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天真蓝!苏昕倚在灰色的靠枕上,凝望着天空。『→お℃..头顶蓝天二十年了,从来没觉得这天空这么干净,迷人,多想起身走出去,拥抱着它。

    床前,程森在忙碌着。凌墨费了不少劲搬来的书桌被程森放在床边,还多加了一把椅子。

    “明天,我陪你出去晒太阳。”程森坐在床边,长臂一伸,轻轻的揽着苏昕的背。

    “你有时间吗?”苏昕收回目光,小心着看了程森一眼。从踏上飞机离开b市起,到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后能安然的躺在程森的怀中。短短几天,对于劫后重生的她来说,恍若经历了一个轮回。

    为了自我以为和逃避,作出了这么大的祸来,如果不是程森,鹿哲和文教授及时赶来,她早已葬身在狼腹中,化成一摊狼粪。

    眼下,一堆烂摊子留给程森去处理。欧阳杰,蚱蜢,猎杀者和被猎杀者,究竟谁是幕后操动者和赢家,苏昕想的头疼。

    她只希望程森不要因她卷入这场血腥中。他们不是学生打群架那么简单,都是真枪实弹,玩命的拼杀,不干掉对方不会罢休。

    想到这,苏昕抬起手臂抱紧程森修长的腰,用力的搂着。

    “不舒服吗?”程森抬起大手,贴在苏昕的额上:“我把凌墨叫来。”现在,苏昕有个风吹草动,他都胆战心惊。

    “不用。”苏昕忙出声阻止,此时,她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扰,只想静静的抱着这个男人。

    程森揽紧她,随即想到她的伤,又松开,张开双臂,将苏昕圈在怀中。

    半响,程森亲亲她的黑发:“好好养身体,养好身子,回t市。”

    “你会陪我吗?”她害怕一人留在这养伤,苏昕往程森的怀中蹭蹭,贪恋他身上的味道,这就是她的安神剂。

    “我不会走。”怀中的人儿如猫咪,程森满眸宠溺,岔开骨节分明,修长的大手,轻柔的梳理着苏昕的黑发。“养的白白胖胖的,我爸妈他们很喜欢的。”

    闻言,苏昕怔住了,少许,扬起脑袋,眸光氤氲:“伯父伯母?”

    “程家好久没热闹了,我想成家了。”大手滑到苏昕的后脑勺,稍微用力的捏着,将苏昕的脑袋扣住,程森底下头颅,抵在苏昕的额上,温热的气息洒在苏昕的脸上,如猫爪似的。

    心‘砰砰’的跳着,如鼓槌一般。虽然不是第一次和程森这么的亲密,缱绻,可苏昕就是这么没出息投降在这个男人的怀中。

    程森是她的符咒,在他的面前,她无任何招架回击之力。

    “在想什么?”程森的额头轻轻的往下挪移,湿热的薄唇很快覆盖住苏昕的小嘴。

    “嗯——”闭上眼睛,苏昕情难自禁的发出嘤咛声。

    酥音软语传到程森的大脑中,喉结一紧,开始狠狠的惩罚着到现在仍让他心有余悸的女人。

    门外,鹿哲看到门没关,直接摇摇晃晃的进来了,下一秒,立马吃了一顿好狗粮,捂着眼睛退了出去。走时,还不忘帮他们把门关上。

    苏昕睡着了,程森小心着起身,理好被子,调好温度,去了客厅。

    客厅里,鹿哲百无寥寂的四仰八叉的瘫在沙发上发呆,眼前不时的飘过一张张艳丽的,绝美的,柔情的等等面孔,程森进了客厅也没有察觉。

    “再想哪个女人,这么着迷?”程森心情大好,调侃起鹿哲。

    “啊!”回过神来的鹿哲大叫一声,蹭的弹跳起来:“干什么,吓死我了。”

    程森啼笑皆非:“你什么时候这么不禁吓了?”

