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无殇环视了一眼四周,最终将目光放在了石床上那一尊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霸下雕像上。

    试问,这里还有什么比这尊雕像更特别的东西吗?

    从石床上拿起雕像,将它按照相应的高度高高地捧了起来。

    当雕像出现在陌无殇方才手所停留的位置时,石室顶上的钟乳石周围那些原本若隐若现的蓝光,再一次的有了反应。

    那些蓝光像头两次一样,在雕相所对应的区域开始一点点的聚拢,很快的便形成一个新的图形出来,是和雕像一模一样的图形。

    只是这次,蓝光并未像头两次那般,在形成图形后不久颜色变淡继而消失。

    相反的,它的颜色正在一点点的加深。

    先是淡淡的蓝色,接着便是浅蓝,深蓝,蓝紫色到最后是完全的变成了深紫色。

    而由这些诡异的光组成的图形也在发生着变化,随着颜色的不断加深,图形也开始一点点的收缩变小,接着变成了一朵小小的莨菪花的模样。

    接着,一道紫色的光束直直的从那朵花中突然射了出来,射向了霸下那如乌龟一样的背上。

    被紫色的光束射到,这座雕像也开始有了反应,它的全身又重新被金色的光茫所笼罩。

    只是这次不同的是,金光不在围着雕像的身体游走,而是快速的从霸下的雕像里分离了出来,然后迅速的在空中凝结成一个金光闪闪的圆球。

    等到雕像内部的金光全都分离了出来,陌无殇手上的雕像因为失去某种力量的支撑,突然的崩裂开来,四分五裂的从她的手上掉落在了地上。

    地上很快的便散落了几十个奇形怪状,大小不一的说不出是什么东西的物体。

    样子跟陌无殇最初进到石室时看到的样子一模一样。

    还不等她蹲下来想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那由从雕像体内分离出去的金光,在快速的凝成一个金球后,就向着石柜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在光球接触到石柜的那一刻,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

    光球竟然快速的与石柜溶合在了一起。

    接着很快的,周围便响起了一阵“滋滋啦啦”的声音,随着声音的响起,那个陌无殇检查了多次,看着毫不起眼的石柜开始缓缓的动了起来,向一旁缓缓的平行移开。

    陌无殇紧张的盯着移动的石柜,手上快速地从乾坤袋中拿出几根长针,摆出姿势,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很快的,移动的石柜便停了下来,石柜的后面则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通道。

    借着石室的亮光,只能看到通道的入口处的一侧墙壁上放着一支火把,再想往里看,里面除了无尽的黑暗,便再也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了。

    望着眼前的通道,面对突然出现的这个未知的世界,陌无殇好看的秀眉再次微拧了起来。

    她要不要进去看看。

    冥夜顺着血鲵兽方才逃跑的路践一路追了过来,直到走到一处崖壁边,前面已经再也没有了去路,他的脚步这才停了下来。

    这处崖壁从外貌上看,与别处的崖壁表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都是笔直陡峭,无任何攀爬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