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发生的太快了,顾芷柔一直以为这个魔狼境地里面的人就算要攻击目标也是自己活着墨连泽,但是没想到他们是这么的来者不拒,竟然是个人都要抓捕。

    “小心!”

    顾芷柔大喊一声,身边的墨连泽飞快的反应,闭眼运功念诀,眼镜睁开的时候,手里面的凤鸣剑应声而出。

    “起,斩!”

    怒喝一声,凤鸣剑细长的剑身就荡起了一阵金黄色的剑气,顷刻砍向了那些从沼泽里面伸出来的手,一刹那间,沼泽里面伸出来的手,都被砍掉了,化成泥浆划入了沼泽里面,散发着一阵恶臭。

    “小心,这种味道是有毒的,剧毒无比!”明先生着急的喊道,其余三人赶紧开始用功保护。

    顾芷柔从锦囊里面掏出一点草药,运功碾碎,撒成粉末扬在空中,消除了那阵恶臭。

    泥泞的沼泽总算安静了一小会,顾芷柔看着安静下来的湖面,轻呼一口气,“太好了,总算是安静了。”

    桥上的顾开心被吓傻了,变故消散之后,整个人蒙住。

    “开心,你快点回来!”

    顾芷柔大声喊道,身边的墨连泽屏声静气,耳朵仔细听着周遭的环境。

    “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前面这么顺利就是为了要弄我们进来这个局吗?”

    顾芷柔抽出武器,警惕的朝着四周查看,紧张的盯着顾开心回来的踪迹。

    “不知道,看来魔狼也不是什么大方的人,还记恨着上次的事情。”

    墨连泽冷笑一声,眼神若有若无的飘向一边的明先生,是他带他们进来这里的,是不是这个事情也跟他们有关?

    他冲着顾芷柔使了一个眼色,顾芷柔顿时会意,点了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我们现在怎么办?”

    “先出去再说,这里面只是一个小埋伏,肯定又更多的东西在前面等着我们。”

    “开心,你赶紧回来!”

    看到愣在桥上都不动的开心,顾芷柔又是生气又是着急。

    但是顾开心一意孤行,“可是那个草药该怎么办?我就快拿到了!”

    “别管那个了,现在是我们的安全最重要,我们还要安全的撤离这里!”

    “可是!”

    顾开心仍不死心,看着就离自己只有三米远的草药,要是就此打住,那他可真的是不服气!

    “等我一下!”

    “顾开心!”顾芷柔大喊一声,眼睛睁大,刚要冲出去的时候,就被墨连泽拉住了。

    “慢着,别意气用事!”

    “可是!”

    两人就在原地焦灼着,眼睁睁的看着顾开心深入敌人的阵营,就在三人注视着顾开心拿到那个草药的时候,以为会发生些什么不好的事情时,周围却是一片寂静。

    就连风划过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姐姐我拿到了!”

    顾开心举着拿到的苦草,开心的在湖中央蹦跶,顾芷柔看着他,墨连泽也觉得哪里不对劲。

    “奇怪,怎么这么简单?”

    话音刚落,就在顾开心要往回走的时候,站在原地的他们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根本来不及辨别方向。

    “小心!”

    一张看到不到边际的大网顿时罩了下来,把偌大的一个空间顿时围住了,他们就如同瓮中之鳖一样被人抓住,毫不狼狈。

    “该死的,原来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

    顾芷柔用力挣扎着,想要运用剑气,把这些该死的网给砍断,但是这个网好想是有生命一般,开始慢慢的收紧,而且上面还有倒刺,每挣扎一下,上面的倒刺就把人的皮肤划伤几分。

    墨连泽看到顾芷柔脸上越来越多细小的伤痕的时候,大喊道,“你快停下来,不要再挣扎了,那个倒刺会把你弄伤的!”

    “可是,不弄开这个我们根本逃不出去!”

    比起墨连泽还有顾芷柔的用力挣扎,站在一边的明先生倒是显得有点过分的冷静,就连它身边的琉璃也是安静的样子,不吵不闹,一点都不寻常!

    “明先生,您难道不着急吗?”正在挣扎的逃脱大网的顾开心吼道。

    “一切自有安排,他们要是想杀死我们就不用等我们进来在网住我们了。”

    气定神闲的话语,让顾芷柔还有墨连泽都感到有点不寻常。

    远处响起了一阵笑声,放肆无比,“哈哈,这个老头说得对,你们还是束手就缚吧!你们今天既然胆敢走进我们魔狼境地偷取草药,就要做好准备命丧于此!”

    “是天狼!”

    墨连泽脸色一变,没想到连魔狼的头子都出来了,看来是准备做好了要把他们一网打尽的准备了。

    “行歌,我们该怎么办?”

    “陶陶,你先冷静下来,我们看清楚情况再说!”

    “这可由不得你们了!”

    那个放肆的声音冷哼一声,周围顿时弥漫起了黄色的烟雾,黄色慢慢变得浑浊起来,把人围绕其中,到了都看不清楚周围的人的地步。

    “小心,这个烟雾不对劲!”

    刚说完这句话,顾芷柔便觉得头脑沉重,呼吸难受,整个人再也忍受不住就晕过去了。

    ‘“陶陶,你……”墨连泽还想说点什么的样子,但是那个烟雾逐渐侵蚀他的清醒,慢慢的看着顾芷柔倒下去去之后,他也跟着倒下去了。

    厚重的烟雾里面隐约有着四个人影,隐藏在暗处的人顿时跑出来,看到被自己俘虏的猎物,脸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顾芷柔感受到身体里面的气功又在慢慢的流转的时候悠悠转醒,面前是一个的部落一样的地方。

    周围都是一些粗汉一样的人,身上披着不知名动物的皮毛,上去及其的煞人。

    “你们是谁?”

    “陶陶,你终于醒了,你没事吧?”

    听到墨连泽的声音,顾芷柔左右转头,发现她们的都被分开绑到一根柱子上面,拿着坤线索绑着,越是动弹就越难受,而且体内的灵力还被锁住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这个小美人你终于醒了。”

    浑厚粗犷的声音从上方传出来,顾芷柔抬头往上面一看,发现是一个面容粗犷,满脸胡须的人,体型是别人的一倍多,跟他比起来,顾芷柔这一行人简直就是侏儒。

    “你就是天狼?”

    墨连泽眯着眼睛打量着上面的人,像是在判断对方到底有多少斤两。

    “哟,这个不就是四皇子殿下,纵然你威名在外,不是也落入了我手中?”坐在上座的天狼嘲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