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泽,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是保证,也是他们之间的约定。

    西陵皇宫的夜晚静悄悄的,再加上西陵皇身体不适的原因,太和殿的周围更是静的出奇,就怕扰了西陵皇的休息。

    宫里的规矩太多,吃饭,说话,做什么事都有着它相应的衡量标准。

    虽没有人敢就此对陌无殇有什么意见,但走到那儿都被人盯着,完全不像陌无殇在逸王府时那般的闲散自在。

    被盯着就盯着吧,反正陌无殇对这些也不甚在意,干脆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除了西陵皇有什么事情宫人找她去看看外,她便干脆躲在偏殿之中捣鼓着以为西陵皇治病为由而搜刮来的药材。

    只是到了这夜深人静之时,独自一个人躺在床上,陌无殇难免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此时的陌无殇已经解了施在身上的障眼法,身形样貌都已经恢复了她本来的模样。

    当时她也只是想着进宫来看看情况,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回去,便没有服用易容的药水而是简单的使了个障眼法,却不想最后却被迫留在了宫中。

    想着大晚上的也不会有什么人来烦她,便撤了障眼法打算好好的睡一觉。

    反正房中已被她洒了一圈药粉,谁若是闲得无聊,随时欢迎其光顾。

    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但陌无殇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

    直到某一人的突然闯入,陌无殇才知道她少的东西是什么!

    冥夜根据鬼域的地图很快便找到了陌无殇所在的地方,看了看周围的守卫,冥夜性感的薄唇勾起一丝不屑。

    下一刻,守夜的宫人只觉得一阵风吹过,冥夜已闪身进了房间。

    看清床上躺着的人儿后,便立刻欺身压了上去,至于陌无殇洒在地上的药粉早已被冥夜一阵风刮得不知去了哪里。

    躺在床上的陌无殇听到异响便要起身查看,却被人压回了床上,耳边也随之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殇儿,我想你!”

    有些人虽不会说话,但往往却能用最普通的一句话搞得人为之心颤。

    冥夜这满含情意的一句“我想你”,使得本想发脾气的陌无殇瞬间放柔了下来。

    “我……也想你!”

    “那殇儿可有准备我的礼物,再过一些日子,也是我们相识一年的日子,我也要礼物!”

    冥夜说这些时语气有些酸酸的,还有些撒娇的成份在里面,让陌无殇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嗯?!”

    陌无殇脑中一脸的黑人问号。

    “什么相识一年的日子,什么礼物,什么情况?!”

    不过很快的,陌无殇便反应过来冥夜是在说什么,嘴角不由的狠狠的抽了抽,赶情这家伙是在吃飞醋呀,晕!

    当时陌无殇也就是想稳住苏景墨才会让花娘那么说的,其实谁心里都明白这只是她的一个借口罢了,想必除了苏景墨以外应该不会有人信的。

    没想到就这还被某人给惦记上了,陌无殇突然觉得好笑,忍不住便想逗弄一下冥夜。

    “礼物?嗯……让我想想,你好像什么东西也不缺呀,该送你什么东西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