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散顾芷柔的长发,她的睫毛长而卷翘,眸子平静而毫无波澜,她在雪地上走着,每走一步便会发出一点响声,已经走了三个时辰的路了,如今距离冰城应该也快到了才是。

    顾芷柔这样想着,恰好队伍翻过了一座山,顾芷柔放眼望去,便看到了远处建在山上的冰城。

    出城的道路上,有着密密麻麻的黑色“东西”。

    顾芷柔看不清楚,便拍了拍身边的墨连泽,道:“行歌,看!”她的手指着远处的冰城。

    长久的雪,让顾芷柔的眼睛开始有点恍惚起来,于是便想着靠墨连泽的眼睛去看。

    “呵呵,已经出来迎接了,看来消息传的倒是快得很。”墨连泽微微眯眼,说道。

    “这么多人?真是奇了,只是这一次我们的伤亡数量也不少,虽然已经尽量将大家的身体带回来了,可是......难免有的已经是残肢。”顾芷柔心里有一丝沉重,她不知道大家的欣喜过后,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我们已经尽力了。”墨连泽扯了扯嘴唇,作出笑的动作,但实际上看起来却丝毫不像是一个笑脸。

    “你身体可还好?”顾芷柔转过头,盯着墨连泽微微有点发白的嘴唇,问道。

    “尚可。”墨连泽面无波澜,淡淡道,但是顾芷柔却仍旧有一丝担心,这段时间他们为了赶路,一路上都没有怎么休息,幸好补充的物资存量还多,靠着那些补充的物资,他们的前进速度才能一直保持着,否则每日都要休息的话,至少得十几天才能回到冰城了。

    “若是身体不适,可以减缓一下速度,毕竟现在冰城也已经近在咫尺了,你的病情不是小事,药物也不太管用,或许多加休息会比服药要好上许多。”顾芷柔微微蹙眉,对于墨连泽的病情,她一直不太清楚,但是却知道墨连泽的病是小时候由毒素引起的,后面也没有什么特别能够处理的方法,每个夜里便只好自己忍着。

    而这一路上,墨连泽的痛楚都仅仅是靠着顾芷柔手头上的一点由现代那的止痛药改良后制作而成的丹药,实际上的效果和现代的止痛药相比会弱上许多,但是这种止痛的效果,也已经让墨连泽很满意了。

    “没关系,难道这么多天下来,你还不知道我的忍耐程度吗?”墨连泽微微眯眼,好似在笑,但是眼中却没有笑意浮动。

    “不要勉强自己,这里不是宫内。”顾芷柔侧过头,不去看墨连泽的神色。

    她知道墨连泽早年发生的事情,他的母亲早死,后面又受到了皇后的残害,加上各个皇子之间的争斗已经皇上的纵容,墨连泽便总是受到皇子们的排挤,加之皇后一心想要将他杀了,他没有谁能够依靠,便只能恃宠而骄,装做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子弟,但实际上,他手里没有任何的权利,也没有任何的后台,更没有自己的组织。

    而至于后来的行歌典到底是怎么出来的,顾芷柔不甚清楚,但是却也倍感欣慰。

    她知道一路上的事情必然不简单,也正因如此,便更加应该感受到现在的一切的珍贵。

    墨连泽眼中有一丝无奈,他嘴唇微勾,发出一声冷笑,随后道:“没错,这里不是宫内,但是我已经养成了习惯,陶陶,你能够了解到这是我的习惯,我很欣慰,但是我已经改不回来了。”

    顾芷柔听着这话,不知为何心里猝然一酸。

    “没有什么是改不回来的,就连那抽大烟的都改的回来,我们慢慢来就是,你一定能变好的。”顾芷柔的身体朝着墨连泽靠近,他们没有任何的肢体接触,只是两人走的更加靠近罢了。

    但即便是如此,就算他们中间有着一条时间的裂缝,他们也能够感知到彼此那热烈的心,那心,都在为彼此而跳动着。

    “没错,一定能变好的。”墨连泽道。

    顾芷柔看着远处微微发亮的天空,太阳还为此出来,周围仍旧是那么的冰冷。

    “又是一个夜晚。”顾芷柔道。

    又是一个夜晚过去了,她们离冰城越来越近,此行虽说是大收获,但是知道的东西太多,导致他们接下来的路反而陷入了一种纠结内,到底要不要选择帮助战云烈,这成为了一件要是。

    战云烈既然有着和妖族合作的前科,那么接下来的对抗还值不值得信任,那就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还有他的女儿战寻莲,也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带回去定然会引起大家的讨论。

    而恰恰好,战寻莲还是一个耐不住性子的人,若是真的出了些什么事情,火灵珠一旦引起暴动,事情的结果便可想而知了。

    顾芷柔这样想着,情不自禁看向墨连泽,墨连泽微微挑眉,问道:“怎么了?”

    顾芷柔思索片刻,道:“这冰城也快到了,战寻莲是否要运去你那私营处?”

    “的确是个好主意,我就怕会引火上身,呵呵,看来顾小姐倒是觉得这个烫手山芋是好拿的?”墨连泽故意调侃道。

    “战寻莲的确是有着火灵珠没错,但难道战云烈还会以为你要将她偷藏起来?这未免有点太狭隘了吧?!”顾芷柔轻声问道。

    “狭隘吗?他为了能让自己的女儿好好的活着,便送去了接近上百条的性命,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战云烈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吗?他或许的确是曾经守护过西疆,但是却不代表他是一个圣人。”墨连泽道。

    顾芷柔想了一会,也觉得甚是有道理。

    但是战寻莲必须要有一个安歇的地方,加上她还中了幻妖的术法,他们还得去找那能够救得了战寻莲的神树的药水,在执行的途中,若是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安置,一旦被发现,战寻莲便会陷入十分危险的境地。

    而顾芷柔和墨连泽所做的一切便都没有了意义,战寻莲的体内还有着令人心悸的火灵珠,火灵珠一旦暴动起来,便是燎原之势,西疆又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有人敢去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