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一点不同的,便是在此外崖壁上,一个一人来高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字标记。

    这是一路上,陌无殇趁着血鲵兽不注意时,而偷偷给他留下的标记。

    冥夜也是在无意之间,在夹竹桃林里发现了这样的标记,看着标记的深浅以及树木纹理的干枯程度,便猜出是刚刚划上去的。

    而这里会想着为他留下记号的,也便只有陌无殇一人。

    想到对方并没有真的晕过去,冥夜方才紧紧纠在一起的心,这才稍稍的放松了一些。

    只是很快的,他的心又重新紧紧的纠在了一起,甚至比刚才越发的担心起对方来了。

    想着对方既然已经醒来,但却没有想办法逃跑,显然是想自己一个人铤而走险地去搞清楚幕后黑手想要捉住她的目的

    这简直是羊入虎口,自投罗网,危险至极。

    而且以陌无殇的性格,很有可能会在某些时候,突然脑袋一热,做出一些不经大脑的危险事情来,

    想到这里,冥夜那掩在鬼脸面具下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静静的望着面前的崖壁,一动不动。

    这里有记号,但前面却已经无路,这便说明这处崖壁一定有问题。

    将两只手分别紧贴着崖壁,将自身的灵力输入到这些山体之中,感受着山体的不同。

    很快的,冥夜将双手收了回来,眼中一片了然。

    有标记的这处崖壁后面是空的,而没有标记的崖壁后面却是实体的,这就说明在此处的崖壁后面是一条不知通向哪里的通道。

    只是不知,打开这条通道的机关又在哪里了。

    环视了一眼这片崖壁,真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光溜溜的,除了崖壁上偶而突出的几块顽石外,便再也没有了其它。

    而这些突出的顽石好像也没有任何的意义,突出的地方太小,根本也无法攀蹬,完全可以粗略不计。

    因为心中担心着陌无殇,冥夜显然己经有些急燥了。

    他,已经等不下去了。

    将手重新的放在这处崖壁上稍停了一会,突然向后急速退去,眼神坚定的望着此处的崖壁,右手紧握成拳,然后快速的向着崖壁冲了过去,一拳狠狠的击在了崖壁之上。

    只听“轰”的一巨声,冥夜的周围立刻的便是一阵的烟雾缭绕,飞沙走石。

    等这一切都消散后,冥夜的眼前便出现了一个将将就就可容一人通过的洞口。

    看着被他轰出来的洞口,冥夜抬脚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来自崖壁的巨大震动,自然也惊动了分别在水晶洞穴的血姬和在寒潭中修炼的血媚儿两人。

    同时也包括那些依附在这两人身边,在洞穴的某个石室中正修炼的一些灵兽们。

    这些灵兽们首当其冲的跑了出来,想要看看到底洞外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它们走出来看到一个闯入的人类时,心里立刻升起了一丝不屑。

    对于它们这些七阶以上的灵兽来说,人类在它们的面前,只不过是一群等着待宰的羔羊罢了,而它们则是手持屠刀,可以任意决定这些弱鸡生死的掌控者。

    这些狂妄自大的灵兽们同样的,自然也不会将做为人类的冥夜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