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无殇好看的眉头微微的皱起,一副冥思苦想的认真模样。

    “哦,对了!”

    她似乎是终于想到了什么似的,眼睛突然睁得大大的看着冥夜。

    “送你几个美人如何?你那皇帝老爹可是一直操心这事呢,要是到时看到你被一帮子美女围在中间,你那皇帝老爹肯定会高兴坏的……”

    “唔唔……你干嘛……唔……”

    冥夜看着陌无殇的小嘴不停的叭啦叭啦的说着气人的话,带着一丝惩罚意味的吻上了陌无殇的唇,将陌无殇想要说的话又悉数的给堵了回去。

    冥夜的吻如狂风骤雨一般激烈而火热,瞬间便将陌无殇体内的空气抽个干净。

    陌无殇只觉得脑袋一阵发晕,接着意识变得完全不受自己控制,随着冥夜不断的疯狂掠夺,自己也跟着无意识的沉沦其中。

    “殇儿,我只要你!”

    直到一声轻喃之语在她的耳边响起,新鲜的空气重新涌入到她的身体里面,她才一点点的恢复了过来。

    伸手环住了冥夜精壮的腰身,陌无殇一颗小脑袋轻蹭着冥夜的颈间,柔柔的带着一丝甜蜜的出了声。

    “我知道!”

    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正因为知道,她才敢无所谓的与他开这样的玩笑,她知道他不会让自己失望,可她似乎却在无意之中不小心伤了他的心。

    他现在心里会不会很难过,是不是很不安,以为她不知道他的心,他的情,以为她并未将他放在心上,可怎么会呢,她怎么会呢!她也同样的在意。

    “冥夜,你的话我记下了,你只能是我的,你也不可以忘了,如果有一天你忘了刚才说的话,我会很伤心的!说不准我会不小心杀了你!”

    陌无殇最后虽是带着一丝玩笑的口吻,但冥夜听得出来,陌无殇说的是真的,脸上随即绽放了一个灿烂,满是阳光的笑颜。

    “好!如果有一日我做出对不起殇儿的事,不用殇儿出手,我也会自行了结的,殇儿可放心了!”

    冥夜以死明志,虽涉及生死,但他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被自己所爱之人在意着,生死早己无妨。

    “那殇儿现在可想好要送什么礼物给我了吗?”

    还正为冥夜刚才的话感动的陌无殇没想到对方又将话题转到礼物上来了,还真是难办,礼物的事本就是了愰子,现在的她哪知道送什么东西好。

    苏景墨好说话,可眼前这个家伙就不好应付了。

    看着陌无殇为难的模样,冥夜俯下身来继续在陌无殇耳边低语起来。

    “殇儿就是最好的礼物!”

    暖暖的气息拂过小巧的耳垂,再加上这么一句让人充满遐想的话语,陌无殇的脸没来由的慢慢爬上了红霞。

    耳垂突然被两片柔软轻轻含住,陌无殇脑袋轰的一下子炸开了!

    “这家伙该不会现在就要?!不行,这里可不是开玩笑的地方!”

    “冥……唔唔……”

    陌无殇想开口提醒一下冥夜这里是哪!却被冥夜温柔的封住了双唇。

    不似先前的吻那般霸道狂热,轻轻柔柔似拂柳撩动心弦,又似冬日暖阳温暖你的心房,让人沉迷其中不舍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