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为什么,你自己的身份,你自己应该清楚,加上你身上的……我不多说,你心里应当是清清楚楚的。”墨连泽仍旧看着远处的山峦,轻声说道。

    战寻莲将严重的泪强行忍了下去,盯着墨连泽的侧脸,说道:“那你还会上山看吗?”

    她好似还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仍旧询问着面前的男人到底如何进行抉择。

    “大概,不会了。”墨连泽仅片刻,便回答出来。

    他没有上山的必要,但却无法避免以后就真的不用上雪山,但是即便是上去了,情况也不会是专门为了去看望战寻莲而去的,就算从战寻莲居住的地方经过,否则他也会觉得完全没有资格去打扰一个曾经喜欢过自己的人。

    “是吗,呵呵,既然如此,我是不会回去的,墨哥哥,难道你就从来没有心疼过我,从来没有发现我对你的情意吗?”战寻莲低着头,闷声说道。

    她忍住不想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但情绪却越来越激动,甚至还问出了如此矫情的话语,心里已经是又羞又愤。

    墨连泽眉头皱的更紧,他微微侧过头,说道:“察觉又如何,没有察觉又如何?这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你我是两条永远不会有交界的线,我们不可能会再次相交。”

    战寻莲却仍旧觉得自己有一丝希望,她觉得自己的内心已经快要撕裂,但意识里却一直让她坚持着。

    她不想要轻易放弃面前的男人,不想要随意地就让他离开自己,何况她本来就是一个倔强的人。

    “你这样说,那就是只要有了相交的机会,我们便有可能了?”战寻莲仍旧倔强,她眼中带着一丝祈求,盯着墨连泽,希望他能够留给自己最后一丝生机。

    谁知,墨连泽没有再说话,转身便离去了。

    “你!墨哥哥!”战寻莲见墨连泽离去了,心里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难受,墨连泽没有给出准确的答复,没有让她心死,这对于她来说便是一个幸运的答案,但是这样不准确的答复,却又让她的内心记继续陷入了焦灼之中。

    墨连泽心中一丝波澜也无,不回答战寻莲的话,只是不想让她身为一个女生,如此丢脸罢了,可却没有想到,战寻莲竟然也会因为自己的沉默,而萌生了这么多的想法。

    “等着瞧吧!”战寻莲就好像是那越战越勇的小母牛,在墨连泽这样的答案下,更加激起了她的好胜心。

    她看着远处开始微微发亮的天空,一声轰鸣声忽然响起,那是远处山峦震动的声音,战寻莲神色一变,正当想要继续探索下去,看看接下来的情况时,那轰鸣声却又消失了。

    “应该是错觉吧!”战寻莲道,但眉头仍旧微微蹙起,随后,她又摇了摇头,随着墨连泽的背影而去。

    ……

    “呼……呼……”热气在寒夜中显现成一股子热气,浓烈的血腥气息在鼻腔中翻涌,顾芷柔不能忽视,她体内的内脏在此刻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这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小事。

    而她原本真气匮乏,没有了真气的加持,内脏的恢复便会减慢,如此,在这一次的进攻中,更加不会有优势。

    身材高大的幻妖祭司隐藏在黑色斗篷之下,但即便是披着斗篷,也能通过观察斗篷的边角,发现这幻妖的身材可以说是骨瘦如柴来形容,这是最准确的了。

    只因他的斗篷的拐角处,都无一不是直挺挺的,鲜少有圆润的转角,于是看起来便会显得瘦削许多。

    “做出你的选择吧。”那祭司的声音沙哑,听起来慎人。

    阿青的身体开始颤栗起来,他先是将顾芷柔扶起,手中突然显现出一枚丹药,他将丹药喂下,随后便将顾芷柔轻轻地靠在了一边的巨石旁。

    “阿青……你不要冲动,只有我可以,咳咳!可以对付他!”顾芷柔抑制不住咳嗽声,伴随着的血液也喷溅出来。

    阿青的视力在夜里比人类的要好上许多,他能够清晰的看到顾芷柔嘴旁的血液,正缓缓流下,这样的她,又会好到哪里去?!

    而顾芷柔原本白皙的面颊,在寒夜中,更加苍白起来,这又让他如何的不心疼?

    “你不必多说,好好在这里歇着,我会回来的,这里交给我,出了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阿青面容未变,但神色却带着一丝决绝的气息,好似已经无法忍耐幻妖一组的放肆举动。

    “你要做什么?!”顾芷柔抓住阿青的衣角不愿意放他走。

    她害怕,此次一别,便是永远。

    阿青却忽然笑了出来,他道:“你放心,不会出事的,难道身为上古的妖族,好对付不了他?”

    顾芷柔却仍旧皱眉,阿青的反映实在是太奇怪了,按照常理来说,就算阿青想好了要自去面对,但实际上每当遇到,阿青是不会说出这样安慰人的话语的,但现在,她没有办法去阻拦阿青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你不要欺骗我。”顾芷柔紧紧盯着阿青的眼睛,唯恐错过了一丝一毫的讯息。

    体内的真气开始缓缓的充盈起来,顾芷柔知道,那应该是阿青刚才给她喂下的药的作用。

    “丫头,我看你还是不要再阻拦他了,如今这个祭司的力量可是不容小觑,没有你想象地那么简单,若是你拦下来他的动作,指不定那祭司又要拿你开刀。”脑海中的天帝的声音再次响起。

    顾芷柔皱眉,虽然情况是如此,可自己却仍旧担心,若是一个不小心,阿青受伤了,那么他会非常的自责自己。

    而更重要的是,他不愿意看到阿青受伤的样子。

    “放心吧,我有把握。”阿青低声道,他面色严肃,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千万小心。”顾芷柔盘腿坐起,将真气缓缓运转起来。

    “我会的。”阿青点头,顾芷柔握紧阿青衣摆的那双手,也缓缓松开,阿青站起身来,对顾芷柔报之一笑,好似这只是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情,甚至这件事还不至于他们的情绪有一丝一毫的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