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顾芷柔”挠了挠自己的鼻子,不自然地问道。

    他没想到,顾芷柔过递给阿青的鲜血,竟然效用这么明显,真的就把阿青从幻妖祭司的幻境中给拉扯了回来,

    现在顾芷柔的身体已经被魔帝的魂魄给占领,若是让阿青知道,阿青定然会想方设法将魔帝的魂魄驱散,加上二人在五百年前的争斗,魔帝不信阿青会轻易放过这么一个大好机会。

    阿青用手捂住自己的双眼,随后才缓缓放开手,慢慢适应这白茫茫的空间。

    “顾芷柔”也不好打扰他,毕竟现在他自己才是心虚的那一个,要是说多了,指

    不定就要暴露,于是便只能这样沉默着,假装自己还是那个顾芷柔。

    “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也会在这里?”阿青皱眉,慢慢坐起身来,看着顾芷柔问道。

    “顾芷柔”如实答道:“这里就是幻境的阵法内,你适才是陷入了幻镜中,如今醒来了,却没有逃离开阵法,我们都被困在这里了。”

    阿青看着周围白茫茫的一片,突然觉得自己的口腔有着一丝血腥味。

    自己在幻镜中被幻妖祭司所伤,按照常理来说,自己在幻境中受了伤,便会受到幻境的诅咒,从此再也醒不过来,但是他却死里逃生,从幻境中醒来了!

    这一切绝对不是没有理由的。

    他看向顾芷柔,上下端详着。

    忽然瞧见她的左手腕处,被划开了一大道伤口。

    阿青突然想起了什么,他神色一变,盯着“顾芷柔”道:“你把你的血给我喝了?!”

    他心里清楚,自己原本就是妖族,对于人血有一种原始的渴望,这一点,无论是哪一个妖族都无法否认的事情,而顾芷柔的鲜血充满了灵气,甚至还有着破除结界的效果,这对于能够感应到灵气的巨灵蛇一族来说,是再好不过的补品。

    虽说巨灵族一直以仙兽自居,并且表示本族不屑于吸食人血,吸食人血的都是低等妖族,可是阿青却无法否认,顾芷柔的鲜血能够让他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充沛感。

    这让阿青感到一阵后怕

    “你疯了吗?!要是我不小心将你吸食干净,把你给杀了该怎么办!即便是这样,你也要用自己的鲜血来给我补给吗?顾芷柔,你不是一向都说自己是一个自利的人吗?你的自利呢?!难道就是这样以命相送吗?”阿青抓住“顾芷柔”的肩膀道。

    他皱眉,眼神紧紧盯着“顾芷柔”,双手更是让“顾芷柔”有逃避的地方可去。

    “你!你不会的!”“顾芷柔”好似完全没想到阿青竟然会有如此过激的反映,身子微微一愣,便随意道

    “我不会?我是妖族,你是人族,妖喜欢吃人,难道在西疆的这段时间里面,你还没有意识到吗?你!你……”阿青说道后面,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情绪会这么激烈起来,他慢慢停下了自己的话语,手也微微松开了顾芷柔纤细的肩膀。

    “喝都喝了,还费什么话呀……真是的!”“顾芷柔”揉了揉自己的双肩,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

    “是我鲁莽了!”阿青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为何会变化如此大,他皱眉,用手捂住自己的额头,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与其说是不理解顾芷柔为何会对自己这样付出,更不如说是阿青心里不愿意顾芷柔对自己付出。

    从一开始的见面,阿青便因为她身上和顾夙的种种联系,才会多多关照顾芷柔,这一切都只是阿青的自我感动罢了。

    他更是想要为自己以前没有做的事情来赎罪,对自己辜负了顾夙的事情来赎罪,而现在,他原以为自己在这个灵气稀薄,甚至很少存在了的世界里面,已经算是一个强悍的妖族了,已经能够将他认为的人好好保护起来了。

    却没料到,自己仍旧是落入了圈套之中。

    而顾芷柔为了他,将自己的血,亲自送入了他的口中。

    这和上一世又有什么区别?他仍旧是一个辜负人的禽兽。

    “想什么呢?!赶紧起来和我出去了,难不成是喜欢上这鬼地方了?”“顾芷柔”不知何时已经站起身来,她转过头,见阿青仍旧坐在地上,便皱眉道。

    语气中还有一丝嫌弃。

    阿青一愣,直盯着“顾芷柔”没有说话。

    “顾芷柔”吞了口唾沫,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又哪里说错了,阿青这眼神直直盯着,让魔帝感觉他好似看透了什么似得。

    难道他装的不像是顾芷柔?

    想到这里,魔帝不由得将自己的身躯收敛起来,并且转过头去,不再看阿青,朝着暗黑粒子找出来的破绽处,揪着裙子,一点一点走去。

    阿青面色更加古怪。

    他从未见过顾芷柔如此走路,难道是因为受了伤的缘故,身体不适,只能这么慢吞吞地过去?

    阿青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将所有思绪丢到脑后。

    “赶紧的~”“顾芷柔”又转过头来,手朝着阿青的这边挥了挥。

    阿青虽然身为蛇,没有鸡皮疙瘩,但是却仍旧好似能感受到自己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他站起身来,便觉得自己身子十分虚弱,手不自禁按住了自己的腹腔,才发现竟然一点伤痕都没有。

    看来幻境中所受的伤都仅仅是诅咒攻击,而不是真实性的攻击,阿青此时已经醒来,那么那诅咒应当也就没有自己的作用了,阿青舒了一口气,朝着顾芷柔的方向迈去。

    ……

    另一边,杀气已经一触即发的幻妖祭司,却突然将自己的杀气全都收敛了起来。

    “嗯?”墨连泽疑惑。

    “哐铛!”原本是半圆形宛如半个蛋壳般的幻境结界竟然在刚才的一刻瞬间从一个角落破裂开来!

    墨连泽的眼神越过幻妖,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了那远处的结界上。

    “该死的!怎么就醒过来了?!”幻妖祭司咬牙切齿道,他转过头,盯着那结界,此时的结界更加像是一个鸡蛋壳了,结界不断的开始剥落,到最后,完全消失在空中,幻妖祭司握紧拳头,看来现在已经不是谈话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