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央央和扶风来到了天界。. .co

    可是楚央央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扶风当枪使,而且这支枪直接可以捅穿楚秋寒,让他无地自容。

    而圣鸾宝殿上,楚秋火已经提前到了,他正颓废的坐在椅子上,除了天圣,他是唯一一个坐下的。

    大殿上,一片死寂。

    神耀星君炸毛,感觉这一次他是在劫难逃了。

    “楚秋火!你自己说,你是被何人所伤?”天圣冷冷的质问道。

    楚秋火还一脸不情愿,偷偷瞄了神耀星君一眼。

    神耀星君差点就给楚秋火跪了,他多希望楚秋火能把受伤这件事自己给抗下,不然他就倒大霉了。

    砰……

    天圣大怒道,“楚秋火,你敢包庇任何一个罪人,你都将同罪!你真当天庭是你想欺骗就可以欺骗的吗?如实给我道来!”

    楚秋火还一脸委屈的回道,“卑职不敢说。”

    果不其然,人渣渣一个,龙渣渣一窝啊,楚家就没有善茬。

    天圣冷声说道,“你不敢说,那就去死好了,堂堂三界行者,受命于天,你做不好你的职责,那就是死罪。”

    砰……

    楚秋火直接颓废跪地,恭敬的说道,“是神耀星君大人,他派遣八百捍天营,我正在阻拦,可他突然出手,将我打成重伤,还把我镇压了起来,让我无法阻止捍天营下界,这才任由他们和扶风厮杀,导致捍天营损失惨重,恳求天圣责罚,是卑职神通不够,怪不得别人。”

    噗……

    神耀星君直接气的喷出一口精血,这才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楚秋火是自己提拔上来的!

    这句话摆明了要置他于死地,连狡辩的机会都没有。

    “楚秋火!你含血喷人!是你让老夫镇压你,让你脱离这件事……”神耀星君震怒咆哮道。

    楚秋火却一脸不甘心的说道,“天圣明察秋毫,星君如此行事,独断专行,卑职不敢多言,还请天圣查明,还卑职一个公道!”

    啊……

    神耀星君震怒,神耀千里,一掌轰向楚秋火,摆明了要弄死他,否则死都不甘心。

    轰!!

    哗……

    白虎星君一掌轰去,霎时间,天庭圣鸾宝殿仙光万丈。

    嗡……

    天圣挥手间笼罩整个圣庭,大道降临,顷刻间,圣鸾宝殿时间静止,空间凝滞,连星君都无力对抗,直接跪伏在地。

    天圣,虽然实力在圣人中不算最顶尖的,可也不是星君可以对抗的。

    “神耀星君,你三番四次无视三界规矩,这次更是敢在本圣面前杀人灭口,罪当诛!白虎星君,青龙星君,将这暴徒押向诛星台,直接处死!剥离星君位,打散其灵魂,不入轮回!”天圣骤然大怒,冷声说道。

    砰……

    神耀星君当场跪地,哀求道,“恳求天圣明察,我是被楚秋火陷害的,当时是他亲自说不愿干涉,让老夫把他镇压一下,待事情结束他便自由,他身上的伤绝不是老夫伤的,而是他自己伤的,就是为了陷害老夫!”

    可是天圣已经不想说了,挥手示意,令两位星君将神耀星君押向诛星台。

    “慢着!”

    哗……

    一道圣威降临,整个圣鸾宝殿的温度都提升了不少。

    是东华圣君!

    “东华见过天圣!”东华圣君作揖踏来。

    天圣眉间一皱,这东华圣君是三十六重天的圣人,和其他圣人关系非常不错,代表着三十六重天的利益,他不好得罪。

    哗……

    天圣起身,作揖回道,“本圣见过东华圣君,不知圣君有何事?”

    东华圣君面色红润,一头火红长发,不怒自威。

    “本圣前来是为了证明神耀星君等人并非是擅自启用捍天营勇士,而是奉本圣之名调动捍天营勇士前往人间界调查第二煞星的事情。”东华圣君沉声说道。

    东华圣君显然想保住自己的左膀右臂,不肯让神耀星君被天圣诛杀。

    天圣沉声说道,“圣兄,你也没有这个权限吧!”

    东华圣君作揖回道,“天圣兄请勿动怒,本圣虽然没有这个权限,可是三十六重天有,这次本圣代表的是三十六重天,并非我一人。”

    神耀星君和楚正龙等人顿时大喜,这次可以死里逃生了。

    可是天圣却没有打算放过神耀星君,沉声说道,“就算他们四个星君是奉三十六重天的命令,他们也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罪名,那就是私自镇压三界行者,这是死罪,他在本圣的面前要杀人灭口,这可是圣鸾宝殿,这两个罪名,都是死罪,敢问圣兄,还要替神耀星君力缆狂澜吗?”

    东华圣君想不到神耀星君会这么忍不住,居然敢在天庭动手!

    砰!!

    东华圣君一掌虚拍,重重打在神耀星君的胸口,怒声说道,“混账东西,敢在天圣面前动粗,本圣也救不了你!念你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本圣罚你入修罗苦域承受千世苦劫!生死由命,全看天意!”

    轰……

    哗……

    砰……

    东华圣君根本不给天圣说话的机会,私自将神耀星君打入修罗苦地,承受千世苦劫。

    天圣想杀神耀星君,此刻也不好发作,否则真的要和东华圣君撕破脸皮了。

    这时候,扶风才姗姗来迟,不过看到了神耀星君被打入修罗苦地的一瞬间。

    哎……

    扶风顿时长叹一声,没有最后刺激一下神耀星君,多么不甘心啊,太便宜神耀星君了。

    哗……

    东华圣君看向扶风,这是二人第一次碰面,眼神格外的犀利。

    哗……

    扶风居然没有露出敌意,反而恭敬的行礼道,“纳兰扶风,拜见东华圣人,在人间界,小子就备受圣人荣光,很是尊崇您老,今日一见,倍感荣幸。”

    哈哈哈哈……

    东华圣人完全没有想到扶风一见面就来这么一个马屁,让他有火没出发。

    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东华圣人此刻若是再针对扶风,那就有损圣人风度了。

    “你便是纳兰扶风,看起来一表人才啊。”东华圣君微笑说道。

    扶风就像认识对方一眼,连忙回道,“德高望重的圣人夸赞,让小子很是惭愧,若是能有您老万分之一心境,小子也就满足了,以后还望圣人多多指点一下,让小子不至于误入歧途。”

    霎时间,天庭上下,竟无一人再说话。

    这些人还是太‘年轻’,认识扶风的时间太短了!

    唯有天圣明白,扶风是有多不要脸。

    砰……

    天圣拍着桌子怒声说道,“纳兰扶风,你好大的胆子,上次的事情还没有追究你,你居然屠杀八百捍天营勇士,该当何罪?”

    扶风一脸无辜的说道,“天圣大人,您这样说,那可就冤枉小子了,我在人间界,捍天营的人在天界,我如何杀死那么多捍天营的人?我杀的可都是神耀世家的人啊,他们摆明了要弄死我,我肯定得反抗啊,总不能人家拔剑,我把脖子伸过去给他们砍吧,这是什么规矩?我不信这天下人谁能做到这肚量,敢问天圣,您会这么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