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达没有急切得突破进阶,他暗自压下将小雄性带起飞走。. .co

    在路过一片湖时,他就将手中的人丢了下去。

    噗通,巨大的声响。

    在寂静的夜空中,飘荡很远。

    可是并没有人出来看看,像是石沉大海一般。

    将这件事情搞定后,斯巴达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中,斯巴达开始盘膝修炼。

    等到天色渐渐泛起鱼肚白,斯巴达的周身开始荡起一阵余波。

    进阶了,而且还是向前迈起了一大步。

    他现在是虚丹中期,和冷清幽是同阶。

    距离那个闻人余阳,也越来越近了。

    第二天一早,闻人家就吵闹了起来。

    吵闹声,已经传到了旭阳院这边。

    扰了冷清幽的一场好梦,就连闻人余阳也被吸引了出来。

    冷清幽也走出了门,正好看到闻人余阳在唤熊熙。

    “发生了什么事”

    熊熙听令,很快就出现在了院子中。

    “子桑家的小公子丢了,正派布衣雄性四处寻找。”

    闻人余阳蹙眉,熊熙继续解释。

    “子桑家的小公子,跟着子桑郎君在参加比试。”

    “谁知道,昨夜没回房休息。”

    “过了一夜,他们才发现小公子丢了。”

    “现在家主正在议事厅,招待赶来的子桑家主。”

    在事情发生的同时,熊熙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打探的清清楚楚。

    闻人余阳点了点头,算是了解。

    “闻人君,家主请你过去。”

    子桑家还有跟子桑家有姻亲关系的世家,都来了。

    闻人雅璃面对那么几家世家,有些招架不住。

    只得派人来寻找闻人余阳,希望他过去帮忙压场子。

    闻人余阳叹了一口气,收拾了一下就跟着布衣雄性走了。

    闻人家议事厅,坐满了一屋子的人。

    有子桑家和南宫家的家主,还有两家的几个元婴修士。

    闻人家的元婴修士也全部到齐,闻人余阳走进屋中。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到了他。

    得到了这么多人的注目,闻人余阳也一点也不胆怯。

    他径直走到一个空位前,坐下。

    “余阳,你来了。”

    闻人雅璃看到闻人余阳走进来,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她悬着的一颗心,也总算是放了下来。

    她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跟南宫和子桑家的家主对话了。

    “闻人家主,我家孙子在你家消失,你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子桑家主是一个三百岁的郎君,修为是元婴中期。

    他重重得拍响桌子,面容严肃。

    闻人雅璃的眼皮抖了抖,强自镇定下来。

    “子桑家主先别急,说不定小公子是在哪里迷路了。”

    “我已经派布衣雄性去找了,你先稍等一下。”

    闻人雅璃现在在心中默默期待,一定要没事,一定要找到。

    子桑家主也知道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于是强压下自己的怒火。

    “那让我们家的人也去找。”

    “还有我们南宫家,也要派人寻找。”

    南宫家主丝毫不落于人后,今天他来可是带了不少的布衣雄性。

    “这”

    闻人雅璃有些犹豫,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