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随着剑山的步伐往城内的入口走去,迎面的便是一扇巨大的城门,一共分为三扇巨门,而顾芷柔等人则是被剑山带领着往最边上的门上走去,和其它两扇门排着长长的队伍不同,这扇门前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人排队。

    “为何这里没有人排队?”青雉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另外两边的队伍,好奇道。

    战雨恰好站在她一旁,见青雉好奇,便回道:“那两条队列是原居民和外来居民的通道,而这个则是为贵客准备的,自然比较少人。”

    “哦?看来冰城内部居民的管理和其它城镇相比,倒是严格许多。”墨连泽挑了挑眉,看向那两条队列。

    衣衫褴褛排成一排的,定然便是那些外来居民,为了讨一口饭而来的无疑。

    “冰城和别的城镇不一样,这里可是有着妖族入侵的危险,虽然妖族通常都无法幻化成人,但是我们也要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入口的排查自然也就要严谨一些。”剑心不知何时走到了墨连泽身侧,她笑着,眼瞳好似黑珍珠般明亮。

    “多谢剑小姐解答。”墨连泽客气答道,面上仍旧维持着生人莫近的冰冷,剑心也不以为然,她点了点头,便加快脚步,凑到了剑山的身边,眼睛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

    墨连泽微微眯眼,却没有说什么,三月跟在他身旁,适才剑心靠近的一刻,她还以为剑心爱慕殿下,心里还有点紧张,但如今一看,好似并不用忧虑此事,加上有着剑山在一旁的约束,想来不会出现什么幺蛾子。

    一进入城门,顾芷柔便被这里的热闹给感染。

    “烫呼呼的包子咯~阿妹,要不要来一个?”交叉口的一间包子店敞开着,老板娘体形壮阔,她叉着腰往那一站,顾芷柔想,应当是没有人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抢包子的。

    面对老板娘热情的邀请,顾芷柔笑着摇了摇头,却见那老板娘忽然面色一喜,一吼:“呀!战雨小子!你竟然回来了!”

    顾芷柔不免被这老板娘忽然而来的叫喊给吓了一跳,她揉了揉耳朵,便转头看向战雨。

    战雨正和剑山聊得热火朝天,没想突然有人呼喊他的名字,他顺着声音的来处定睛一瞧,见到那老板娘的一刻,嘴都要笑歪了。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那老板娘面前,老板娘也不客气,一下子便搂了上去,这老板娘竟然和身为战士的战雨身高相差无几,战雨回过头,对着众人无奈一笑。

    “离开了这么久,没想到你今天回来了!让姨姨看看……你瞧你,都瘦了!”那老板娘不由得将战雨在自己的面前绕了一圈,当见战雨瘦了下来的一刻,语气中又有了一丝哽咽。

    “姨姨?战公子的家族是卖包子的吗?”青雉睁大了眼。

    “噗哧!”剑心在一旁忍不住笑出声来,她揉了揉眼,道:“我们这都喊认识的年龄大的女子为姨姨,没有那么多血缘关系的牵扯,自然是爱怎么叫怎么叫!”

    “喔~原来是这样呀。”青雉好似一个领教了的乖宝宝,她愣愣地点着头。

    “剑心!慎言!”剑山在一旁,低声对着剑心说道,剑心吐了吐舌。

    顾芷柔将这一切听在耳里,自然知道剑山拦住剑心说这样的话语的原因。

    冰城离京城远,但也不代表就能脱离开京城的体系,而这种不注重人伦的态度,更是京城内所不允许存在的。

    剑山为了维护冰城,若是剑心这样的话语被传了出去,想来冰城便没有那么好过了。

    “姨姨,我待会再来与您叙旧,今日我还有事,先告辞了!”战雨眼中也含着一丝泪意,但顾芷柔和墨连泽还在场,如今,前往营地,将两人安定下来,才是正事。

    “好!好,小雨长大了,想来你姐姐也会为你而感到高兴的。”那买包子的老板娘点了点头,将系在腰上的围裙扯起来抹了抹眼角。

    她挥了挥手,道:“你们走吧!小雨,记得来看看姨姨呀!”战雨笑着点点头,剑山也对着那包子店老板娘行了一礼,便继续往前走去。

    顾芷柔心里更是讶异,剑山身为西疆副将,竟然对着一个卖包子的人行礼,若是换在以前的世界里,也是不可能存在的,可见冰城之内,等级观念是十分的薄弱的。

    “哈嘁!”青雉忽然打了个喷嚏,顾芷柔才发现她不知何时,鼻子和脸颊已经开始发红,忙退了几步,问道:“青雉,身子可有大碍?”

    青雉当然是笑着摇摇头,可她这副样子,笑起来却让顾芷柔感到更加心疼,自从那次青雉被墨连城一掌击中后,身体便变得比往常要差许多。

    顾芷柔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亲近她的人便是青雉,顾芷柔无论如何也有将她照顾好的责任。

    白露连忙将身上的披风扯下,披到青雉的身上,青雉按住那披风,见白露衣衫单薄,道:“妹妹,我原本是姐姐,本应该是我照顾你,你穿的这样少,万一病了,我要如何赎罪?”

    顾芷柔见这一幕,不由得想起那时,白露初到无名阁,青雉没少刁难她,而这么些日子相处下来,竟然也真的用心了,不由得心里感叹。

    “穿我的,白露,你护好自己便是大恩大德了。”阿青不知何时走山前来,将手中的墨绿色披风搭到了青雉身上,将白露的披风取下,放回她手上。

    青雉低着头,没有说话。

    顾芷柔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但她却不会说。

    “加快脚步,等抵达营地,一切都好说。”墨连泽见青雉面色通红,便知道不能耽搁,于是便说道,顾芷柔也点点头,道:“正是,青雉和白露是凡人躯体,可莫要出事。”

    “给小姐添乱了,奴婢该死。”青雉和白露同时蹲下身子,对着顾芷柔行了一礼,顾芷柔连忙扶两人起来,道:“别这样说,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没有什么该死不该死的说法。”

    “哈哈!顾小姐这般话语,倒是很像咱们冰城人的作风啊!”剑心瞧了,笑道。顾芷柔微微一愣,是啊,自己好似和这千里之外的冰城,有着难以言表的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