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她永远都不可能,跟韩家的人和平相处。 www..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而且,宗越的事情。

    显然,在韩逸哥哥的心里,并没有真正过去……

    不管怎样,她都会。

    等着韩逸哥哥,给她一个确定的答案。

    他们的婚礼,只有几天了。

    如果韩逸哥哥,真的后悔和她在一起了。

    一切应该,还来得及……

    拿出纸巾,擦干了脸颊上,清凉的泪滴。

    慕俏姿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去了一医。

    是的,她也痛恨宗越。

    曾经有无数次,她都怒火滔天地想过。

    如果某一天,打开新闻娱乐版。

    能突然看到,宗越意外身亡的消息,那该多好。

    可是现在,在宗越专门冲进危机四伏的爆炸现场。

    将她整个人保护得好好的,安全带出来之后。

    慕俏姿的想法,发生了变化。

    宗越的人品,肯定有问题,这个毋庸置疑。

    但是,就像刚才,小悠在病房里说得那样。

    或许,他也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坏……

    曾经,宗越给慕俏姿造成了,永远都无法抹平的巨大伤害。

    如今却又牺牲自己,义无反顾地救了她。

    或许这就是,她和宗越之间的恩怨,一个彻底的了结吧……

    是的,无论如何,慕俏姿都必须去医院一趟。

    看看宗越,以及宗越的妈妈。

    不然,她的心灵,是不会安宁的……

    在一医重症监护室的门外,慕俏姿见到了宗越的妈妈。

    正如,她事先所猜想到的一样。

    宗妈妈变得更苍老,也更憔悴了。

    之前还是花白的头发,现在,完全白了。

    猛一看上去,老了十岁都还不止。

    慕俏姿心情复杂地走过去,低低地喊了一声:“阿姨。”

    宗妈妈抬起了,哭得红肿的双眸。

    看到站在自己面前,靓丽时尚的大美女。

    她刚刚才擦干的泪水,一下子又漫延了出来。

    宗妈妈好像,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心内伤悲的知音,一时之间,泣不成声:“慕小姐,越越烧得,好惨啊……脸毁了,手也毁了。连嗓子,都烧毁了……他以后,当不成演员,也唱不成歌了……”

    慕俏姿在宗妈妈的身边坐下来,眼睛也倏地红了:“阿姨,您保重身体。我三哥说了,会找最好的医院和医生,给宗越做治疗。国内治不了,就去国外。总之,我们肯定会尽最大努力,让宗越恢复健康。哪怕不当演员和歌手,可是至少,以后他能够正常生活,自食其力。”

    “你是说慕总吧?”宗妈妈抬手抹了抹脸上肆意横流的泪水,突然站起身,感激万分地给她鞠了一躬:“慕总刚才派人来过了,跟我讲了这个意思。慕小姐,谢谢你,也谢谢你三哥。你们一家,都是大好人。”

    “阿姨,您不用跟我客气。”慕俏姿赶紧伸手拉住她,让她重新坐下,如实告诉她:“宗越是为了救我,才被烧得这么严重。这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

    “越越是为了救你?”宗妈妈愕然愣怔住了。

    “是的。片场拍那场爆炸戏时,我没能及时跑出去,是宗越冲进火场把我背出去的。”慕俏姿正色点了点头,苦笑着说:“不然,现在躺在医院的,就应该是我了。”

    宗妈妈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

    显然,她并不知道,自己儿子今天出事的内情。

    也没有人,会专门对她说。

    此时猛然听说,儿子是为了救慕俏姿,才会烧得这样惨不忍睹。

    宗妈妈那颗做母亲的心,真是难以接受。

    慕俏姿明白,宗妈妈的心里不好受,当即言辞恳切地说道:“阿姨,这事责任在我身上,无论我给您多少赔偿,都弥补不了宗越所经受的痛苦。您尽可以责怪我,骂我打我,都可以。”

    宗妈妈颤抖着双唇看了看她,握住了她的手失声痛哭:“慕小姐,我不怪你,这都是越越的命!他喜欢你,一直就喜欢。你这么漂亮娇贵的女孩子,要是烧伤了脸,会比越越更受罪,更难活下去。越越不顾自己去救你,我能懂他的心,他没做错……”

    是的,宗妈妈说的,是毋庸置疑的大实话。

    天性高傲,千娇百媚的慕俏姿。

    如果,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

    那么,她铁定生不如死。

    一时一刻,一分一秒,都活不下去……

    慕俏姿紧紧地回握住宗妈妈的手,同样潸然泪下:“所以,我出钱出力,找人帮宗越治疗,都是应该的。阿姨,您千万,别再跟我客气了。”

    两个不同层次,也不同年龄的女人。

    就这样,相拥而泣,畅快淋漓地哭了一场。

    后来,慕俏姿擦干眼泪。

    走到重症监护室的玻璃墙外,往里面看了看。

    曾经风光无限的流量明星宗越,此刻,无声无息地躺在病床上。

    犹如一具,僵硬的木乃伊。

    浑身,都被包扎得严严实实,插满了各种医用导管。

    就连两只手掌,都裹着厚厚的纱布。

    可想而知,他伤得,有多么可怕……

    慕俏姿转头,问站在自己身旁的宗妈妈:“什么时候,能进去探视他?”

    “医生还没说,只让我在外面守着。”宗妈妈一脸愁容地答道。

    慕俏姿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诚恳地递给宗妈妈:“阿姨,这个您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宗妈妈摆摆手说:“刚才,慕总已经让人给了我一张卡。慕小姐,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卡,就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