “外乡人,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哈尔巴拉彻底愤怒了,他直接站了起来,手掌向虚空一握,立刻就有一把长达两米多的赤红色巨斧,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巨斧有双面风刃,闪烁着凛冽的寒光,红色的光辉充满了杀机,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到心惊胆战!

    在这巨斧出现的瞬间,整座王宫大殿的问对,都下降了十几度,好似直接从温暖的人间,进入到了冰冷的与当中。

    “王座神圣,神明至高,哪里有你这外乡人亵渎的份!”

    哈尔巴拉怒吼起来,圣王级的力量灌注在这把巨斧当中,整个人瞬间向前,直接就来到了秦恒的面前

    轰隆!

    空气像是被撞碎了一样,发出沉闷的响声,巨大的风暴,在这王宫大殿之内,扩散开来,这一切都是在哈尔巴拉冲到秦恒的面前之后发生的。

    他的速度,早就超过了自然异象产生的速度。

    哈尔巴拉将那把巨斧拿在手中,架在了秦恒的脑袋旁边,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草原上,又想要做什么!”

    “嗯?”秦恒淡淡地看了哈尔巴拉手里的巨斧一眼,轻笑道:“这样的垃圾东西,也想伤到我?”

    咔嚓!

    巨斧上骤然传来清脆的碎裂声,在秦恒的这一道目光注视下,哈尔巴拉手中的这把巨斧,立刻就出现了无数道触目惊心的裂痕,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成了一堆碎裂的金属块,掉落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哈尔巴拉不可置信地看着地上的碎块,以及自己空空如也的右手,震惊到了极点,“这可是神明恩赐的神兵!”

    原本打算出手帮助哈尔巴拉的大祭司也懵逼,原本淡定的表情再也保持不住,无比震惊地看着秦恒,如见鬼魅一般。

    托鸿更是吓得面色惨白,浑身颤抖,看着王座上的哈尔巴拉,依旧那一块块巨斧碎片,瞳孔紧缩,满脸惊惧。

    这可是神明赐予历代草原之王的神兵,就算是圣王级的强者,在这巨斧面前也是不堪一击,其未能自然无与伦比!

    可是这样的一件神兵,居然只是被这个外乡人看了一眼,就成了碎片!?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王宫大殿之内,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当中,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击中在了秦恒的身上。

    “玄天,父王,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啊?”托娅的声音响起,她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说:“先前不是说好了吗,玄天是客人,我们要好好招待他,这是要做什么啊?”

    她的声音有些伤心,似乎是因为看到眼前的这一幕,而感到悲伤。

    “托鸿,把你妹妹带下去!”哈尔巴拉对大殿内的托鸿下达命令,沉声道:“然后封锁大殿,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这里。”

    “不!我不走!”托娅却是摇头,说:“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要问清楚,现在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托鸿这下子也不知所措,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

    “我来解释一下吧。”秦恒忽然从王座上站了起来,目光温和地看了托娅一眼,说:“这位大祭司,对我并无恶意,甚至大祭司似乎还有求于我,可对?”

    “……”大祭司略微沉默,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么,尊贵的草原王,我能问问你,到底是谁,让你针对我吗?”秦恒的目光看向了依旧沉浸在极度震惊当中的哈尔巴拉,淡淡道:

    “在我踏入大殿的那一刻,就能够感觉到无处不在的威压,这可是圣王层次以上的威势,试图压制我的神魂,这是你做的事情,对吧?”

    “我说过,这是草原的规矩。”哈尔巴拉冷哼一声,说:“外乡人,我从未刻意针对你,在草原上弱肉强食就是天理,我作为草原的王,在外人的面前,必须要展示自己的威严,只有这样才能够更高的威慑外人,保护部族!”

    “是吗?”秦恒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在这片草原之上,大祭司与你有着同等的地位,而我是大祭司亲自迎接进王城的人,你对我摆威风岂不是会压了大祭司的面子?

    若是我所料不差,大祭司出去迎接我,你应是知晓的,甚至在他去迎接我的时候,你还没有要威慑我的念头,恐怕是在我踏入王城之后,你才临时改变的念头,或者说是遵从了某个存在意志?”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哈尔巴拉这位草原之王的目光变得有些闪烁,但还是要紧了牙关,说:“我是这个草原的王,有谁能让我临时改变念头!荒谬!”

    “长生天,你现在已经见识到了我的实力,有什么话,不妨现身直说?”秦恒没有理会哈尔巴拉,而是直接抬头,看向虚空,轻笑道:“一个被封印的神圣,就不要端架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