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墨连泽还有墨连城三方势力在一个太子府里面对峙着,气氛紧张到连空气的流动都成为了静止状态。

    “父皇,你怎么会在这里?”

    墨连城一想顿时想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墨连泽跟顾芷柔的阴谋!

    “要不是行歌还有顾芷柔本皇还不知道你竟然有这样的狼子野心,进入想要谋朝篡位!”

    帝君声声斥责,让墨连城明白了面前的境地,他已经是无路可退了!

    “墨连城你现在还有机会,立刻投降,我们还能饶你不死!”

    墨连泽剑指墨连城的咽喉,气势如山的说道。

    “哈哈,想要我投降没有这么简单。”

    墨连城大笑一声,然后飞身去到顾芷柔身边,正想办法解开绳索的顾芷柔愣住了,因为利刃架颈,她无处可逃。

    “你想做什么?”

    墨连泽怒目圆睁,身后的游龙蠢蠢欲动,就等着主人的一声令下。

    “我想做什么,你们还不清楚吗,事到如今,也是你们逼我的!”

    墨连城此刻进入癫狂状态,手一挥,大批的魔族顿时就涌了上来团团围住了墨连泽还有帝君。

    帝君尚且还有锦衣卫的保护,暂时没事,但是墨连泽就不一样只凭着一人之力抵抗着魔族大军。

    顾芷柔被挟持着,被逼着睁眼看到墨连泽战损的样子。

    “行歌!”

    “陶陶,我没事,照顾好你自己!”

    顾芷柔拼命挣脱着,想要脱离这个境地,但是无奈墨连城跟魔族联合之后,实力已经大增。

    “怎么样,你以为你们的将计就计就能吓到我吗?我告诉你们,无论如何到最后的赢家都是我!”

    “你休想!”

    “你就在这里看着吧,最后的赢家肯定是我!”

    顾芷柔被迫听着墨连城得意的笑声在自己耳边回响着,恨不得杀了他,体内的暴怒引因子慢慢的燃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很想杀了他?”

    体内的魔帝幸灾乐祸的说道。

    “关你什么事?”

    顾芷柔闭眼凝聚心神跟体内的魔帝交流着.

    “我有办法让你挣脱他的束缚,去救你的爱人怎么样?”

    “你真的肯帮我?”顾芷柔顿时大喜,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但是事成之后我有个条件你必须答应我。”魔帝趁火打劫的说道。

    “行!”

    “你也不问一下是什么条件吗?”

    “我只要此刻行歌的安然无恙!”

    顾芷柔管不了这么多,做好了准备,听到魔帝给自己的建议之后,愣住了。

    “这个方法真的可行吗?”

    “你要是胆小怕事的话就算了!”

    魔帝说完了这句话就不说话不知道又藏在哪个角落快活去了。

    由始至终,看戏的人都是他。

    顾芷柔拼命挣扎着,差点就能挣脱束缚了但是被墨连城再一次的困住。

    “你就别想逃出去,我的这个坤线索可是加入了魔族的力量,你一个人是逃不出去的!”’

    “哦,是吗?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顾芷柔小着说出这句话,等到墨连城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顾芷柔凭着自己跟神兽之间的心灵感应,召唤了自己的神兽。

    雏凤收到召唤,片刻之后出现在夜空之中,盘旋着,看着下面的厮杀。

    “你想做什么?”

    墨连城警惕的说道,顾芷柔不屑回他,静心在心中念咒。

    看到顾芷柔的样子,墨连城顿时猜到了什么。

    “快,快给我把那个神兽打下来!”

    魔族听令又一下子把武器对着上面的雏凤。

    墨连泽看到了这个情况,就知道是顾芷柔想到办法了,手里面的剑一翻转,把敌人都吸引到自己身上。

    “你们这群该死的东西,过来啊!”

    魔族没有想到墨连泽的战斗力竟然这么大,纷纷冲了上去,这一下子倒是给了顾芷柔一个可乘之机,把雏凤召唤下来,嘴里面念咒。

    雏凤感受到了召唤,冲了下去,化作一道金光,跟顾芷柔合为一体。

    “啊!”

    跟神兽融为一体的过程是痛苦的,就像是自己的身体被撕裂然后在重组一样的难受,顾芷柔痛呼声让正在厮杀的墨连泽吓了一大跳,想要飞身上去就她,一个人影向自己飞过来。

    是被扔出来的墨连城!

    墨连泽飞身一脚就把墨连城踢到一边,上前查看顾芷柔的情况,但是看到浑身散发着金光的顾芷柔朝自己慢慢的走过来。

    “陶陶……”

    顾芷柔喘着粗气,听到墨连泽的叫唤,抬眼看他一下,看着自己的掌心,上面散发着一层淡淡的金光,是伸手跟自己融为一体的表现。

    “我竟然跟我的神兽融为一体了。”

    “你没事吧?”

    墨连泽才不管什么神兽,为顾芷柔把脉一探,脉象起伏非常的大,体内的灵力在顾芷柔的身体里面横冲直撞,损害着顾芷柔的心智。

    “我没事,就是这股力量太强大了,有点……”

    后面的那句话没有说出来,挣脱束缚的顾芷柔一下子倒地,快到连墨连泽都没有反映过来。

    “这是怎么了?你做了什么这个方法是谁教你的!”

    墨连泽着急的问道,额头上冒出大颗的细汗,但是顾芷柔痛苦倒地,抓着自己胸口前面的衣襟,说道:“是魔……啊!”

    她痛苦的呼喊着,自己的心口地方好像要被人撕裂一样。

    脑海里面跟魔帝争吵着。

    “你骗我!”

    “我没有骗你,你现在按电脑不是挣脱了墨连城的束缚了吗?”

    “但是这种撕裂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你等会就知道了!”

    顾芷柔最后能听到的就是魔帝在自己脑海里面张狂的笑声,然后还有撕裂的痛苦不断的在自己身上重复着。

    “该死,你到底是怎么了,要是明先生在这里就好了!”

    墨连泽想要带顾芷柔离开这里,但是场面混乱,插翅难逃,前面还有一个宏远在,想要用缩地千里也不太可能。

    “行歌,我好难受!”

    顾芷柔虚弱倒在墨连泽的怀里面,墨连泽正要安慰的时候,就看到她体内忽然爆发出一阵金光,有什么东西从她体内冲出来。

    一个人形幻化在他面前,长身玉立,锦袍加身,一脸的似笑非笑,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你究竟是谁?”

    “我,就是天帝!

    从顾芷柔体内幻化出来的天帝放声大笑,墨连泽左右看了看,想要挥剑砍过去,但是被这个天帝轻而易举的而就弄走了。

    “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墨连泽你现在的力量跟我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天帝嗤笑说道,墨连城看着上面混乱的场景,跟忽然出世的天帝。

    “你就是天帝?”

    墨连城走近几步讷讷的说道,“你,就是天帝?”

    天帝用看着蝼蚁的眼神看着她,“是又如何,你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而已,竟然也向指挥我的大军!”

    话音一落,天帝打了一个手势,周围的魔族大军好像被人按下了暂停键,然后全部转过头来看着天帝。

    场面开始变得剑拔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