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森顿了顿:“今天,会有客人拜访的。”

    鹿哲惊讶:“客人?谁?”

    “f国和r 国警方,我们手上没有有力的证据证明是张扬干的,所以,两国警方定会认为这件事是我们所为,就看他们开什么条件了。”

    “有条件好说。”鹿哲冷哼一声:“只要苏昕从这件事中撇干净了,一切都好说。”谈判,小菜一碟,可惜一点,文轩回去了。

    “我去换身衣服。”程森点头,心情没有因为这些受到一丝影响,只要里面人的安然无恙,即可。

    “你快点,我替你看一会儿。”鹿哲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对程森拜拜手:“你衣服上还带着血,趁着苏昕睡了,好好洗洗,别等她醒来后看到你身上的血迹。”哎,要是甄琪在这多好,能进去陪着苏昕。

    程森看了眼手术室,背影一晃,离开。

    想到甄琪,鹿哲一下子来了精神,如果不是走不开,真想立马回去看看这丫头在做什么!正想着,手机响了。

    拿起手机瞧一眼,鹿哲咧嘴笑了,是甄琪打来的。

    划下接听键,手机里传来甄琪着急,担心的声音:“苏昕怎么样了?”不能打苏昕的手机,程森的她不知道手机号,思来想去,只有鹿哲了。

    “已经度过危险期了,就是需要休养很长时间。”鹿哲身子一斜,躺在沙发上,准备调侃调侃甄琪。

    “我什么时候能打她的手机。”手机里,甄琪明显松了一口气:“她现在怎么样,我能听听她的声音吗?”已经两夜没合眼的在听到‘已经度过危险期了’几个字后,她那高高悬起的心终于放了回去。

    鹿哲犹豫下:“不行,苏昕醒来后吃了点粥,刚睡下。我要是把她弄醒了,程森不答应的。”苏昕太虚了,就算叫醒,也未必能和甄琪说上话。当然,程森这一关就不允许,所以想想,还是算了。

    “那你千万别打扰她,还有,你离苏昕远远的,你会吵着她的。“甄琪话锋一转,好像鹿哲跟个炸弹似的,话里话外,多有嫌弃。

    鹿哲心里那个滋味啊,难以形容:”我说甄琪,咱做人不能这样吧,你这是过河拆桥啊!“苏昕昕这件事,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我又没有找你救苏昕,是你自己自愿去的。你去救苏昕,可不是看我的面子,你是因为程森。就算要谢,我也只能谢程森。”甄琪不吃他这一套,这种人就不能惯着他。

    “你。。。。。”鹿哲咬牙,满脸黑线,若不是隔着手机,他真想尝尝甄琪那小嘴到底是什么味道,怎么这么厉害。

    尝尝,鹿哲被自己冒出的念头惊了一跳,忽的坐了起来,我这是想要亲她吗?

    “喂,说话啊,鹿哲,说话啊,怎么了?”手机里传来甄琪焦急的喊声:“是不是苏昕,苏昕怎么了?”鹿哲突然不说话了,甄琪吓得不轻,刚放回的心又悬了起来,抱着手机喊道。

    “没事。”回过神来的鹿哲失笑着摇摇头:“司伯母那边你怎么解决的?”

    “鹿哲。”手机里传来甄琪十二分贝的叫声:“不要吓我好不好?算我求你了。”真的,不在苏昕的身边陪着,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

    鹿哲咧着嘴,把手机放远,揉揉自己可怜的耳朵。手机里,静静地。

    半响,甄琪平复好心情:“我把司阿姨手机里苏昕的的号码弄成了呼叫转移,转移到我的手机里了。司阿姨打电话过来,都是我接的。经过声音处理后,暂时可以隐瞒一段时间。”

    “呵呵。”鹿哲轻声笑起来。

    “你笑什么?”甄琪有些恼怒:“有什么好笑的?”

    “我笑我的,你管的着吗?你是谁,你管我?”鹿哲忍不住逗弄起甄琪,谁让这丫头尖牙利齿,每次都让他颜面尽失。

    “那我挂了,苏昕醒来,你告诉她,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给我打个电话。”甄琪不想再和他废话,花花公子一个,自我感觉良好,其实呢,声名狼藉。

    “哎——”鹿哲挺身坐了起来:“别挂。”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和他这么有默契,他刚念叨着她,她的电话就打来了。虽然这个电话不是真的打给他的,但这种感觉很奇妙,他很喜欢这种奇妙的感觉。想到这,鹿哲抬眸看了眼手术室。

    “你还有事吗?”甄琪举着手机,哈欠连连,头晕脑胀。都说经常熬夜的人会猝死,以前不信,现在不得不信。两天两夜没睡好,此时真是要人命。

    “你睡吧。”听出甄琪声音透着浓浓的疲倦,鹿哲小小的失落一下:“等你睡醒了,我在打给你。”

    “好吧。”迷迷糊糊中,甄琪的脑袋耷到了床上,对于鹿哲说的什么,根本没听清,为了睡觉,管他说的什么,答应就是。鹿哲举着手机,盯着还没挂断的手机,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下午两点,程森正在手术室中处理工作,凌墨来到门外敲了敲门:“程少,客人到了。”

    “知道了。”读完手中的合同,程森合上文件夹,抬眸落在苏昕的脸上。暖黄的灯光下,一张安静恬然的小脸刹那间烙印在程森的心上。片刻,程森收回柔和如水般的目光,深眸变得冷冽,似藏寒光剑影。

    门外,凌墨候了片刻,手术室的门动了。

    宁静的手术室里,橘黄色的落地灯散发着柔柔的光亮,照在苏昕的身上,铺成一层温柔的黄晕。手术台旁边,深紫色的办公桌上躺着一沓文件资料和电脑。

    手术台上沉睡的苏昕,程森走后,原本舒展的细眉慢慢的皱了起来,脸色越来越苍白,像是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几分钟后,苏昕的鼻尖上,额头上,脸颊上,沁起密密的汗珠,直放在床边的双手慢慢的举起来,胡乱的挥舞着:“追上来了,快走。”

    阴暗的深林中,一抹抹绿莹莹的亮点快速向他们移来,苏昕一手扶着贝晶涵,一手搀着高晨,拼命的往前跑。可是他们两人太沉了,像千斤坠一般,压得她走不动一步。

    身后,黑压压一片来了,瞬间把他们淹没。被眼冒绿光的东西踩在地上,苏昕努力的往前爬,往前爬,奈何双手被牢牢的按在地上,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