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连城不知道自己是怀揣着什么样的心里回到东宫的。

    萧瑟的皇城,即便是在夏日,也是那么的冷落,路旁的军兵都面容冷酷,仅仅在他经过时,才会做出和平时不一般的动作。

    “哇!哇!”乌鸦又在皇城的顶上盘旋,墨连城微微抬头,看着这一幕。

    “嗖!”一支穿云箭,猛地将两只乌鸦连着射穿,他们无力地倒在墨连城的脚边,墨连城只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好似已经发生了很多遍。

    接连着的,便是越来越多的乌鸦被射下,直到所有乌鸦逃离这一块地方。

    “臣,参见太子殿下。”身后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墨连城转过身去,便见一个身着漆黑色御林军劲装的男人微微倾身,而他身后带着的将领,都纷纷跪倒在地。

    “林辰,这乌鸦怎么也是杀不尽的,你天赋异禀,何必在皇城内做这样的事情。”墨连城轻声说道,他看着面前的乌鸦。尚且还有的乌鸦在不断的挣扎,血液从它们的伤口处缓缓涌出。

    “殿下自有殿下的路,臣也有臣的路。”林辰仅仅说了这些。他的声音可谓是听起来十分的慎人,仅仅是沙哑,好似不像人的嗓子发出来的话语,更像是……

    “平身吧。”墨连城道,面前的林辰便直起身来,而他身后的士兵也都纷纷起来。

    林辰面上带着一个仅有半面印制面具,但即便有着这面具的遮挡,也无法掩盖住他接连脖子的那一大半面颊狰狞的疤痕。

    墨连城见了,心里更是觉得不舒服,他正想转身离去,这时,远远的便听到一人爽朗的笑声。

    狭长的官道的另一侧,一座八人大轿在缓缓朝着这边驶来。

    但令人意外的是,这轿夫竟都是貌美如花的女人!她们身姿迤逦,走动之间更是风情万种。

    她们用手轻轻托起轿子,看似好像不费吹灰之力,但只要是修真者,便知道这些女人竟都是些修真者!却沦为当一个轿夫!

    而那轿子之上的男人,更是妖冶非常,他面色好似受了重伤一般苍白,唇却异常的红艳,眼中藏着锋芒,乌发随意披散着,玄色的长袍松松垮垮披在雪白的蚕丝中衣外,画面之华丽,让人眩目!

    “这不是太子殿下么。”墨连泽微微挑眉,他用手支着自己的下巴,轻声说道,却没有任何一丝要对墨连城行礼的意思。

    “参见殿下。”林辰见墨连泽出现,便仍旧是波澜不惊的行了个礼。

    墨连城微微皱眉,他身为太子,理应收到墨连泽的行礼,可这墨连泽的修为却让他看不透,并且他多次下杀手,墨连泽第二天都会活的好好的,以至于他不敢再对墨连泽发出攻击。

    “这皇城之内,冤魂数万,有怎是你林将军随意能射杀完的?不若让某些人少杀几个,或许乌鸦就不会来了。”墨连泽轻声说道,眼睛微微撇了撇墨连城一眼。

    “你!”墨连城心中恼怒,微微握拳,好似蓄势待发。

    “咳咳!臣弟身子不适,就先告退了!”墨连泽笑着说道,他眼神微眯,将轿子上的纱帘拉上,他的身影便朦胧起来。

    轿子继续移动起来,渐渐在墨连城的眼中消失,墨连城站在原地,乌鸦散发着血腥的气息,天空中又开始缓缓飞来了几只乌鸦。

    “太子殿下,是否太过于忍让了呢?”林辰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墨连城的背影,细声问道。

    “呵呵,林辰,没想到你也如此看不明白,难道你就真的以为我仅仅是一味地忍让?这么多年,他还好好的待着,那边肯定有着他自己的原因。”墨连城握紧拳头,心中郁闷。

    “但如今他还能在皇城内坐轿子,这便说明了他的能力,即便父皇不看好他,那又如何,我身为太子,照样要对他谨慎行事……这太子之位,竟还不如一个没有封地的皇子!”墨连城心中愤懑不已。

    “太子息怒,山水轮流转,如今谁获得皇上的宠爱才是真的。太子在政绩上成绩优秀,修炼也十分刻苦,这……定是您的。”林辰低声道,若是让别人听到了,想必要大做文章。

    “呵,你倒是大胆,在这也敢说如此话语。”墨连城微微勾唇,看似对林辰说的话很是受用。

    “是林辰鲁莽了。”林辰笑着答道。

    墨连城挥了挥手,便转身离去。

    林辰看着墨连城离开的背影,眼眸内暗潮汹涌。他也是修真者,试问哪个修真者愿意呆在这个鬼地方捕杀乌鸦?

    “收集尸体!”林辰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士兵们下令。士兵们纷纷拿着箩筐动了起来,泛着血腥气洗的乌鸦被堆在箩筐内,箩筐早已受到了血液的浸染,上面血迹斑斑。

    那乌鸦漆黑的眼睛好似还在转动,林辰眼神冰冷,朝着北方巨大的宫殿看去。

    墨连泽坐在宽大的美人轿上揉了揉鼻子,轿子四周都是女人,难免脂粉气息会比较重,这让墨连泽有一丝无奈,但为了隐忍耳目,他只能这样去伪装自己。

    “爷,是要回宫吗?”一个青衣妙龄少女站在轿子的身旁,轻声问道。

    她面容白皙,面如银盘,面上泛着淡淡的粉红色,梳着可爱的双平髻,上面还点缀着银线所制的银花,说起话来奶声奶气的,让人看着不由得心中欢愉。

    墨连城忽然握紧手中的握把,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站在身旁的青衣少女脚步一顿,连忙吩咐道:“赶紧回宫!”

    围在轿旁的看似纤弱的少女纷纷面色剧变,轿子便开始快速移动起来,墨连泽眼神复杂,他缓缓将捂住嘴的手张开,血迹在苍白的手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爷,您坚持一会,我们很快便会赶回去了,先忍忍。”青衣少女连忙说道。

    “呵呵,这么多年了,难不成你还当我是个孩子不成,我自然是能忍住的,无论是什么……忍是我最大的成就了。”墨连泽语气中含着无奈。

    “墨连城……呵呵,咳咳咳!”墨连泽低声喃喃道,便又开始剧烈咳嗽起来,青衣少女眉头紧皱,看着墨连泽的模样,眼眶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