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微微挑眉,面上竟难得带上了一丝难以言表的好奇。

    “哦?老四倒是说说,是什么要事。”皇上虽然这样说,但是脸上却仍旧是没有特别大的表情。

    墨连泽冷冷看了看墨连城一眼,皇上本身就不喜爱他,他面对着皇上自然也就无需隐藏自己内心,于是直言道:“儿臣今日的确是有事要禀,只是有的人未免太喜欢多管闲事,儿臣心里膈应,便不想说了。”

    墨连城没想到墨连泽说话如此直接,但他身为长子,又是太子,在众人面前,理应是要让着墨连泽,但他心里却仍旧是十分憋屈。

    “呵呵,四弟还真是爱开玩笑。”墨连城笑着说道。

    “不,我没有开玩笑。”墨连泽盯着墨连城,没有再说话,身为太子,在这一刻竟然被一个皇子给弄得说不出话来,底下额朝臣都纷纷开始议论起来。

    “好了!你若是无事要禀,就给孤下去!”刚才面色还不错的皇上,见墨连泽这般挑衅,神情一下子就变了,怒吼道。

    一旁的太监和宫女都纷纷跪下,而朝臣们则躬身行礼。

    墨连泽见周围忽然安静下来,才说道:“顾大人!”顾天霸正站在后头想这顾思安的事情,没想到朝堂内竟然突然响起叫他的声音,他抬起头一看,竟然是墨连泽!见周围局势紧张,便心里大叫不好,颤巍巍直起身来,问道:“臣在!”

    墨连泽看了看墨连城一眼,又看了看皇上一眼,随后转向顾天霸,笑着问道:“我和你女儿顾芷柔情投意合,那坊间的传言半真半假,我和芷柔之事为真,但怀孕之事却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墨连泽这声音在空旷的大殿内响起,众人都纷纷目瞪口呆,而太子更是觉得手指都开始泛凉。

    “啪!”皇上猛地一拍桌面,怒声道:“你说的都是什么混帐话!”他紧紧盯着墨连泽,好似威胁着他,将刚才的话都给吞回去似得。

    但墨连泽却不退反进,他甚至没有回答皇上的问话,而是又对着顾天霸道:“不知顾大人对此事可是有什么疑问?改日我便会下聘礼直接送到顾府,将芷柔娶入四王爷府。”

    “皇弟此言未免太荒谬!众所周知,顾家大小姐乃是本殿下的未婚妻,何时竟然成了你的良人?!若是要平白无故污人名声,想必皇弟是找错了人!”墨连城怒声道。

    墨连泽笑得更深,他道:“顾家小姐已经是我的人,你再说也没有用,今日倒是要问问你,没有任何利益的情况下,娶了顾芷柔,对你来说,又有什么好处?”

    皇上一听此言,刚想怒骂墨连泽的话语便又吞回进肚子里去了。

    如今皇后家族独大,而自己的身子也越来越不好,每每面对这个儿子,自己既是喜欢,又是害怕,他是凡人躯体,终究会有死的一天,但墨连城却不同,他可以长久地维持着年轻的身体和面容,面对着这样生机勃勃的年轻人,皇上心里不得不害怕。

    顾芷柔的事情他不是没有听说,原本以为顾芷柔会死在湖底,万万没想到,竟然就这么活了下来,而顾芷柔身子残破,他早就觉得顾芷柔配不上皇室,可没想到的是,太子竟然自动请奏,希望能够将顾芷柔娶入。

    皇上原以为太子是重情重义,如今一看,倒也未必,他也知道前朝无名阁是多么的风光,原以为此事和婚约无关,如今墨连泽好似不经意的话语,却让他不由得将事情串联起来,他心头微动。

    “放肆!”皇上虽然年岁已老,但是天子的霸气却仍旧存在,他怒骂,众人就又安静下来。

    “你说顾家大小姐和你有情,可顾家大小姐却是太子的未婚妻!老四,平日里你在京城内闹事,我都可以原谅你,但你今日竟然闹出这样的事情!就别怪我狠心了!”他冷声道,墨连泽心里却笑了。

    他知道皇上现在是反应过来了利益关系,他早便猜到,相比起什么父子情分,哪有利益更能够让这个皇上改变主意?想必太子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和亲妈谋划的事情,在墨连泽这么几句话里,便土崩瓦解。

    墨连泽心里清楚自己已经胜券在握,而皇上只有跟着自己的节奏,才能成功牵制住皇后家族的实力扩大,于是便顺着皇上的意思道。

    “儿臣知罪,儿臣也愿意受罚,只愿能和芷柔一起。”墨连泽成功的演绎出了什么叫做痴情男子。

    墨连泽此行一部分是因为顾芷柔一部分也是因为要破坏太子的计划,而如今皇上因考虑到利益问题,此事八成是没有问题了,只是皇上也定然不会随随便便就放过墨连泽。

    “不知顾大人有什么意见?!”皇上沉声问道。

    顾天霸现在是欲哭无泪,他顾家本来就没有儿子传代,好不容易养大两个女儿,竟然打得两个都残了,如今朝堂之上,还惹出这样的事情,他实在是欲哭无泪,欲哭无泪啊!

    “臣……臣没有意见!还请皇上处置!”顾天霸说道,他哪敢有意见,如今是骑虎难下,而皇上的语气,也是不容置疑,他也只能顺着杆子爬。

    “哼!既如此,便罚你们二人前往西边境,讨伐异族!你们二人都是修真体质,想来不是什么难事,是吗,老四?!”皇上语气不佳,墨连泽微微皱眉,这讨伐异族向来凡人便难以胜任,他身子不好,而顾芷柔更是不必多说,此事要是真的实行起来,恐怕困难。

    但如今也只有这一个方法了。

    “儿臣,领命。”墨连泽缓缓跪下身子,对着皇上,将这三个字道出,皇上眼中才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臣!领命!”顾天霸也跪下了身子,如今唯一一个有用的女儿也被扔去边境了,而太子那边是一丝好处都没落着,加上皇后的虎视眈眈,看来顾家这段时间更是要谨言慎行,否则,自己死后便是无颜见地下的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