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因为那只小白狐的意外坠崖。

    竟使得苏景墨万念俱灰,只剩下了对黑衣人滔天的恨意。

    正是这股强烈的恨意,意外地让苏景墨的身体里的封印出现了一时地松动。

    被封印封住的那股神秘力量没有了封印的压制,便借机而出,充斥着他的身体。

    让他瞬间化身为弑杀修罗,将黑衣人瞬间便全部清理掉了。

    他自己也因为承受不住这股神秘力量的强大冲击,直接使得他全身筋脉尽数被震断,瘫倒在了地上。

    好在,幸亏陌无殇及时赶到了,否则,苏景墨这次就真的玩完了。

    其实在苏景墨受到攻击的时候,冥夜在浅意识中己经醒了过来,只需等对方的意识在薄弱一些,他便可以重新掌控这个身体。

    可是,就在他即将成功之时,那场突发的状况,使得苏景墨早他一步触发了那股力量。

    就连冥夜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因为一只小狐狸,自己竟被间接伤的这么重。

    甚至在苏景墨倒下后,还要向崖边爬去,竟然还想跳下悬崖去找那只小狐狸。

    他突然觉得,他的另一个自己不是傻子,更像是一个疯子,为了一只小白狐竟要如此做,这让人太不敢置信了。

    其实冥夜不知道,苏景墨之所以要这么做,不单单是因为小狐儿。

    而是来自他心中的那种奇怪的感觉。

    他心中总是觉得,自己的小狐儿与陌无殇之间存在着某种说不出来的联系。

    他不知道这种联系是什么,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一旦他失去他的小狐儿,那他也便永远地失去了他的无殇。

    所以,在看到小狐儿掉下悬崖的那一刻才会如此的悲痛欲绝。

    也正是因好如此,他才会想到到悬崖下去找自己的小狐儿。

    只可惜,冥夜虽然有苏景墨的记忆,却无法共享对方的思想。

    否则的话,以他的能力,一定会发现两者之间所存在的联系。

    只是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是白搭。

    冥夜轻抚着陌无殇的脸颊,心中满是疼惜。

    他虽然没有醒来,但她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他都能感觉得到。

    哪怕她拼尽全力所救的,只是另一个自己,这也足以让他为之触动。

    这一世,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都不会再放开她了。

    抬手轻放在陌无殇的后背,

    运起自身的灵力,将它们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对方的体内。

    只可惜,冥夜本身就是重伤在身,没有多久,他便虚弱的再次晕了过去。

    一声清脆悦耳的鸟叫声,将还在沉睡中的陌无殇给唤了起来。

    她缓缓地睁开沉重的眼帘,摇了摇又些发胀的脑袋。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坐了起来,将手分别放在了苏景墨的鼻子,颈间探了探,然后又帮对方号了号脉,心里这才放心了下来。

    还好没事!

    她从袋子中又拿出几粒生血丹喂到了对方的嘴里。

    生血丹虽然可以快速地补充失去的血液,但若是营养跟不上,效果也会受到影响的。

    想要让苏景墨尽快康复,必须找到一个合适休养的地方才行。

    陌无殇想了想,最后还是将苏景墨背到了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