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一带来的消息让陈元不解,异族可不像是那些没脑子的低阶异兽。『→お℃..

    即便是异族脑子最不好使的豚族,其智力水平也不会比人族低上多少。

    行军打仗之类的陈元知道的不多,但也知道在陌生的环境中,当派出斥候......,异族和人族打了这么多年的战,要是连这么一点最基本的军事素养都不知晓,人族岂会一直龟缩在区区三处地域?

    “寻仔细了吗?”

    陈元脸上的表情十分郑重,不怪他如此,异族身体普遍比人族更加强横,并且只要成年,最弱都能堪比一位迈入九品的开锋学子。

    倒在这里的异族,不下千余数。

    千余堪比九品开锋学子,且令行禁止的异族战部,实力堪称恐怖,几乎可以推平除山澜城外任意一座云国的城池。

    当然,这是在不出动五品以上的大能,或者五万以上手持强弓劲弩,甲兵齐备,由精英战卫统领的战部的情况下。

    这么一支实力恐怖的战部,竟然消无声息的全部死在这。

    要说此处没一点诡秘,谁信?

    “我勘查过,前面是一座峭壁......,小心些或许能翻过去。对于少数精锐来说或许不是阻碍,但对数目庞大,实力稍弱的大军来说,绝对没有可能翻过去。”

    甲一神色十分平静,并没有因为陈元话里的疑问而生气。

    “我试了试,也爬不上去。”

    陈元闻言,点了点头,甲一虽然没有开锋,但在战卫后备队中,实力也能称得上是顶尖。

    除去无法书写引动道字的威能外,其他方面,比之开锋学子并不会逊色。

    既然甲一都承认无法爬过前方的峭壁,普通的异族战兵多半同样无法爬过。

    “另外两边,”说到这里,甲一停了停,歇了口气,而后才接着说道:“一边同样是峭壁,比前面的还要陡,而且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看起来有些诡异,似乎不像是自然形成的。”

    陈元闻言嘴角微不可察的抽了抽,并没有急着询问另一个方向上的情况,而是将目光落在甲一的脸上。

    甲一的性子陈元心里清楚,这是一个什么事都会较一较真的人。

    如果没有将三个方向的情况打探清楚,甲一是绝不会回来的......

    果然,没有让其久等,甲一便再次开口了。

    “另一边虽然没有山,但布满了暗坑。少数强者或许能凭借实力强闯,但要让数千人的大军通行,显然无法做到!”

    甲一说的暗坑,和流沙,陷阱之类的是同一个性质,都是会让人陷进去便无法出来的东西。

    开锋学子掌控道字,或者有几分逃脱的希望......,而异族,除非达到队长一级,掌握了短距离腾空的手段,不然绝对拿这种天然陷阱没辙。

    “那些地方可有逃跑的痕迹。”陈元想了想,又问了一个问题。

    甲一闻言皱了皱眉头,低头回忆片刻,再抬头时,脸上的神情十分肯定,“前方峭壁上有几处不像是自然形成的坑洞,似乎是以某种钝器敲击而成。或许有几个异族翻过了峭壁,其他两处地方,同样有一些痕迹。看情况,逃出去异族的数量并不多.......”

    “......队长,我们是否要追上去?”

    陈元一行人当中,要说谁对任务最为上心,那非甲一这位莫属。

    在深入莽荒的旅途中,陈元不时偷偷懒,有几次还赖着不走,大有出来逛一圈便回去的意思。

    如果不是甲一死犟着不肯服从,陈元说不定早就乐呵呵的把他们一行给领回去了。

    毕竟,“任务要求是进入边域莽荒深处,搜寻异族。你看,我们这都走了块一个多月,不要说异族的那三支战队了,便是普通异族的影子都没看到一个。说不定他们早办完事回去了,我们来也来了,随便耍耍就回去呗!”

    这是陈元对小队中的成员说的原话。

    “队长,老大,你们快来。”

    甲五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响起,打断了甲一的问话。

    “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陈元好奇地凑了上去,却发现,除了甲五、甲九,就连之后叫过来的甲六、甲七、甲八几个竟然聚在一起。

    “陈队......”

    “队长......”

    “陈队长......”

    看到陈元,甲六、甲七、甲八三个稍微显得更加年轻些的几乎下意识地两腿一并,举手对陈元行了一礼。

    “队长,发现一个异族的小子,还没断气。”

    说来也是甲五运气好,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就在他打算放弃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处尸块堆动了动。

    开始甲五还以为是某些以腐肉为食的小型异兽,但走近一看,却是一个少了一条胳膊,右边的腿也少了一截的异族战士竟然还活着。

    这对甲五来说,无疑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情。

    陈元越过甲六、甲七、甲八围成的圈子,看到这了这个异族中的幸运儿......

    这个幸运的异族,整体看和人族有七八成的相似。

    额头上的青色独角,便是沾满了青紫色的血污,依旧透出一丝锋锐之意。

    看着这根独角,不知为何,陈元总是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下意识的便想远离这根独角。

    这个异族战士身上穿着一件特殊的战甲,其材质,竟然和岩石有着几分相似之处,偏偏战甲表面又散发出一阵金属般的色泽。

    或许正是因为这才能逃过一劫?陈元目光在对方战甲上徘徊片刻,心中如是想到。

    这个幸运的异族战士似乎还沉浸在之前的变故当中,即便肢体断裂处血流不止,嘴巴里依旧不停念叨着,“不要......,怪物......大人快走......快走!”

    “你们将他扶起来,我们先离开这。”

    陈元并未多说什么,在弹指招出一枚字符,对幸存的异族战士稍作治疗后,便催促着甲一等人离开。

    陈元有预感,要是再留在这,说不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