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乘风说完话之后便看着百里骑虎的脸,看的非常仔细,却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其他的情绪。

    百里骑虎惊讶过后满意的说道:“不错,很好,不愧是承天一脉,德载山河,令人佩服,古松如此,你却还想着厚葬于他,不错,很好,去吧。”

    李乘风左手提起古松的尸体向着茶社之外走去,走出去的时候他不禁更加疑惑。

    百里骑虎满意的看着李乘风的背影,微微的笑了。

    李乘风刚刚走出茶舍十几步,灵拢小镇的东方突然一道剑光闪过,剑光如星,流星。

    李乘风脸色一变,这道剑光无论是谁挥出来的,都很危险,因为剑光中浓郁的杀气即使在小镇之内也感觉到了一丝冷意。

    李乘风看了一眼左手中的古松,又看了一眼守在门外的师弟,说道:“老六,检查一下,掩埋掉。”

    说话之间将古松的尸体向着师弟一抛,人已经御剑而起,向着东方的剑光追去。

    叫老六的人上前将古松的尸体抱起,疾步走出灵拢小镇,半个时辰后,云集小镇的东方多了一座土丘,里边埋着的当然就是古松。

    李乘风追着那道剑光足足追了半个时辰,那道剑光好似始终吊着李乘风,他们的距离使得李乘风既能够跟上他的速度,又无法清楚的看到他的面孔。

    半个时辰后,李乘风突然停下脚步,身形微转之间向着灵拢小镇回返,半路之上迎上了六师弟顾南山。

    顾南山道:“师兄,刚才?”

    李乘风来到顾南山的身边轻声道:“师叔祖可回宗门了吗?古松前辈的遗体埋葬了?”

    顾南山道:“师叔祖看起来心情并不好,独自喝了杯茶,已经乘剑回宗了,古松我已经检查过了。”

    “怎么样?”

    “师叔祖的那一剑已经将古松的识海彻底击碎,形神俱灭。”

    李乘风点点头道:“召集其他师弟,我在茶舍等你们。”

    李乘风作为承天峰的三代首座弟子,无论智计,天赋,意志,品行都是上上之选。

    据说洗尘真人再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他后,在承天后山的茅庐中说过一句话。

    承天后山的茅庐只有八位峰主和宗主才能进去,这句话当然也是宗主对着八位弟子说的。

    “此子命运多舛,福缘深厚,将来必成大器。”

    福缘深厚这种东西也能看出来吗?

    修行界中就连悬空寺的大师都不敢说这些,但洗尘剑宗上下却是深信不疑。

    因为这是洗尘真人说的。

    洗尘剑宗有谁能得到洗尘真人这样的评价?

    或许只有不二师叔祖和文师叔祖,李乘风便是第三个。

    所以李乘风的众多师弟师妹都很尊敬李乘风,李乘风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李乘风独自来到茶舍,掀开竹帘,漫步走了进去,缓缓来到百里骑虎的座位旁边,仔细看了看,接着坐了下来,就坐在百里骑虎刚才坐的地方。

    他的手扶在紫砂壶之上,不多时,茶汤已经沸腾。

    李乘风就坐在竹椅上,看着对面。

    若是有第二个人,肯定会发现此时的李乘风坐姿和百里骑虎一般无二,李乘风看着茶汤之中游动的竹叶,好似看着一个世界,陷入了沉思。

    直到顾南山等人缓缓走进来,茶汤也凉了下来,游鱼般的竹叶也已经缓缓沉在了茶壶的底部,看上去像是又细又长的鱼,只是他们已经没了活力。

    李乘风站起来道:“宗主飞升乃是万无一失之事,本不该劳烦众位师弟师妹如此的,但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顾南山马上道:“师兄所言有理,没有宗主哪有洗尘剑宗,没有洗尘剑宗哪有我们的今天,能为宗主出一份力也是我等的荣幸。”

    李乘风笑道:“既是如此,大家辛苦一下,再检查一遍灵拢小镇的陌生面孔。”

    ……………………………………………………………………………………

    十日之后,秋日清晨。

    楚斩阳等八位弟子站在承天峰承天大殿的屋脊之上,远远的看着承天后山的光景,谁都没有上前。

    修行界好多剑修都会将飞剑纳于丹田,洗尘真人出现后就有些变了,洗尘真人的佩剑中从来都是悬在腰间或者抓在手中。

    他的八位弟子同样如此,只要出现在人前,他们的剑总是和他们的人一样,要让别人看到。

    今天楚斩阳等人都是一身劲装。

    楚斩阳出自承天峰,着玄青色衣衫。

    沈思律出自镇地峰,着藏青色衣衫。

    丁不二出自不二峰,着暗紫色衣衫。

    李向道出自尚德峰,着淡蓝色衣衫。

    顾怀仙出自尚贤峰,着雪白色衣衫。

    李长青出自翠竹峰,着翠绿色衣衫。

    文光鸾和楚长生出自不灭长生峰,文光鸾着漆黑色衣衫,楚长生着月白色衣衫。

    按理来讲洗尘真人洗月白色长衫,洗尘剑宗对洗尘真人的崇拜,多着月白色长衫才对,但并不是这个样子。

    八位弟子中唯有和洗尘真人一样,修行长生剑诀的楚长生穿的月白色长衫。

    楚斩阳看这众位师弟凝重的表情开口道:“天极境?天极境已经是凡人最后的境界了,十日之前师尊又为我们上了最后一课,你说是不是还会有人来送死?”

    楚斩阳这句话是笑着说的,只是说到最后已没有了笑意,因为他的心头也好似有一座山压着,压的他将要窒息。

    文光鸾接着说道:“其实不用妄自菲薄,师尊虽说自己的相人之术只得皮毛,却已经冠绝天风大陆,师尊既然选择我们八人做亲传弟子,我们一定有我们还不知道的优势,更何况我们既然已经天极境,加之师尊的教导,若想在我们眼下干扰到师尊,怕也不那么容易。”

    楚斩阳道:“小七说的没错,只要我们打起精神,他们来了又能怎么样,就按我们商量的,只要能拖住他们就可以了,我洗尘剑宗日后自然要讨回今日的公道。”

    正在此时,承天后山一声剑鸣响彻云霄。

    洗尘剑宗常年被烟云笼罩,本就是烟锁山景云锁空的景象。

    但是这一声剑鸣之后,剑鸣九震,洗尘剑宗山下的烟雾,山顶的流云已如风卷一般向着承天峰的两侧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