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洗净烘干的烨十终于是回到了卧室里。这里空间很狭窄,不过好歹也分成了两个小房间。先前顾都去到了里屋,烨十则准备在外面这间睡一觉。

    只是在顾东洗好澡回来睡觉的时候,烨十被扔到了门口。

    还好这里的门口并不是外面,是个过道儿的小路。烨十心中十分不解,虽然自己是只男狐狸,但是也是只狐狸啊!而且现在的这种状态,完全就是宠物状态好不好~还能不能有点爱心了,居然把这么个萌宠丢到过道儿里!!

    不过烨十也只是单纯的想要吐吐槽而已。要说真的让他进去和小姑娘们一起睡,他就更会觉得身上不自在了。烨十觉得自己曾经是只有妻室的狐,为何现在会这般脸皮薄。看来只能用穿越bug来解释这一切了。

    夜里,烨十在狭窄的过道里转悠了两圈儿,然后在旁边的纸盒子堆里找了个相对舒适的位置,趴了下来。过道儿虽然也是有板子搭起来的,可是不免有些缝隙透风,烨十趴在纸盒子里都觉得有些凉。

    换了几个位置,换了几个姿势,烨十终于的睡着了。然而睡着之后,许多没有的梦境再次出现了......

    “小烨~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梦中,那个忧愁的女声再次出现了。这次比起先前来说,透露着一种急切。她的声音一直在回荡,问烨十在哪里......

    “......我在贫民区!!”有些艰难的,烨十终于发出的声音。烨十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先前在梦中说话并没有那么艰难。他觉得胸口有些发闷,要运足好大一口气,才说出了这一句话。

    “你是谁?你又在哪??”烨十问了出来。然而,广阔的沙漠中,一片沉寂......

    烨十在沙漠上向前奔跑,四周没有任何植被和建筑,也没有一个人影儿。烨十漫无目的的跑了一段路,感到双腿无力,瘫坐在地。

    ......

    一夜纠缠的梦境,让烨十觉得很累很累。这一夜似乎并没有睡的很安稳,很多时候是类似一种浅睡眠,但是却怎么都醒不过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烨十觉得很累,身上也很冷。看来果然这过道儿并不适合睡觉。秋天的夜晚确实比先前凉了很多,烨十觉得还是有人一起睡比较好......

    今天是不是就可以回去找莫浅光了,烨十决定先前的事情好好承认错误。然后求庇佑。就算不行的话,那就去警局自首好了,总之,不管怎样,那里都比昨天遇到的那些人要好得多。昨天的那些黑衣人都是来者不善,带着杀意,这样是最危险的。

    烨十不知道自己过去还和什么人结果愁怨,但是那些人的目标是不是自己也不太好说。因为顾东顾都姐妹两个平时也会招惹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昨天她们两个积极主动应战,把黑衣人都拉远了,所以烨十也不好判定黑衣人的目标到底是不是自己。

    但是,后来那个诡异的笑声回想起来不禁令烨十发寒。那个声音仿佛来自悠远的空中,类似隔空传音一般。如果这个声音真的是隔空传音,那么,那个笑声的发出者,要找的十有扒九就是烨十。因为很少有会这种大绝招儿的人还把自己的目标弄乌龙的。

    烨十滚了两圈,又躺着伸了个懒腰,还没觉得彻底醒过来,就被顾都拽了出来。

    顾都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然后回过头问烨十,“小狐球儿,你平时早上遛弯儿栓不拴链子什么的?我觉得应该不用吧......”

    烨十听了这话顿时想掀桌,什么栓不拴链子,小爷我是狐狸不是狗!而且,我是很有节操的狐狸!溜早儿什么的我才不参与!那是狗儿们的活动!!

    对于溜早儿这件事,烨十一直以来都是拒绝的。因为一开始出去过两次,都会遇到些傻狗,过来和自己套近乎,要么就是汪汪叫。把烨十烦得要命。作为一只高傲的狐狸,是不想和这些溜早儿的狗仔同流合污的。于是,烨十老早就不参加这项活动了。

    但是顾都不知道,她寻找了好一会儿,没有找到绳子,于是就抱着烨十出了门儿。穿过小巷子,到了外面的小路,顾都才把烨十放下来。还让烨十抓紧时间尿尿,一会儿回去了。

    烨十觉得自己被轻视了,这个样子完全被顾都当成狗狗了。算了,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习惯就好了......

