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开始褪去,火红的霞光慢慢笼罩着忙碌起来的别墅。

    客厅里,鹿哲躺在沙发上,沉沉的睡着,两名女佣进来后又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

    手术室外,凌墨双臂环胸,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

    手术室里,程森握着苏昕的手,凝视着床上的人儿,没有一丝困意。

    痛,好痛,全身怎么那么痛,麻药过去后,苏昕痛的睡不下去了,尽管很累很累,却痛的睡不着,意识开始清晰,接着缓缓的睁开双眼。她这是在哪里,是回到了t市了吗?是在医院吗?入目是白的刺眼的灯光,还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试探着转动着下脖子,肩上顿时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苏昕倒吸了一口冷气,老老实实的躺着。下一秒,一张自她晕过去后出现无数次的脸进入她的眸中,四目相对的刹那,涌起千言万语,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程森低着头,深深的看着她。苏昕舔舔嘴唇,抬起手臂摸上男人胡茬冒起的唇边,摩挲着。粗粝的胡茬扎在指腹上,痒痒的,麻麻的,还带着一丝丝的刺感。

    四目相视,苏昕舍不得移开一秒。程森压低头颅,鼻尖轻轻的抵在她的鼻尖上:“想吃什么?”多想抚摸这张小脸,可抚撑在床边的手怎么也控制不住的抖动着,不想让她发现这个秘密,如果让这丫头知道了,以后岂不是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粥吧。”苏昕咧开嘴,笑了起来。她从程森的眸中看到了许多东西,担心,欣喜,欣慰,高兴,太多太多,如此的清晰,没有一点掩饰和模糊。

    这是她认识的程森吗?苏昕加重了手上的力量,捏了捏程森的薄唇。

    “笑什么?”程森嘶哑着嗓音,鼻尖移到苏昕的额头上,认真的感受着身下的女人。她的呼吸,她的气息,她的温度,她的心跳。。。。。。。

    “我饿了。”苏昕微微侧下头,将右耳靠近程森的心脏,倾听着身上男人胸腔中强劲有力的心跳声。经历过这场生死后,就算和程森签了之前的合同,做十几合同夫妻又何妨?至少,在这十几年中,她可以每天陪着他。

    “别动。”发现苏昕的小动作,程森小心翼翼的用鼻尖将苏昕的脑袋掰回来:“我去端饭,闭着眼睛歇着。”

    苏昕眨眨眼,闭上眼睛。到底伤成什么样,醒来只几分钟,竟这么累。累得想好好的睡一觉,可又怕眼前的一切是一场梦,醒来空空。

    手术室外,听到动静的凌墨睁开眼睛,站起来,看着程森身后的手术室门:“程少?”一天一夜了,程少终于踏出手术室了。

    “醒了。”程森解开外套,脱下扔到沙发上:“去拿碗粥来。”

    闻言,凌墨终于松了口气。里面这位祖宗终于熬过来了,程少的脸上可算是拨开云雾了。

    “我去。”想吃粥,这可是好事,凌墨转身去端粥,顺便在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鹿哲。这家伙可坐了一夜。凌墨迷惑,苏昕是程少的人,鹿少跟着瞎着急干什么。

    不过,看他等了一夜的份上,凌墨对他还是有很大改观的。以前,只要天塌不下来,对这位少爷来说,什么都不是事。

    客厅里,鹿哲打了一个冷颤,突然坐了起来,一脸懵态:“我怎么睡着了,怪不得这么冷?程森的人也是的,看我睡着了,都没个人给我盖个毯子被子什么的,想冻死我啊。”说着,岔开五指捋捋失去形象的头发,缩着肩站了起来。

    “鹿少,苏小姐醒了。”凌墨从门外伸着头,说完这句话,便消失了。

    鹿哲揉揉眼睛,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醒了?”说着,急忙奔向手术室。

    手术室外,鹿哲举手敲了敲门:“程森,我能进来吗?”

    “进来。”几秒后,一道低沉的声音从手术室门穿了出来,鹿哲推开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手术台上,听到声音的苏昕依旧闭着眼睛,但长长的睫毛微微的翕动着,告诉进来的鹿哲,她醒了。

    鹿哲松口气;“不要睁眼,我知道你醒了,好好休息。”说完,悄悄的瞄了一眼程森。可算醒了,他要好好的补个觉,然后飞回t市,在留下来,该吃狗粮了。

    “谢谢。”苏昕轻轻的吐出这两个字。不管什么原因,鹿哲这份情太大了。闭着眼睛的苏昕脑海中时不时插进一幕幕血淋淋的画面,漆黑如墨的深林中,一只只闪着绿光的畜生,在撕噬着关雷,高晨的尸体。

    撕着撕着,下一秒,狼群嘴下的关雷变成了她。

    明知道那个人不是她,却怎么也摆脱不了这个画面,苏昕知道,这些将会成为她一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魇。

    思绪错乱间,唇边传来一阵微热的液体,苏昕猛地睁开眼睛,又缓缓的合上眼皮。

    鹿哲担忧的看着正在给苏昕喂食的程森,面前滚动着一个个名字来,都是有名的心理疏导专家,苏昕痊愈后用得上,得为她挑两个好的。

    一碗粥,程森喂了半个小时,鹿哲站在边上看了半个小时,到最后,碗里还剩些许,苏昕却睡着了。

    见此,鹿哲对程森使个眼色,程森放下碗,给苏昕盖好被子,检查好一切,和鹿哲来到手术室外。

    “文轩说苏昕的母亲在‘德泽’山庄工作,他昨晚回t市了。”

    “告诉文轩,不要打草惊蛇,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不知道。”程森想了一夜,从第一次在贝晶涵的宴会上跟踪苏昕,到苏昕的母亲去张扬的庄园工作,再到这次跟在他们身后炸掉蚱蜢的老巢,这一切没有那么简单。张扬绝不是因为他程森冲苏昕做这些,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苏昕,就是苏家。

    苏昕和苏家,究竟有什么能让张扬惦记上的?程森似乎摸出了点什么。

    “你知道了什么?”鹿哲头疼,他最不喜欢猜来揣去的,浪费脑细胞。

    “现在还不好说,告诉文轩,派人暗中保护苏昕的母亲。”

    “知道了,f国警察打你手机没有?蚱蜢的事,他们会不会定在我们的头上?”鹿哲索性也不去想,反正有程森文轩在,他只需要跑跑腿,出出力就行了。趁着这会,多丢两个问题给程森,到了一定时间,他只需过来听答案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