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个好人!”

    逃过了赵鸿天,顾十三却躲不过孟队长的好人卡。『『ge.

    这边他刚把脸从胖子的肚子上拔下来,就啪的一声被贴上了这么一张卡。

    顾十三被这张卡拍的有些懵,愣愣的看着孟文华把还在捂着肚子哎呦哎呦叫的胖子扔出了装甲车。

    “快点!”

    “上逆行车道,全力前进!”

    这小队长把胖子一把丢出去后便大声对司机这么叮嘱着。

    看样子是想要到前方支援。

    你自己去也就算了,但是……

    “我……”顾十三刚开了个口便被打断。

    “不用着急,我们马上就能到沦陷地,事故应该是发生在长鸣路前段。”

    进入莲华市的救援队后期虽然会汇合,但是也有前后两个车队距离差过大的情况。

    长鸣路上的车队与后面的一队隔了很长的距离,所以即便最前方发生了暴动后面的车队也依旧能够前行。

    但顾十三可不想知道这事故是发生在哪里:“不是……”

    “一定是那里!”孟文华再度打断了他的话:“只有长鸣路的车队和后面相差很长一段距离,如果是长鸣路之后的车队发生事故的话这边早就应该堵住了。”

    发生事故自然不可能接着开车,前方一辆车停止就会导致后方难以行动。

    然而堵不堵车和顾十三有什么关系?

    沉默了一会之后他终于再次开口:“你……”

    “我没关系的!”“你他妈是在坑我吧!”

    虽然孟文华又及时的开口想打断他的话,但是顾十三可不吃他这一套了。

    这下沉默下来的就是我们的孟小队长了,只见他低下了头看看还倚在车角的顾十三,然后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来。

    “既然都被你看出来了我也没必要瞒着,我要去救人。”

    顾十三:“……”

    我拦着你了么,你这一副大义凛然不要拦着我的表情是什么情况?

    “那你去呗,顺便把手无缚鸡之力的我和我妹妹扔下去就行。”

    “你是个好人!”

    啪一声又是一张好人卡,却被顾十三拍了回去:

    “你才是个好人。”

    场面十分诡异,这二人在啪啪啪往对方脸上贴卡。

    “我知道你实力很强。”似乎是觉得好人卡发的够多了孟文华终于切入正题。

    “也不忍心看着莲华市的人……”

    “不,忍心。”真是奇妙的断句。

    孟文华额头上青筋一动:“那你为什么跑来让我们掉头?”

    “到时候莲华市只有我们两个幸存者多不好看?”顾十三一摊手:“到时候人家问为什么只有我们活着我们多尴尬?”

    孟文华:“……”

    他转身取了一把挂在墙上的步枪,回过头来的时候枪口正冲着顾十三。

    这是由爱生恨想要杀人泄愤?顾十三挑了挑眉毛。

    而旁边的顾诺一却是脸色一变抽出了腰间的长剑,虽然没有开刃但是她用的好像还挺顺手的。

    谁料这由爱生恨的小队长并没有抗着枪对顾十三来一顿突突突,反倒是把这长枪一扔砸到了他身上。

    好人顾十三看着砸到自己身上的的枪道:“你这样扔容易走火知不知道?”

    孟文华忍住自己骂人的*道:“不管怎么样你都是上来这艘贼船了,想下去?那是不可能的。”

    顾十三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土站起来。

    这装甲车内有许多大屏幕,分别是前后左右的摄像,他看见在这条宽阔的逆行车道上已经有好多辆装甲车了。

    全都是奔着长鸣路的方向去的,倒是没有听联络器里那人的指挥撤退。

    “刚才不还说自己是有秩序有纪律有原则的人”他挑挑眉毛开口:“怎么这么快就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了?”

    这人的嘴可真欠,孟文华皱了皱眉:“情况不一样。”

    是啊,顾十三道:“毕竟这种小事和国家之间的大事比起来还是微不足道的。”

    如果顾十三没记错的话他好像刚才还是别国派来的奸细来着,现在摇身一变就要变成拯救人类的英雄了呢。

    要不是听说顾十三很有实力孟文华觉得自己早就把这个人给扔下车了。

    装甲车仍旧在全速前进着,可以看见一路上全都是掉头跑的大卡车,只有寥寥无几的几辆装甲车跟着掉头。

    因为没有了车队阻碍的原因,没有几分钟顾十三所在的这辆车就来到了一个十分空旷的马路上。

    一面蓝色的牌子飞速的被略过,但是顾十三还是看见了上面的三个字——长鸣路。

    正是孟文华所猜测事发路段,长鸣路之前的车队和后面的车队并没有会和,过了这空旷之地一定是事故发生地。

    想到这里在场的人手心全都出了一把汗,心中也愈发紧张起来。

    整个逆行车道上的装甲车又飞速行驶了几分钟,几乎都要开出长鸣路了却仍旧没有见到半个人影。

    “怎么回事?”看着这寂静的街道孟文华也头皮发麻起来。

    按理说如果前方发生事故的话理应有向后逃亡的车队和人流,但是他们行驶了这么长时间却没有见到一辆逆行的车,甚至连丧尸都没有。

    四周静的可怕,只有风吹过裹着塑料布的招牌发出的飒飒声。

    就连顾十三都听不到原本该有的慌乱声音了。

    “应该就是在这附近。”他突然开口道。

    他之前听到的声音不知在什么时候戛然而止,世界又重归寂静,仿佛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孟文华倒是不认为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长鸣路上实在是太过空荡了,别说车辆和人,就连丧尸和血迹都没有一点。

    这太过反常!

    但是紧接着他们就看见了逆行而来的人,准确一点来说他不是逆行,而是手脚并用的向这边爬着。

    可以看得出这人已经手脚模糊,是在马路上爬行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还留下来很长的一道血迹。

    顾十三顺着那人留下的血迹向前看去,却看不见终点。

    别说发现了人,现在这情况就算是发现一只丧尸都能令人激动不已。

    但是这装甲车的司机却刷的一下子踩了刹车,离那爬过来的人足足有十几米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