    “结束了?”鹿哲拍拍腿,朝程森眨眨眼:“不方便,是吧?”

    “你什么时候走?”鹿哲的眼神,程森一秒读懂,开始下逐客令。

    “不用你赶,我才不想呆在这,无聊死了。还有,我不是故意偷看的,谁让你不关门的。”鹿哲不要命的嚷嚷,如果不是看在他连夜赶来帮忙的份上,程森真想把他扔出去,丢的远远的。

    “呀呀,不好意思了?”鹿哲像发现了多大的秘密,站起来围着程森转悠起来:“我说,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毛头小子,儿子都那么大了,还。。。。。。”剩下的话,他吞了回去。

    程森投给他一个再说下去后果自负的眼神,坐在沙发上,商议正事:“根据f国警方的消息,蚱蜢跑了。”

    鹿哲收起玩心,严肃起来:“必须干掉他,不然将来是个麻烦。”他们倒没把蚱蜢放在眼中,就怕他喘过气来对苏昕下手,程森担心的也正是这点,所以一定要活见人死见尸。

    “苏昕的手机和证件都在f国警方手里,他们的条件就是抓住蚱蜢,把人交给他们,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交给他们?”鹿哲摸摸鼻子:“f国警方是在帮蚱蜢还是要做掉蚱蜢?”蚱蜢盘踞在f国境内这么多年,想必警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蚱蜢落难了,f国警方这是什么意思?

    “‘黑刃’进过别墅的地道了,但什么也没找到。蚱蜢现在藏身在何处?这是个棘手问题,如果我们比警方先找到蚱蜢,条件就由我们来开了,要他的人是想要他死还是想要他活?”程森眸光愈加的阴沉。

    “有点麻烦,如果找到蚱蜢后直接做掉,苏昕的东西,这些都是证据。就算苏昕回国了,f国警方随时会发出国际追缉令。如果苏昕落到他们手上,就难办了。”

    “欧阳杰?”程森敲敲桌子。送回去的林蕴含和高晨,也在f国警方的掌控中,欧阳杰该怎么做?

    “欧阳杰肯定会把他们交出去的。”鹿哲摆摆手,想也不想道:“他们只是欧阳杰的棋子,交出去很正常。f国警察好办事,又卖他个面子,事情就解决了,何乐而不为呢?”

    关心则乱,说的就是眼下的程森。不管他是什么人,遇什么事,有什么手段,一遇到苏昕的事也会没有了方寸。

    鹿哲庆幸自己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不然头疼的就是他了。

    程森沉思了片刻:“找到蚱蜢,凌墨在通知你。”

    “好。”鹿哲做个ok的手势:“我这边的人都给你用,一有蚱蜢的消息,马上通知我,我会立刻过来。”想要尽快找到蚱蜢,这不是人多人少的问题,但是,他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程森点点头:“多洛莉斯明天会来,你下午回t市。”

    鹿哲眉梢微挑,一副看好戏的神色:“她来做什么?”却不得不拿出一副关心的样子。

    程森抬眸看了他一眼:“好久不见了,不喝一杯吗?”

    “喝,喝,喝。”鹿哲被瞅的心里发毛,生怕程森看穿他的心思:“喝,喝,喝,是好久没见了,我也好想她。”

    “苏昕要醒了。”程森起身,留给鹿哲一个背影。

    鹿哲突然想起一件事,张了张嘴,在程森踏上最后一道楼梯时,问了出来:“雷文雷武是不是在你那?”他找了他们好久,怕他们哪一天报复苏昕。

    程森顿下脚步,回头看了鹿哲一眼,什么也没说。

    鹿哲摇头,怪不得,他的人都快要把t市挖遍了,愣是没有雷文雷武一点消息,原来在程森那那。

    看来,他多此一举了,即使没有他的好心,程森也会被苏昕收于手中。

    这家伙,怕是第一次见着苏昕就动了凡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