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九命的眼睛里可以看到,有一股股的黑气从女子身体里面,开始往外边冒出来。

    黑气慢慢漂浮、上涌,然后逐渐在空中凝聚成为人形,正是他之前见到过的那个女鬼,看向男子的眼神中满是怨毒。

    那名男子就在女鬼的注视下,慌乱到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电话接通之后嘴唇哆嗦的不知道再说些什么。

    起初电话那边的声音还很平静,直到后来便开始咆哮起来,张九命站在厕所门口都能感受到声音中传出的愤怒。

    过了没多久,有几个警察来到了大楼,并且来到这件女厕所开始取证、拍照,顺带将一脸恐慌的男子给带走。

    张九命抬头看了看那个女鬼,她的眼中除了怨毒就是浓浓的恨意,与此同时,女鬼身体外的黑气也越发的浓郁起来。

    忽然间,女鬼看向了张九命的方向,眼神中带着讥讽。

    似乎……她可以看到他了。

    张九命一惊,连忙向着另一边跑去,此刻他的后背已经变得*的,衬衣贴在身上,脚下的鞋子也变的不舒服起来。

    就这么一瞬间,他又出了一身的冷汗。

    后方的女鬼见到张九命逃跑,依旧漂浮在原地,没等他跑出去多远的时候,女鬼抬起头利喝一声,眼中流下血泪。

    ……

    张九命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阵眩晕,等他脑子清醒之后忽然发现自己飘在半空。

    而他所在的地方也已经不再是自己工作的大厦,转而变换到了一座监狱之中。

    一间牢房内,张九命可以清晰的看到杀人的那个男子,正在与另一个男子交谈,言行举止很是低下,眉宇间满是讨好。

    而和他交谈的那个人似乎不耐烦的挥挥手,便走了出去。

    顿时,整间牢房之中又只剩下了杀人男子他一个人坐在里面,此刻的他,也不在低下,反而变得狠辣起来。

    男子坐在床上,不知道在咒骂些什么。

    张九命就看到有一团黑雾从外边飘了进来,然后停留在男子的牢房前面,最终凝聚成一个人影。

    正是大厦中的那名女鬼,张九命眼神似乎穿过了房顶,看到外面天色漆黑,却又有一轮圆月悬挂在天空。

    月华撒在地面,似乎穿透了牢房,正在被这女鬼一点一点的吸收,壮大她体外的黑雾。

    女鬼漂浮在半空之中,看着牢房中的男子,那英俊的脸上比之以往多了几分沧桑,也更加的狼狈。

    女鬼的眼中充斥着怨毒,愤恨,却又有一丝丝的爱慕闪过,她看向男子的眼神很复杂,她想要吃掉他。

    这一切看的张九命躲在一旁浑身发冷。

    果然,那女鬼开始了动作,猛的扑在了男子身上大口的咬噬,一边撕咬还一边冷笑。

    女鬼的眼中有晶莹闪烁,似乎是很不甘心。

    在她扑到男子身上的那一刻,监牢中的男子便立刻痛苦的嘶吼起来,声嘶力竭。

    仿佛被万蚁噬心,千刀万剐一般。

    在张九命看来,男子的外表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脸色涨的通红,满脸的痛苦。

    可实际上,女鬼的噬咬是直接作用在灵魂之上。

    那种灵魂深处,被人一片一片的撕咬下来,痛入骨髓,直入灵魂深处,让人生死不能自已。

    张九命在一旁看到心底发寒,这是由多大的仇怨,此刻的他,已经通过异化后的双眼看清了本质。

    女鬼狰狞的面孔,趴在男子身上撕咬着他的灵魂。

    '叮“

    就在这个时候,张九命的手机上再次传来了消息。

    “鬼蜮之境,切勿当真,紧随其后尚有一线生机。”

    鬼蜮?

    张九命面色迷茫,现在的他如同上帝视角,不断跟随女鬼前行。

    这来的信息之上确实说一切皆是虚假,他用力的甩了甩手机,上面依旧没有信号。

    但是却诡异的挂着网络,虽然有些不稳定。

    可能是刚才手机来消息的声音,那女鬼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张九命,咧嘴一笑。

    张九命一惊,却发现自己完全被钉在空中,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鬼走来。

    画面再次一转。

    张九命来到了一座山间的疗养院,青山绿水,空气醉人。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张九命感到无比的真是。

    蜻蜓,蝴蝶,鸟儿,在空中飞舞。

    山间还有溪流缓缓流过,溪水清澈的可以看到水中的鱼儿在不断的游动。

    张九命有些奇怪,为什么那女鬼会将他弄到这里,这里有事什么地方,什么人在的疗养院。

    就在他奇怪的时候,从疗养院中跑出一个人,蓬头寇面,头发已经长到了胸前。

    那人不断的在院中的草地上奔跑,追逐蜻蜓和蝴蝶。

    如果不是外在形象太差,或许会有人说是天真烂漫。

    不多时,便有一群身穿白大褂的人从院中跑了出来,将他强行抓了回去。

    不管他如何挣扎,都不能逃脱。

    张九命在一旁看得清楚,那人正是从监牢之中消失的张总,如今却眼神浑浊,浑浑噩噩,如同一个精神病人一样,活在这里。

    其实他早该想到,这一切都是那个女鬼所经历过的东西,大厦的卫生间,张总待过的监牢,还有眼前的住所疗养院,都是她所经历过的。

    张救命还看到,那个女鬼再度飘到了张总的面前,就在一个阴暗的小房子中,趴在张总的身上,慢慢的撕咬,一点一点的啃食。

    已经变成了神经病的张总,根本无力反抗,他的眼神中带着惊恐,面色苍白,看着上方的天花板。

    张总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做无声的呐喊,眼神之中逐渐变得清明起来,他似乎很后悔,又似乎在怨恨,直到最后,闭上了双眼。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女鬼终于从张总的身上漂浮起来,看向了张九命的方向,眼神中带着疯狂。

    张九命大惊,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他的眼前又出现了熟悉的画面,又回到了那座他工作过的大厦,他的身体终于恢复了自主权。

    黑暗,阴冷,这就是他现在的感觉,整个楼层中都充斥着严重恐怖的气息。

    张九命又回到了四十四楼,而他的身后,就跟着那个面目狰狞的女鬼,女鬼的眼神中充斥着怨毒,张牙舞爪的朝着张九命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