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缓缓将那紧紧扯住大黑的手松开,他面上虽然带着不甘,但却也无法反驳墨连泽的话只能这么干愣愣地瞧着。

    其他的士兵没有了带头的鸟儿,便也只能沉默下来,顾芷柔转过头,见阿青仍旧抱着大黑在原地,于是便道:“赶紧将他带走!”

    阿青点点头,托起身上的大黑便朝着医疗帐篷缓缓走去他那不急不慢的样子,让在一旁看着的士兵,也为她着急起来。

    “还有谁有什么异议的吗?”顾芷柔环顾了一周,问道。

    在场的士兵都相互看了一眼,纷纷沉默了下来。

    “很好。”顾芷柔冷声道。

    或许是因为他友好的态度,让这些人都快要遗忘他,严肃起来的样子,在场地士兵们眼都感受到了顾芷柔那冰冷的气息,于是都不敢在弄事情。

    顾芷柔看了看墨连泽一眼,便朝着刚刚搭建好的主帐篷走去,墨连泽随后也跟上了顾芷柔的步伐。

    “看来大黑的影响力不小,我们不能够随意处置他了,真是一个麻烦的角色。”顾芷柔走到帐篷前将那连帐掀开,对着身后的墨连泽轻声道。

    “对于如何处置他,这件事情还有待讨论,只是如今,无论如何都得先把他给安稳下来,我们才能够找到更好的线索去搜寻接下来的那些士兵,而至于那些已经死去了的已经没有办法了。”墨连泽语气微微有一丝无奈。

    “若不是当日的我们带走了顶尖的士兵,或许也不会闹出现在这样的事情。”顾芷柔坐在热炕上,她的语气中有一丝落寞,好似在反悔着自己曾经说过的事情。

    “我们此行的目的便是要查看到底有什么妖族,当时做出的决定无可厚非,我并不认为有什么错误的,只能说一切都无法预测,这或许就是命运吧。”墨连泽的意见和顾芷柔的却不相同。

    顾芷柔安静下来,墨连泽侧目看向顾芷柔,他知道顾芷柔的内心也非常的纠结,可一切既然已经无法挽回,那就只能做到不去后悔,他相信顾芷柔也非常明白,这一点,只是如今仍就是有一丝懊悔。

    但事情还没发生之前谁也无法预料到前面的路到底是好还是坏,而决策者也无法保证自己的决策能够发挥到的利益有多大。

    他们能做到的仅仅是预测,并且做出决定罢了,一切的后果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这是一个无法确定的结果。

    “如今大黑受了伤,我们便无法轻易对他做出什么,再加上他在军营里面拥有的威望,这一下子便更难了。”我是换在以前,顾芷柔早就把大黑抓起来,严刑拷问一番。

    “总会有把柄会给我们抓到的,若是他真的对人类不忠,无论如何都是隐瞒不住的。”墨连泽道。

    就在这时墨连泽忽然感受到有几个气息,正快速的朝着主营靠近。

    他微微皱眉,这么想着到底是谁,却没想到那声音便远远的传了过来。

    顾芷柔听到了这声音也情不自禁,朝着门口看去便见一个士兵神色慌张地看着他们,道:“不好啦,大黑的手,近视已经被冻伤,如今需要将手砍下来了,请殿下,指挥全力拯救。”

    虽然顾芷柔早就猜到他这个手可能是要不了了,但在事情被确定的一瞬间,还是有一丝惊讶,毕竟大黑,虽然成绩并不能有多优秀,确是军营里面的老人,做出的奉献也定不少。

    这样的人物在大家的眼中,或许已经是屹立不倒的人啦,却没想到在这一次的进攻中竟然会导致这样的后果。

    “殿下,指挥,还请你们尽力拯救!大黑,大黑实在是不能够承受这样的痛苦啊!”那是并在顾芷柔的眼里通常也是一个如同铁汉子一般的角色,却没想到这一刻竟然好似一个女人一般快要哭了出来。

    顾芷柔和墨连泽当下也容不得慢下来。

    他们连忙站起身来,那士兵虽然没有得到他们的回应,但却也喜出望外,在他们心里,墨连泽和顾芷柔必定是能够将大黑的手给救回来的。

    “快!”那个士兵催促道。

    虽然身为下属的他没有催促的权力,但在要紧的事情面前,他却容不得慢下来。

    没有人知道她和大黑到底是多少年的友谊,也没有人会在乎大黑,对这个军营到底做出了多少的贡献,但是他却知道他也明白了,大黑心里的挣扎,所以他不愿意见到大黑,因为失去了一只手,而一蹶不振的样子。

    顾芷柔和墨连泽走到军营外,便见一群士兵都围在急救室的帐篷前。

    这一幕也足以这样的大黑的确是军营里面备受崇敬的角色,这让墨连泽和顾芷柔内心更加沉重了。

    若是大黑的手,当真就不回来,恐怕这件事还真的有一点为难了。

    “让开,都给我让开!”那走在前头的士兵,对着纳那些拦在治疗室前的士兵们道。

    士兵们转过头来见见墨连泽和顾芷柔往这边走来,于是纷纷让开一条道去,毕竟在这个军营里面最有可能能够救的了,大黑的也就只有他们两个,或者是阿青了。

    所以放在另一个角度来说,墨连泽和顾芷柔不仅仅是这个军营里面最有实力的人,也是最有实力的医师。

    那些跟着墨连泽和顾芷柔回来的人更加深信不疑,这一点。

    “放心吧,指挥肯定能将大黑就回来的,瞎操心什么呢?”有的那些跟随着顾芷柔回来的士兵们吆喝道。

    “当初我们被雪埋了,不也没啥事儿嘛,大黑,肯定能被救回来的,咱就别操心这事儿啦。”更有甚者,竟然将全部的信任都交代在墨连泽和顾芷柔身上。

    顾芷柔微微皱眉,对着那些士兵们道:“都回到自己的营帐去,或者去操练!这里的事情我们会解决的。”

    士兵们听到顾芷柔这样说道,虽然有的人并没有见过顾芷柔和墨连泽的实力,但他们却都非常轻松地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于是一群很闹的人,便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