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刚落,他整个人快速的冲了出去。ω δwww..co

    小丫鬟跌跪在地上大口喘气,背后凉飕飕的被汗珠打湿,她由衷的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陌梓锦跟苏洛云正准备睡下,陌梓衡就突然冲了进来,吓得苏洛云差点惊呼出声,以为是有刺客,陌梓锦快速的冲着陌梓衡打过去,陌梓衡眼疾手快的躲开之后,才沉声道:“二弟,是我,我有话跟你说。”

    “大哥,你怎么来了?”陌梓锦诧异的挑了挑眉头。将手放下之后,这才脸色严肃地问:“究竟是什么事,竟让大哥这般急匆匆的来?”

    陌梓衡沉着脸,将方才小丫鬟所说的话全都说了一遍,陌梓锦的脸色也突然变得难看起来:“你的意思是……娘她……”

    “嗯,难道你不觉得自从莫如雪出现之后,娘便处处不对劲吗?”陌梓衡咬着后槽牙,心中懊悔不已。

    苏洛云连忙接话:“大哥说的对,自从四弟妹将娘接到宫中教导莫如雪开始,娘便处处不对劲了,对我们也不亲厚,会不会……娘早就出了什么事?”

    “不可能。”陌梓锦摇头,冷静的分析道:“我能肯定,此时出现的娘不会是别人,但至于为何会如此……我想不如直接去问娘。”

    “二弟,你是疯了吗?”陌梓衡说:“事到如此,你竟还觉得咱娘没事,难道你忘了以后娘对我们是如此的,如今又是怎样的?”

    “我知道。”陌梓锦点头,眉头紧皱着,有些纠结的说:“但是我的感觉不会出错的,娘一定有事瞒着我们。”

    “相公,你怎么如此糊涂?”苏洛云伸手拉了拉陌梓锦,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难道你忘了当初她是如何对我的了吗?若是没有她,大山如今又岂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试问,有哪家的婆婆会在二媳妇身怀六甲之时刻意去说刺激她的话?”

    陌梓锦抬手,安抚性的拍了拍苏洛云的肩膀:“娘子,你别激动,此时为夫定然会查探清楚,给娘子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事到如今了,你还不肯承认那人早已不是娘亲了,你还能给我什么交代?”苏洛云生气的一巴掌派来陌梓锦的手,出声说:“我一心一意只盼着孩子能好起来,我要交代有什么用?”

    “……”

    “二弟,那人如今可还在你的府上?”陌梓衡沉声询问,心底有些着急,若是此人不是他们的娘,那么他们娘定然是凶多吉少了。而将这么一个隐患留在身边,更是防不胜防。

    就在这时,一道脚步声穿来。

    三人都是有武功的,顿时就提高了警惕,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

    脚步声越来越近,停在了门外,那人敲敲门,扬声问道:“锦儿,你睡下了吗?为娘有些话想要跟你说。”

    三人面面相觑。

    苏洛云和陌梓衡对看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沉重。

    陌梓锦抿了抿唇,转头望向苏洛云,低声说:“娘子别担心,为夫出去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