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天边的云彩犹如被烈火燃烧一般。. .

    呼~

    又是一次吐纳完成,云飞吐出一口浊气,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

    从衙门里出来已经有一个星期了,这段时间,云飞除了调养没有干其他的事情,终于在今天修复了全部伤势。

    “倾颜,把西门家送过来的星辰果拿过来!”

    “是,师傅,马上来!”

    由于云飞的性格慢慢恢复自我,对于苏雨缘姐妹也不在那么苛刻,而是慢慢的把她们作为弟子在培养。

    “嗯,下去休息吧。”

    看着盘子里闪着银色光点的蓝色果子,云飞点点头,让苏倾颜下去休息,自己则静静地看着盘子里的星辰果,回想起了它的功效。

    星辰果,二品资源,产地不详,现在唯一的出处就是武道会胜利者的奖品。

    它的功效也很简单,全方位强化身体的一切,包括云飞急需强化的内脏。

    拿起一个星辰果,云飞闻了闻,没什么味道,咬一口,也没什么感觉,再咬一口还是没有什么感觉……

    难道我的内部星辰果无法强化,云飞皱起了眉头,不过看着这一大盘星辰果,还是继续吃了下去,希望数量可以解决质量的问题吧!

    就这样,云飞连吃四十九个后终于有了感觉。

    身体内部开始慢慢的热了起来,仿佛体内有一个温暖的小火炉,但是为什么有些痛呢!

    啊~呃……

    呼呼呼…

    云飞突然单膝跪在了地上,体内的小火炉突然暴躁了起来,他的内脏如同被焚烧一般!

    啊!

    再次大叫一声,云飞直接切换为神龙状态,飞向了别墅外的湖中!

    啪!

    云飞猛烈的撞进了湖面,水花四处飞溅,但冰冷的湖水却让他正在被焚烧的内脏感觉好了一些。

    吼!

    就在他刚松一口气时,内脏突然从焚烧变为了刀割,让云飞再次疼痛难忍,龙尾四肢不断地拍打着湖水,期望以此来减轻疼痛。

    巨大的响声让其他住所的人跑了出来,目不转睛的盯着湖面

    只见一条长达五十多米的白色神龙正在湖里痛苦的不断翻滚,而且似乎正在不断变大变长……

    折腾了不知道多久,云飞的内脏仿佛经历火烧,刀割,冰冻,雷击后终于缓了下来,不过挣扎了这么久,也让他的身心早已疲惫不堪,感觉身体不再那么痛苦后,疲倦让他慢慢的闭上了双眼,睡了过去,庞大的龙身也慢慢的沉到了湖中。

    叽叽喳喳…

    第二天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万里无云,鸟儿在树枝间你来我往的打情骂俏。

    吼!

    突然一根火柱从水面冲了出来,几只小鸟还没有察觉,瞬间和身下的树木一起毁灭。

    而后,刚射出火焰柱的湖面,泛起了阵阵猛烈的涟漪。

    水面不断翻腾,恍然间,一个巨型白色龙头伸出了水面,两根须冉在空中优雅的摆动着。

    吼!

    又是一声巨吼,白色神龙直接飞上天空,九十九米的身子盘旋在空中犹如一个天空之城。

    云飞仔细的打量了自己的变化的身体,满意的点点头,扭头一冲,回到了别墅。

    现在的云飞伤势全好,内脏也被强化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可以说比以前任何时期都要好,并且云飞还发现自己的身体内部有了新的变化。

    自从早上醒来后,云飞就发现自己可以看到自己身体内部的样子,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内视吧,不过这个是不是,反正对云飞来说总归是个好事。

    自己的身体内部各个内脏如今已经被强化一大个阶段,可以轻易承受自己的最强输出而不会导致像以前一样再受到重创。

    最主要的是,自己的丹田处出现了一个圆滚滚的珠子,正向着自己的全身提供着无尽的能量。

    但是这让云飞有些疑惑了,自己一直走的是修炼体表的路,根本没有修炼过正统的修炼方法,也无法修炼,但是这颗珠子颇有些像正统修炼方法中的金丹,那他是怎么出来的?

    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金丹?

    云飞这么猜测不是没有理由的,自己是龙族,传说中东方神龙的标配之一就有龙珠。

    龙珠又被称为神龙的力量源泉,但云飞从变异的这半年来,从来没有听说过有龙族凝聚龙珠的事情过,也就把龙珠的事情当成了一个故事。

    但不曾想,自己有一天居然会凝聚成功,还是在恍惚之中。

    “倾颜,联系西门晓晓,告诉她,可以了,把目标现在所在的位置发过来。”

    感受这身体中随时能爆发出推平山岳的力量,云飞迫不及待的想要试试肆无忌惮使用力量的感觉,而眼下正好有一个实验品。

    呵呵,张无际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万里无云的长空,云飞猖狂的笑了起来,随着他的笑声,无数的乌云的突然出现,布满了整个魔都上空。

    云飞吩咐下去没有多久,西门晓晓便开车来到了云飞的住处。

    别墅门口,西门晓晓没有直接给云飞地址,而是直接来到了云飞的住处。

    云飞看着她身后的汽车和两个侍女,突然问道:“你就这么对我有自信,不带任何人协助我?”

    面对云飞的疑惑,西门晓晓妖媚的笑了起来,“我要是对我的男人都没有自信,那我该对谁有自信?而且这次我会和你一起去,要知道我西门家可是以辅助闻名于世的。”

    “算了,你还是在这里等我的消息吧,免的到时候我还要分心照顾你,而且西门小姐,我希望你还是自重一点,我不想莫名其妙的被你的爱慕者敌对。”

    云飞眉头一皱,不客气的对着西门晓晓说道,然后转过身对着别墅喊了一声。

    “雨缘,倾颜,出发了。”

    “是!”

    别墅里传来的话音刚落,两个身穿黑色皮甲的女孩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赫然就是苏雨缘姐妹。

    “怎么?你准备带她们去?”

    看着缓缓走来的苏雨缘姐妹,西门晓晓疑惑的看着云飞。

    “对,有什么不可吗?”

    云飞瞟了西门晓晓一眼。

    “可对于我们来说,她们还只是两个孩子!这次我们可是去……”

    “停!收起你可笑的怜悯。”

    西门晓晓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云飞打断,“我的徒弟自有我的安排,当她们成为我的弟子时,孩子这两个字就永远的离开了她们!

    再说,她们有着自己的仇恨,现在对她们来说,不过是一次小小的考验罢了,为将来的复仇准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