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负责来给沐承恩传话的人说的含糊,但他也已经猜出来,这一切恐怕都是端木瑞曦为他精心安排的,他这一去,能不能回来还是个未知数,所以在离开之前,他要把端木瑞泽的一切安排好。

    正如沐丞相不能离开朝堂一样,沐承恩也不能违背端木瑞曦的旨意,因为他们都有要保护和守候的人。

    沐承恩与杨文昌商议了许久,等他通过密道回到逸王府时,已是戌时时分,早已过了晚膳的时间,而负责传旨的人也才刚刚离去。

    沐丞相随着传旨之人一同来了府中,只是还未曾离去,与端木瑞泽一起在房中等着沐承恩回来。

    从沐丞相让人传话过来一直到现在三个多时辰,沐承恩一直没有见端木瑞泽,因为他一直不知该怎么对端木瑞泽开口说这事,可现在似乎不需要了。

    看到沐承恩进屋,沐丞相向沐承恩点了点头,然后起身便准备离开。

    “时候不早了,老臣也该告辞了。”

    沐丞相向端木瑞泽微施一礼,接着又转向了沐承恩!

    “承儿,明日一早,我会带着竹清(沐夫人)和烟儿来给你送行,今日,你与逸王殿下有什么要交待的,要说的就都说了吧!”

    “以后,恐怕很难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沐丞相最后的这一句话声音压得很低,低的只有两人能够听得到。

    说完这些,沐丞相拍了拍沐承恩的肩膀带着不舍和一丝无奈离开了,房中便只剩下了沐承恩和端木瑞泽两人。

    “承恩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

    端木瑞泽望着沐承恩,脸上像往日一样挂着暖如春风的温和笑容,只是这眼底却明显的隐含着一丝不明。

    “阿泽不用担心,等我将事情办完后会很快赶回来的!”

    端木瑞泽虽被陌无殇用特殊的办法暂时让子蛊进入到休眠睡态,但却仍是不能太过激动,怕端木瑞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惊醒沉睡中的子虫,沐承恩忙说着宽慰端木瑞泽的话,但他的心里也明白,这次离开,若要再见,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他绝不会放弃,他坚信,不管前路多么艰难,他们一定会有再次相遇的那一天。

    端木瑞泽从小与沐承恩一起长大,沐承恩的一个表情,他便会知道对方有没有撒慌,但他却从未戳破过,以前没有,今天也不会,因为端木瑞泽心中明白,沐承恩即使有意的向他隐瞒着什么,那也只是因为对方一颗想要保护他的心而己。

    “是吗?那我便在这逸王府中等你回来!承恩可不要一出去碰到好玩的就忘了我哦!”

    端木瑞泽眉眼含笑眼如新月,嘴角略带一丝调皮的向上勾起,一手撑着下巴,坐在桌旁头微微的侧着看着站立在自已面前的沐承恩。

    正如端木瑞泽懂沐承恩,沐承恩也一样将他看的明白,看着他望着自己虽面带笑容,但眼角那隐隐的哀伤,不舍却深深的刺痛了沐承恩的心。

    沐承恩没有一丝犹豫的大步上前将端木瑞泽紧紧搂在了怀里,紧得似乎想将端木瑞泽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