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间十二点半。

    远胜大厦第六十七楼。

    整座楼层黑乎乎的一片,只剩下了最里间的一个房间还亮着灯。

    张九命坐在椅子上,手指在键盘上不断的敲击。

    这次的客户让他很是头疼,手头的这档子活儿让他前后改了十几次。

    “这家伙,钱没给多少,事儿怎么就这么多。”

    张九命活动了下有些发酸的手腕。

    自从他毕业后,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难缠的客户。

    连续两天的加班、加点。

    这让他的体力和思维都有些吃不消。

    时间流逝,到了两点左右。

    “呼……”

    “终于做好了。”

    张九命活动了一下脖子,又站起身子左扭扭、右动动,不断活动缓解长时间坐立的疲劳。

    看着散发着幽光的电脑,不由得长舒了口气。

    “两天的加班到深夜,还真的不是人干的。”

    张九命整理好自己的工位,就准备回去回去睡觉,他从来不在公司里睡觉,不管忙到再晚,也要回家。

    走廊一片漆黑,张九命拿着手机照着路。

    这地方他呆了有将近三年的时间,其实闭着眼睛都不会撞到墙,手机找路只是一种习惯。

    就像在这三年中,工作能力比他强的也都升了职,加了薪。而比他弱的,却也同样在公司里压他一头。

    这种事情,按照理论来说,是真的很不科学。

    可偏偏事实就是如此,三年的时间也没有改变的事实,只因为他不会和人交流。

    在公司里,要论智商来谈,他绝对是最高的,可要论起情商来,随便一人都可以甩他数条街。

    这也可能和他的童年有关,一个不完整的,且又在孤儿院度过的时间。

    直到今天,他才有些明白当年二叔的选择,他对此没有恨意,从客观上来讲,他其实也很同意自己二叔的做法。

    毕竟,没有一个人会拿自己的身家性命来开玩笑。

    前车之鉴已经入了土,最好的证明就是死在了病床的张九命的生母,还有那埋在后山中,恐怕尸体都凉透了的张父。

    这让他不得不谨慎,二十年前的农村,还依旧信着满天神佛,对着未知向来揣以恶意。

    张九命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准备回家休息,好在公司离家不远,这也是他为什么再晚也要回家的原因。

    他一个单身汉,有没有父母,完全不需要考虑吵到谁,影响到谁休息。

    整个大楼黑乎乎的一片,他也走的很慢。

    好像是因为走廊的灯坏了,这一个星期都没人来修,这放在大厦中很是匪夷所思。

    若是换做一个胆子小的人加夜班,估计能吓个半死。

    整个走廊静悄悄的,只剩下了张九命的脚步声,不断的在走廊中回响。

    滋……

    张九命的头顶上传来电流的声响,灯光忽然明亮了起来,饶是他的单子较大,也被这突然的变故给吓了一跳。

    啪……

    还没等他缓过来,灯光再次熄灭,整个走廊有陷入了黑暗中。

    张九命‘呸’了一声:“这地方,不会真的闹鬼吧。”

    这闹鬼的传言,还是他从人事部的小王嘴里听来的,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搞得整栋大厦都人心惶惶。

    自杀这种事情,大多在网上看到过,谁能想到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边,尤其是这么近。

    听说是在这栋大厦里,曾经有人承受不住工作的压力,在卫生间割腕自杀了,血流满了一整个卫生间。

    啧啧,想想就恐怖。

    好像还是在自己这一层。

    张九命突然间打了一个哆嗦,好像是刚才他路过的那个卫生间。

    一阵冷风吹过,让他不由得缩紧了脖子,整个人都陷入了高度紧张的状态。

    他可不是一个胆子大的人,寻常人怕的东西,他都怕。

    尤其是鬼这种未知的,不知道可不可以被称为生命的东西。

    张九命加快加快脚步,想要快点下楼,他的公司租的是五楼,他也没打算坐电梯,就冲着楼梯间快步走去。

    嗒嗒嗒……

    整个走廊全是他的脚步声,头顶上的灯光忽明忽暗,显得很是诡异。

    张九命的步伐也越来越快,很快就走到了楼梯间门口,他的心里有些发毛。

    那股子邪气的冷风,按照道理来说,这里怎么可能会有风呢?让三伏天的他真真切切的打了个冷颤。

    让他的心底不由得往歪处想。

    还没等到他走入楼梯间,走廊的灯又开始忽明忽暗的闪烁起来。

    一时间,整个楼层的氛围都变得有些恐怖。

    张九命抱着膀子,准备直接下楼。

    结果耳边却传来一阵女人的说话声,如同哭泣一般,声音清晰,就好像近在耳畔。

    他再也顾不得其他,这破地方好像是真的闹鬼,这层楼这个时间点,应该只剩下自己了。

    没等他多想,身子就已经到了楼梯口。

    他连忙慌张的往楼下跑去。

    “噔噔噔”

    整个耳边都是他下楼的声音,仿佛刚刚到女人说话声,是幻觉一般消失了。

    六十七楼。

    以前觉得锻炼身体,每次都提前一个小时到大厦,从来不做电梯。

    现在身体是锻炼的不错,但是这下去要下到什么时候。

    这种情况,他只能咬咬牙做电梯。

    “叮”

    打定主意后,便来到电梯口按下下楼键,等待电梯开门。

    过了一会电梯开门,他进去看了看楼层,六十三。

    张九命连忙按了一层的键,这地方他是真的不敢在带下去,这玩意儿实在是太诡异。

    电梯门缓缓关闭。

    就在电梯门关闭的一瞬间,一阵冷风忽然刮了进来,冻得张九命打了一个哆嗦。

    “风?这里怎么可能有风吹进来。”

    现在的张九命,都快要吓尿了。

    平日里他可是胆子相当的大,但是现在诡异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他是真的有些怕了。

    “叮”

    电梯门忽然打开,吓了张九命一跳。

    “四十四楼,怎么现在还有人。”

    张九命有些疑惑,忽然间,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这特么就没有四十四楼这个楼层啊!

    哪个人脑残房地产商会设四十四层这个鬼楼层,一个个在这种事情上迷信的要死。

    再说了,设了也会没人买啊。

    电梯门外,空无一人。

    张九命连忙狂按电梯键,想要快点下楼。

    可是这电梯却诡异的不肯关门,如同有人站在门口挡着一般,纹丝不动的开着。

    就在这时候,他的耳边再次传来女人的说话声。

    呢喃,低诉,哭泣,挣扎……

    一切都声响,都清晰可闻,如同近在耳边一般。

    张九命开始慌张起来,发了疯的拍打着电梯键。

    “梆梆梆”

    声音巨大,清晰的在整个楼层中回荡。

    结果电梯就是不为所动,仍旧是大开其门,显露着黑乎乎的走廊,以及那夜间诡声。

    张九命咬咬牙,看来这电梯出了毛病,自己只能去走楼梯才能下去,可是这四十四层楼,会有楼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