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银色戒指散发出光芒,顾芷柔将它端起,仔细地看着上面刻印着的咒印,她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部都看不懂,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脚步声。

    “管家请往里面走,小姐不小心身体着凉,麻烦管家走一趟了。”青雉的声音远远便穿了过来,顾芷柔微微心惊,经过了上次的战斗,她的精神力比以往要加强了许多。

    管家缓缓走上无名阁内顾芷柔居住的木制阁楼,沿着内院长长的楼梯走上去,顾芷柔的闺房便出现在二人的视线中。

    “您在这先等候着,我去禀报一下情况,很快便好。”青雉将大管家撂在一旁,缓缓走到门前,轻轻用手敲了敲,问道:“小姐,您起身了吗,我带着管家来了。”

    青雉今日和顾芷柔这么一闹,说不心虚是假的,她唯恐被大管家看出点什么来,但她并没有像顾芷柔一样动用精神力,才没有她这么虚弱。

    “进来吧。”房内传来顾芷柔慵懒沙哑的声音。

    “管家见谅,小姐身子不适,衣着不完整,恐怕要委屈您坐在偏厅和小姐谈事情了。”青雉将门给推开,伸出手臂,将管家请入门中。

    管家微微皱眉,他在老爷手下做事,向来都是别人求他,就没有他低声下气求人的情况,若是换在往日,有人这般让他等,他早就拂袖而去,即便是老也去,也不会说什么,可如今老爷却让他走这么一段路上来禀报事情,可见十分重视顾芷柔。

    “哪里,我们身为下人的,当然是要体恤主子,大小姐身子不适,我在外厅大点声便是。哈哈哈。”大管家笑着说道,语气和蔼。

    青雉微微一愣,大管家在在众人的眼里向来都是很威严的,可如今青雉一见,却觉得他并不如大家口中所说的凶悍。

    “大管家说的是,麻烦您了,来,请坐。”青雉带领着管家进入顾芷柔的厢房,随后让他坐在偏厅里,便自行拐入就寝处,此时顾芷柔已经站立在床前,她身上披着一件外衣,仅松松的拢在身上罢了。

    青雉连忙走上前去,帮顾芷柔把衣服给穿好,顾芷柔顺势坐在床边,笑着看着青雉,青雉帮顾芷柔将衣服整理完毕后,才发现顾芷柔盯着自己。

    顾芷柔拿出手中的戒指,看着青雉说道:“这个,你很聪明。”

    青雉一愣,有点不明所以。顾芷柔笑了笑,摸了摸青雉的头顶,说道:“你应当看出了我的不对劲吧,所以这个东西,你没有在纷争刚结束的时候将戒指交给我,而是留到现在。”

    青雉捏了捏裙摆,轻声说道:“因,因为小姐当时有点不对劲……我就没有给您,好了,先别说这个了,管家在外面等候已久,我们先出去吧!”

    顾芷柔点点头,她心想:虽然青雉年纪还小,做事还有一点不成熟,但在断事识人这一方面还是做的很好的。

    她站起身来,往外走去,裙摆飘荡之间,更衬得她腰肢纤细,直挺的背上,长长的发丝垂落,随着走动,发尾也随着晃动。

    厅内,管家将账目和地契放在桌上,便慢悠悠地坐了下来,他将这客厅环顾了一周,才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能够端茶倒水的侍女,仔细一想,好似这府里的贴身侍女也仅仅只有青雉一人,当下他便计从心来。

    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个嫩藕色身影,管家见了马上站起身来,给顾芷柔行了一礼。顾芷柔点点头,说道:“大管家特意来了一趟,还要您给我行礼,实在是惭愧。”

    “嘿嘿,哪里哪里,瞧大小姐说的,如今这无名阁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管家笑着说道,顾芷柔伸了伸手说道:“请。”

    两人坐下后,管家便将置放在桌面上的帐册和地契推到顾芷柔的面前,交代道:“这些东西,是老爷让我交付给你的,除去这个月以外里面有店铺这么久以来的所有账目,你可好好对一对。”

    他从帐册地下抽出几张地契来,分成两边,道:“这左方的,乃是你母亲的嫁妆,右边的,是老爷给你补贴的那三间店铺。”

    顾芷柔点点头,心里还是很满意的,这件事本来顾老爷子便有点不情不愿,没想到他答应下来后的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并没有耽搁下来。

    顾芷柔将地契接过,一张一张地仔仔细细翻看着。

    “至于您要在京城内置办一个医馆,这件事情老爷也有了交代,在转交给您的地契里面,便加了一间顾家的医馆,那医馆本身经营不善,便关了置放着,如今交给你来办倒是不错。”管家笑着说道,他环顾一周好似有一丝犹豫。

    顾芷柔点点头,虽然她在看地契,但同时也在关注着管家的动作。她抬起头来,看着管家,挑了挑眉问道:“可是我这地方太寒酸,管家带着不舒服?”

    管家连忙道:“不不,小姐多虑,只是……老爷还和我嘱托,此行必定谨慎行事,这无名阁本身便是先人多留,若没有经过阁主的同意,进来的人便无法离开。”

    管家有点战战兢兢的话语使得顾芷柔想起了那个白衣少年。

    顾芷柔笑着摇了摇头“管家多虑,这是不存在的事情,以后还是莫要担心此事。”

    管家虽然心里仍旧有着疑问,但是在顾芷柔的目光之下,也只能点点头便算了。

    “对了,还望管家能够通知一下老爷,我这里应该今日便能看完所有账本,明日我便会去老爷那商量一下医馆的事情,届时还望老爷准备好一份历年来店铺里的店家的资料给我。”顾芷柔眉眼弯弯,看似亲和,但眼中却无一丝笑意。

    管家心里微微一跳,应道:“当然可以,那我便先告退了,小姐还请务必好生修养。”顾芷柔点点头,目送那管家离去。

    顾芷柔微微眯眼,喊道:“阿青,看看那管家都去了哪里,这账本恐怕有假,跟着他,把他见到的人都详细记录下来。”一个白衣少年缓缓现身,他点点头,又再次消失在顾芷柔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