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那金花还未反应过来,那冰晶便将她半个身子都凝结成冰块,意识消失前,一道剑光猛地横劈上来,她的身子便好似瓷娃娃一般被击了个粉碎!

    “别被这些冰晶覆上,否则便是死!”一金花马上祭出护身法宝,将身旁没有受伤的护了起来,而一个被墨连泽的剑气波及断了手的金花则绝望的瘫软下来,她手上血流不止,骨头露在外,青雉和白露看得清清楚楚。

    “呕!”青雉还未吃早饭,便要呕吐。

    “哼!你这小子倒是有点本事!等着吧!”那剩下三夺金花撂下这么一句话便携带着护身法宝离去了。

    墨连泽握紧手中的凤鸣剑,猛地一甩,那血液便被挥洒在地面上。

    战雨皱着眉,缓缓从那边的洞口走出,对着墨连泽阿青行了一礼,道:“西疆守护人,战雨,见过两位!”

    阿青冷冷看着面前的战雨,墨连泽将凤鸣收回储物戒中,缓缓走向顾芷柔的方向,见她好好的没有受伤,心里便是一松。

    “前辈好手段!不知是何方人士,为何从未见过这把黑剑?”战雨自然看得出来阿青是妖兽,他虽身为西疆守护人,也清楚妖兽有好有坏,而阿青护着的正是墨连泽,便知墨连泽定然是他的主人无疑。

    墨连泽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战雨便有一丝难堪,顾芷柔也没有好脸色,若是不是因为这个战雨将那四金花惹到这里来,他们也就不用暴露身手,如今楼下的修真者虎视眈眈,若是瞧上了几人手上的东西,免不得又是一场争执!

    “哼!幸好阿青厉害,否则你就得死!”青雉此时又十分不合时宜地蹦达出来,她等着战雨,撅着嘴,好似生气,但样子又十分可爱,看起来实在不像是在生气。

    战雨没想到这修真者竟然还带了凡人出来,向来凡人和修真者走的路便不一样,看来这一行人果真不简单。

    “我!对不住!劳烦各位帮忙,若是今后有什么困难,我战雨今后定当拔刀相助!”战雨虽然心知面前的这几人实力强横,并不需要自己的帮助,但是无论如何,他还是要说些客套话的,至少也要有这个心意。

    “哼!”青雉冷哼一声,叉着腰,没有再搭理那战雨。

    “这!战雨?!”楼下匆匆走进来一行人,领头的人一身铠甲,进来先是见到战雨,面露惊讶之色,再见这地方竟然一片狼藉,眼神一转,在看到墨连泽的以那一刻,更是膝盖一软!

    “见过……见过公子!”那领头的将军一见墨连泽,便马上对着墨连泽行了一礼,顾芷柔站在墨连泽的一旁,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跟在那人身后的侍卫们也都纷纷行礼。

    领头的人见顾芷柔站在墨连泽身旁,便又道:“见过,见过小姐!末将来迟!还望小姐原谅!可有大碍?!”

    顾芷柔看向墨连泽,墨连泽道:“可是剑山将军?”那领头身着铠甲的男人点头应是,顾芷柔便听楼下的人忽然作鸟兽散,可见这剑山将军在这一代还是有点威慑力的。

    “这……剑山,这是个什么情况?”战雨看着剑山,挠了挠头,问道。

    剑山无奈,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也是听闻那四金花出现在此地才马上加快速度赶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幸好两位贵人没出事。”

    “难不成这四金花还有后台不成?”墨连泽问道。

    “正是,这四金花乃是以前叱咤西疆的以为老前辈生下的女儿,如今这两个都死在了这里,想来这老前辈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咱们了。”剑山苦笑道。

    “既如此,为何还要安排在这里见面?”顾芷柔问道,既然这里这么危险,见面的地点便不应该设立在这里才是,顾芷柔不明白这剑山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实不相瞒,此地点乃是皇上那边决定的,不是我们这里安排的,至于为何皇上会安排这么一个地方,那便是我们不能知道的事情了。”剑山对着顾芷柔行了一礼,以示尊敬,没有直直地看着顾芷柔的脸。

    顾芷柔不由得冷笑一声,想来定然又是各种阴谋和利益的牵扯,恐怕这皇上是想让两人死在这里,也好了解了这段皇室丑闻,而顾家没有了她这个现任无名阁阁主后,更是不可能再东山再起。

    如此,皇上的心思深沉,可见一斑。

    “既如此,不若现在便出发。”墨连泽说道。顾芷柔点点头,既然此地不宜久留,那么赶紧离去前往营地,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几人都有能力抵抗,但难免保护不住身后的凡人。

    “哎哟,各位贵客,实在不好意思,这,这闹出这么大的事情……”钱掌柜姗姗来迟,顾芷柔根本不用动脑子都知道他刚刚是在躲避风头,如今见风波稳定下来了,便想着来讨好处了。

    “阿青!”墨连泽转过身,对着阿青喊了一声,阿青便心领神会地掏出一个小钱袋子,往那掌柜的身上砸去。

    掌柜“哎哟!”一声,接过那小钱袋子,面色不佳,正要讨价还价,却被墨连泽一个眼神给骇得屁滚尿流!

    “瞧清楚了再说话!”墨连泽冷冷说道,便往楼下走去,众人神色都不佳,楼下的人见这么一群黑脸怪大摇大摆走了下来,都纷纷退避三舍,虽然没有目睹两个金花是怎么被杀死的,但那冰冷的气息和剑意,都让他们心生恐惧。

    钱掌柜面色难堪,将手中的钱袋子猛地扯开,才见里面竟是放满了金叶子!他面上的褶皱都瞬间挤在一起,嘴巴更是咧地大大地,好似一辈子都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似得。

    “没想到,皇上心思如此深沉,我早知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可却没想到竟然会算的这么刚刚好。”墨连泽坐在马车内,淡淡道。四金花不可能听从朝廷的安排,定然是皇上算了个准,故意将会见的客栈安排在这里,真是细思极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