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乔忻睁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相信会从他嘴里听到这种话,这……真的是陆叔叔?

    “陆叔叔,你……没事儿吧?”乔忻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不烫啊,没有发烧。

    糟了!

    该不会是传说中的穿越吧?一个邪魅的灵魂穿到了陆叔叔身上,占据了他的身体,所以他才像变了个人似的。

    虽然冷峻的外貌没变,可性情完全不同了,总感觉不是他。

    不不不……

    乔忻摇了摇头,一定是小说看得太多了,穿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存在嘛。

    见她摇头又懊恼的样子,陆秉琛一猜就知道这丫头脑袋里一定没有想什么好事。

    他放在她腰间的大手往上移,滑嫩的肌肤触感真是好极了,让人舍不得放开。

    “害羞了?”

    “没、没没有……”说话都结巴了,还在逞强。

    “真的?”陆秉琛轻抬起她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那你脸红什么?”

    “我我……我这是太热了,浴室太闷了。”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他要是真想一起洗她倒是不介意,反正她又不吃亏,还有美男看多好。“脱吧!”

    “嗯?”陆秉琛怔了两秒。

    “不是要一起洗?”乔忻上下瞄了他一眼,视线落在他微微敞开的衬衫领口,隐约可见胸前健硕肌肉线条,实在是很吸引人啊。“难不成你有穿着衣服洗澡的嗜好?而且……你倒是看光了,我还什么都没有看到,多不公平啊。”

    “哈……”

    听完她的话,陆秉琛突然轻笑出声。慢慢低下头,微凉的唇瓣从她耳垂边擦过,呼吸全是他身上淡淡的冷香。

    “想看,直说就好了。”他低低的嗓音有些沙哑,说不出的性感。

    真是要命!

    乔忻咽了咽口水,抬头看着他毫不避讳的说道:“嗯,我想看,脱吧!”

    “嗯?”见他没动,乔忻坏坏的勾了勾唇角,抬手朝他伸过去。“怎么了?要不要小爷帮你脱?”

    乔忻解开他的衬衫扣子,一颗、两颗……

    他气定神闲的看着她,丝毫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陆叔叔,你要想清楚咯……”她慢慢触上他紧实的胸膛,眼神像一只夺人心魄的妖精,修长白皙的手指在他胸前打圈。“这一次我可没有强迫你,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刚开始我还有些不习惯,不过现在……”

    他重重喘了一口气,呼吸间有股淡淡的红酒味。在她作乱的小手即将握住某处时,陆秉琛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惩罚性的轻咬住她的唇瓣。“小流氓。”

    “陆叔叔,我只对你流氓……”

    “洗澡吧,别着凉了。”临近失控的边缘,陆秉琛轻轻拉开她的手,拿起花洒帮她洗头。

    他们之间还是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乔忻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难道没有魅力?

    ……

    最后他抱她回到床上,她的大床很软很舒服,陆秉琛躺下来的时候身旁陷下去一块,她顺势钻进他怀里。

    “今晚别走,陪我一起睡好不好?”有他在身边她心里特别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