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九命之感觉自己身后一阵阴气扑来,他连忙一个驴打滚向着旁边躲过,刚好就和女鬼的飞扑的身影错了过去。

    此刻大厦内灯火通明,那女鬼漂浮在半空中,身体外一团黑雾笼罩,如同一片阴云。

    阴寒的气息覆盖了整座大厦,让人毛骨悚然。

    黑色的眼眶中没有眼珠,只留下了两个黑漆漆的洞孔,上面流淌着两行血泪,满脸的鲜血。

    女鬼的额头上伤口都已经烂成了肉糜,白色连衣裙上面尽是血污,那女鬼吃吃的笑着。

    她看着张九命,嘴里发出了阴森的鬼叫声。

    张九命站在那里,两条腿都打着摆子,他很怕,虽然见过女鬼很多次,但是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模样。

    他开始慌不择路的跑动起来,不管去哪里,他都只想要躲开这个女鬼,好好的活下去。

    原本明亮的走廊中,灯光也开始变得忽闪起来,阴森中带着恐怖,就仿佛电视剧中的鬼屋一样。

    张九命在前面拼命的跑,那女鬼就慢悠悠的跟在他的身后,仿佛猫咪在戏耍老鼠。

    “姐姐,饶了我吧,冤有头,债有主。”

    “况且杀你的那人已经死了,与其做鬼还不如去投胎,人间有大把的美好事物在等你,为何要苦苦追着小弟,况且我还长得那么丑。”

    张九命一边跑着一边冲着后边儿的女鬼喊道,声音都在忍不住的颤抖着。

    那女鬼恍若未觉,仍旧是跟在张九命的身后,时不时的还伸出鬼手,做抓捞状。

    阴寒的气息不断侵蚀着张九命的身体,让他感受到刺骨的冰寒,那种越来越近的感觉促使着他不断的狂奔。

    “叮”

    就在这时,他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声。

    张九命一边跑,一边从口袋中拿出手机举在面前,亮光的屏幕上,手机聊天软件上又多了一条消息。

    “速速找到鬼物的身死之地,丧魂之所,寻得那一线生机。”

    话语简洁明了,一如既往的充满的古风。

    张九命来不及多想,连忙朝着他印象中的地方,那个女鬼被人杀害的女厕所跑了过去。

    他相信手机对面的人不会骗他,就算是要骗,左右都是死,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

    大厦之中的厕所很多,他找了好几个地方,到了最后才找到那个女鬼死亡的地方。

    破碎的镜子,迸溅出水花的水龙头,墙上的血迹,还有地面凌乱的脚印和鲜血。

    这就是那个女鬼被人杀的地方,这里阴寒的气息比大厦中其余地方更加的浓郁,在他奇异的双眼中。

    这里的黑雾浓郁程度,就好似一座魔窟。

    张九命站在门口有些犹豫该不该进去,身后的女鬼也慢慢飘了过来,看他站在这里似乎有些惊讶。

    尤其是看到张九命站在女厕所的门口,女鬼的七窍流淌着血液,脸上挂着两个黑洞,看起来很是骇人。

    尤其是她手上漆黑长达几十公分的指甲,眼看着女鬼飘来,张九命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往女厕所里面冲了进去。

    后面的女鬼见他冲了进去,口中传出凄厉的吼叫,声音中夹杂着愤怒。

    张九命进去之后,发现这里异常的空旷,就好像一个充满了黑雾的山洞一般。

    他身后就传来了女鬼愤怒的吼叫,似乎是被人触犯了禁忌,其身后的黑雾一片翻涌。

    大厦外面,明亮的月光撒在地面,有着不少人在街道行走,喝酒的醉汉,秀恩爱的小情侣,已经夜边摊的小贩……

    所有人在女鬼吼叫的时候,都感觉到一股发自心底的寒意。

    “奇怪,这三伏天怎么可能感觉到冷。”小贩奇怪的摇摇头,接着看是摆弄起手头的吃食,因为已经有客户在催了。

    两个坐在街边长椅的小年轻,那女的娇滴滴的说道:“亲爱的,我好冷啊!”

    男孩什么都没说,直接把她搂在怀里,虽然软玉在怀,可是那股心底的寒意却是驱散不掉。

    另一边的地面,醉汉翻了个身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又在度沉沉的睡了过去。

    ……

    大厦里。

    张九命走在黑洞中,不知道走了多久。

    在他身的后,也再没有女鬼的声音传来,一切都静悄悄的,毫无生机可言。

    张九命忽然感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片光亮,前边是一扇透着光的门,他连忙走过去打开那扇门。

    门内的房间都充斥着粉色,粉红的壁纸,粉红的床单,粉红的被罩……

    里边很简单,一张大大的公主床,和床边的柜子,上面摆放着一些杂物,和一个相框。

    相框里面,一个帅气的男人正搂着一个漂亮的女孩,两人站在巴黎的铁塔下面,看起来很恩爱。

    张九命此刻却无法欣赏这些,他连忙将门关闭,将一个柜子用力的推在门后挡着,他不知道这有没有用,但至少让他有些心安。

    他在房间中不断的翻找着对方说的生机,所有的东西都被他翻了个遍,甚至连床单被罩都被他撕碎。

    却是依旧毫无所获,就在最后,他才在一个几位隐蔽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笔记本。

    “五月三日,晴”

    “小天说过,今天是我们认识三周年的日子,虽然他是老总我是秘书。”

    “他说今天会给我一个惊喜,真是个浪漫的男人。”

    “没想到真的是个‘惊喜’,为什么他已经结婚了,为什么会连孩子都有了。”

    ……

    “五月二十三日,阴。”

    “他说过会离婚的,可现在过了这么久,却还是没有消息。”

    ……

    “六月一日,小雨。”

    “为什么,我什么都没说,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最近他好像越来越烦躁了,而且对我也越来越冷淡了,一个月了,那女人到公司来了好多次。”

    ……

    不等张九命接着看下去,门外就传来了‘咚咚咚’的拍打房门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大力。

    仿佛来到了这扇门前面,女鬼也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没有了怪异。

    当然,这要除掉那阴森的鬼嚎声。

    “怎么办,这特么是条死路,哪来的生机。”

    张九命很烦躁,这里除了那个笔记本外,毫无线索可言,就连那个笔记本上写的,还是一个烂俗的肥皂剧剧情。

    他随手将旁边的相框丢在门上,‘咚’的一声,砸的很响,玻璃破碎的声音,甚至让外边的女鬼都安静了下来。

    “叮”

    手中的手机再次传来一条消息。

    “跑出去,你就能活下来。”

    张九命看到这条消息后,呆坐在床边,忽然猛的将手机摔在门上边,怒吼一声:

    “艹,你特么耍我呢?”

    外边就是那个女鬼,这里也只有门那里一条出路,现在跑出去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砸手机的声音落下之后,外边再度疯狂的拍打起了房门,拍打声一声比一声巨大。

    “拍拍拍,你特么不就想让老子死么,你进来啊!”

    张九命冲着门外面吼道,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让他感到烦躁,那女鬼不是想让他死吗?

    那就进来啊……

    张九命的话音刚落。

    “嘭”

    房间的房门,连同他推去阻挡门的柜子都被撞的飞了出去。

    张九命连忙趴在地面,躲过去飞来的柜子和门板,那女鬼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了门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