    一人一狐溜达了一段路,来到了街上的小吃摊位前。这里是一处小路,平时会有几个卖早点的摊位在这里。听顾都说不管阴天下雨,还是下雪,这些摊位的都会出摊儿。因为出摊一天就赚一天的钱,不出摊就没有钱。能够阻止他们出摊的,一个是过年回家,还有一个就是城管。

    不过顾都说,这种小街道鸟不拉屎,一般很少会有城管来这里管事儿。都是些卖小吃的,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缴获。而且出摊儿的大多还都是上了些年岁的人。要是有个磕碰闪失什么的,也是要担责任的。

    看着这些小吃摊上忙活的人,烨十觉得他们大多衣着都不讲究,有些看起来还脏兮兮的,这样的东西不知道吃了会不会拉肚子。不过却不得不说,他们所做的东西味道很好。据说都是老字号了,有的人在这里一个早点摊一开就是十年。真是十年如一日啊。

    烨十吃着馅饼,听着顾都讲着这些人的故事,不禁有了些许崇敬之情。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活法。是轰轰烈烈还是平平淡淡,虽然各不相同,却都有些生活本来的色彩,带着生活的深刻意义。

    回来的路上,路过一家杂货店。顾都进去买了一块儿洗衣皂,烨十看着杂货店里的电视,正在播报地方即时新闻。这一看,还真出了事情。

    新闻播报,就在凌晨时分,本市一个贫民区受到了来路不明人士的袭击,许多房屋被烧毁,不少贫民受伤。不过索性没有出现重伤和死亡事件。

    烨十首先想到的是,板子房也是有优点的。虽然质量不行,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大火燃起的时候,更方便逃出。

    还有不少人受到了不明人员的攻击,受了轻伤,看来并非以害命为目的。而且这一看就并不是谋财。谋财谁会去贫民区?像顾东顾都姐妹两的小屋这么别有洞天的也应该不多吧~夜袭贫民区,这些人很有思想......

    看了两分钟新闻,顾都结完了帐,两人就出来了。走在路上,烨十觉得越想越不对劲。夜里的时候,自己的梦中,那个声音一直在问自己在哪里,烨十也不知道自己的具体位置,只说自己在贫民区。谁知夜里城中的另一处贫民区就受到了这样的灾难......

    烨十这样想,觉得后背有些发凉,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贫民区的遇袭和自己梦中所说的话,到底有没有必然联系......而且,着也不禁令烨十想到了前一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在那个街角,自己被那么多黑衣人盯上,会不会也和这件事有关系......

    烨十有点不敢去想,因为梦中的那个声音,他觉得似曾相识,而且在他的心底,是不愿意往不好的方面去想的。

    可是,有些事情并不会因为一个人的“不希望”,就改变它的原本轨道的。

    回来的路上,路过一处相对荒芜的土路,顾都突然停下了脚步。正走在她后面想事情的烨十冷不碰撞到顾都的小腿上,顿时有点发懵。

    “好像有人......”

    顾都的这句话让烨十心中越发不安了,又有人!难道又是和昨天的黑衣人一路的刺客么??昨天晚上那么多的黑衣人,这两姐妹一起也算是刚刚够应付,如果现在又来的话,这里战斗力基本上只有顾都一个人......

    烨十还没来得及多想,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烨十顿时有些激动,这个高挑纤瘦的身影,这淡然带着一些懒散的眼神,不是莫浅光么?!!

    认清来人的烨十很激动,小狗一样颠颠儿的跑了过去,扑到莫浅光身上。莫浅光看到烨十又变成了这副模样,有些心疼的抱起他。

    “嗨~嗨~是你啊~我嗨以为又有坏人来了呢~”顾都对莫浅光十分热情的挥挥手。

    “昨天什么情况?”莫浅光一边给烨十裹了个外套一边朝着顾都问道。

    “这个嘛~说来话长呢~快来我家吧~我给你好好讲讲~”顾都热情的发出邀请。

    “......既然现在没事,我们就先走了。还是谢谢你们,改日再来拜访吧。”莫浅光这话说的十分决然,似乎并不想和顾都他们牵扯上太多的关系。

    而且,莫浅光放弃了继续问昨天情况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就是完全可以听烨十自己来讲述。所以,把烨十带回去,在听他详细讲完全没有问题。

    然而,烨十从上了车就开始迷迷糊糊的打瞌睡,到莫浅光家的时候,已经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