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如今已经身在半空之中,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后退!

    顾芷柔能够感受到往上冲的力量开始渐渐渐弱,他们的身子已经开始渐渐的开始往下落,她没有说话,她想要知道,李行歌到底有什么样的手段,能够如此理直气壮的便将她往上方带。

    “哼!”李行歌冷哼一声,他猛地抽出长剑,剑光一闪!那剑便被插在了下方一处,李行歌身子往那插入大理石壁的剑身上一踩,他整个人便再次跃起!

    顾芷柔眼瞳紧缩,她一手紧抱怀中的琵琶,而另外一只手,则紧紧的揽住了李行歌的腰部,她的身子随着李行歌的动作也跟着往上跃,慢慢离那剑越来越远。

    忽然!剑光一闪,那剑竟然朝着他们两人飞来!

    顾芷柔猛地闭上眼睛,李行歌感受到了顾芷柔的震动,他低声一笑,说道:“你的幻月有灵性,难道我的黑纱便不能有了吗?”

    顾芷柔睁开眼,见李行歌手上正握着那把刀,原来李行歌竟然也拥有一个有灵性的器物!

    但如此遥远的距离,他竟然也能操纵黑纱飞来,可见李行歌和黑纱已经立下了契约,顾芷柔暗暗一叹,道:“若是我能与幻月结成契约,定然能用得更加顺畅。”

    李行歌身子再次一跃,便带着顾芷柔离开了那墓穴。

    他的脚步轻轻踏在洞穴的地面上,将怀中的顾芷柔放下。

    “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你需要一个特殊的法阵罢了。”李行歌说道,顾芷柔面色一喜,问道:“到底是什么?!”李行歌见她一脸兴奋的模样,也不卖关子。

    “这个法阵原来便是给那些低阶修真者使用的,一些无法修炼的皇宫贵族,为了能够用上好的兵器,也会使用到,只是你这幻月不是凡品,是不可以强行进行契约的,若是你们心灵不够契合,便很有可能遭到反噬。”李行歌见顾芷柔微微蹙眉,便以为顾芷柔要放弃了。

    “好!这个法阵要如何获得,行歌典可有拍卖?!”顾芷柔虽然有一丝为难,但她和幻月到底有没有做到心灵相通,这个她们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事情。

    李行歌一愣,没有说话,他看了看这洞穴的地形,又好似留恋一般,环顾了这洞穴一周,才说道:“法阵我有,只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顾芷柔心知,这样的法阵定然价值不菲,而换取这法阵的一件事,自然也就不简单。

    “我要将此洞毁掉,你出去以后,不要和其他人再提起这里的事情。”李行歌缓缓说道。顾芷柔惊讶道:“为何?此处原本已经遭到你我二人的伤害,已经不再完好,如今你还要毁掉它,你于心何忍?!”

    顾芷柔没想到,刚才还在和他说瑶瑟的悲惨往事的人,如今一转眼竟然又要将这个洞穴彻底毁掉!

    “于心何忍?!既然我们能从这里出来,那便会有其他人找到这里,想必那皇后知道了这时,更是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只能将这个洞穴毁掉,将一切都封存。”李行歌背着身子,顾芷柔沉默,她怀抱着手中的琵琶,沉默了片晌。

    李行歌见她不说话,便接着开解道:“何况,瑶瑟娘娘也是时候该还她一个安静的地方作为坟墓了,那冰冷的地穴,是她的囚笼,难道将这个囚笼一直压在她的墓上便是好事?”

    顾芷柔叹了叹气,她的手轻轻抚摸着琴弦,说道:“你说的在理,我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既然如此,那便毁吧!”

    李行歌心情也有一丝沉重,他又何尝不在乎这个地方?!这个,这个拥有者那样亲切气息的地方,但他却不能!他不能允许这样一个囚笼,压制在她的身上!绝不能!

    他更不能在顾芷柔的面前显露出分毫的不对劲,以免被顾芷柔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他只能压制着自己内心的一切波动,佯装自己丝毫不在意。

    李行歌点了点头,看了看那高台之上的书桌,那或许便是瑶瑟最喜欢待的地方了吧,不知道她会不会在那上面弹奏歌曲,等待着某个人的到来……

    他这样想着,忽然便闭上了眼睛,克制住心中的悲伤,等他再次睁开眼时,这一切便又再次消失了。

    他搂住顾芷柔,却没有马上往天空上跃去,而是将真气全都灌注进刀锋中。

    顾芷柔感受到身边的气息在剧烈的波动,李行歌忽然抬起剑,朝着一处墙壁上猛地一斩!

    “轰隆!”石壁先是没有丝毫反映,随后便开始和墙壁分离,洞穴开始震动起来,李行歌搂紧了顾芷柔,大声喝道:“搂紧了!”

    说罢,他纵身一跃!

    巨大的石块在空中坠落,李行歌却身姿轻盈的带着顾芷柔往上飞,那些石块都成了他的垫脚石,帮助着他更好地往上跃去。

    两人离光亮处越来越近,顾芷柔看见了蓝色的天,在空中浮着的云,她离地面越来越近,手中的琵琶渐渐握紧。

    “瑶瑟,你看,天空。”顾芷柔轻声道。

    李行歌身子一滞,仍旧轻盈跃了出去。

    入目的,便是一整片梧桐树林,而他们出来的地方,正是一个井口。梧桐树此时是深绿色的,一片连绵的绿色,广阔的环境让顾芷柔不由得将心中的阴郁全都驱逐开来。

    顾芷柔最后看了看手中的琵琶一眼,便将那琵琶递交给了李行歌,李行歌郑重将琵琶接过,他说道:“我知顾家有一个高人,他定会护着你,我唤人将他招来,你的名声便不会有影响。”

    的确,在实力为尊的大陆,若是有着实力高强的人护着,顾芷柔当然是横行霸道。只是顾芷柔忽然想起那日,墨连泽竟然能在阿青的眼皮子底下溜进来,实力到底是有多深厚,若是和面前的李行歌相比,又是如何?

    顾芷柔心中默默想着,却没有将此事说出口。

    李行歌对着空中吹了一声口哨,声音响彻林梢,顾芷柔看着李行歌的侧脸,在强烈的太阳光下,他的脸竟然有着一丝透明!顾芷柔心中大骇!

    “你!”她震惊地看着李行歌,那透明的皮,不是面具还能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