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凌墨迎到鹿哲和文轩,二人衣上血迹点点,带着杀气,没有了往日的温润倜傥。

    “苏昕怎么样?”见到凌墨,鹿哲甩甩头,问道。

    凌墨顿了一会儿:“还没度过危险期,程少在手术室。”

    “走,看看去?“鹿哲面色凝重,回头征问文轩,和往日的那个落拓不羁的浪荡鹿家公子哥沾不到一点边。文轩略一犹豫,点点头。

    ”鹿少,文少,你们洗个澡,换身衣服再过去吧。“凌墨提醒道:”就这样过去,对苏小姐很不好,手术室是无菌空间,她还没有脱离危险期。“一个程少已经够让他头疼了,再来两个,苏昕就是没事,也要被他们弄出事来了。

    ”知道了。“鹿哲低头看看,和文轩快步走进别墅。

    二楼的客房门外,凌墨站在扶栏前,在等鹿哲和文轩。十分钟,房门打开,鹿哲和文轩换上烟灰色,白色的休闲服湿着头发走出来。

    手术室外,凌墨轻轻的敲了敲门,”进来。“里面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

    ”苏昕现在怎么样了?“进了手术室,鹿哲来到手术台前,文轩走在鹿哲的身侧,凌墨最后。

    程森抬眸看了眼鹿哲,收回目光:”损失多少人?“

    ”还剩六个人,全歼蚱蜢派出来的雇佣兵。“鹿哲眸中划过一道阴鸷的光,要不是文轩顾虑,拦着,蚱蜢的老窝这会该飞了。

    ”你们怎样?“程森眸色阴沉,蚱蜢,留不得了。

    ”没事。“鹿哲微微倾下身子,这样看的更清楚了,手术台上,苏昕的脸白的令人心疼。”欧阳杰,怎么算?“程森,多多少少他还是了解的。从小一起玩到大,长大之后,每个人都经历过什么,是什么性格的人,不用他说,程森是不会放过欧阳杰的。苏昕现在在程森的心中是什么位置,从他寸步不离手术室守着就看出来了。欧阳杰,蚱蜢之后,该他了。

    ”回国再说。“程森不想考虑这些,眼下,他要做的,就是等待苏昕醒过来。

    鹿哲不在说什么,心头沉重。苏昕的状况很不好,自从她离开t市后,苏宸一直念道着,万一,鹿哲不敢往下想去。

    输血架上,红色的血滴一滴一滴的滴着。手术室中,谁也不说话,一片沉静。凌墨感到沉闷,准备去外间透透气,刚打开门,一名面色冷漠的男子匆匆过来,低声说了几句。

    听完,凌墨挑起浓眉,问道:”查到是什么人所为吗?“

    ”没有。“男子摇头。

    ”再查。“凌墨吩咐道,男子点头,转身快速离去。

    沉思了一会儿,凌墨回头:”蚱蜢的别墅被端了。“

    闻言,程森,鹿哲和文轩一起转头看着他。”刚得的消息,鹿少和文少进入r国边境线时,几架不明身份,神秘直升机轰了蚱蜢的别墅,现在是一片火海,蚱蜢不知生死。“

    ”这谁?“鹿哲揉揉鼻子,恨恨道:”谁他妈搅了老子的好事。”之所以没有轰了蚱蜢的老巢,是因为不知苏昕怎么样。如果苏昕有点什么,决不能让蚱蜢轻松死去。

    程森很快回过头去,一切的事情等苏昕醒来再说。

    文轩微微颦眉,顾虑重重。

    见文轩在思索,鹿哲碰碰他:”会是谁?“

    ”没有头绪。“文轩看了眼程森,如果不是你做的,那就更不是欧阳杰所为,究竟是谁,渔翁在后?

    程森回了文轩一眼,眸光便放在手术床上苏昕的身上。文轩见状,挥挥手,示意出去再说。

    鹿哲和凌墨看了看手术台,又看了看程森,走出手术室。

    手术室里,程森坐在苏昕的面前,如一座石雕。

    客厅里,鹿哲和文轩坐在沙发上,默然。仓促来到欧洲,t市那边什么事都没有交代。原本打算下午回去的二人,考虑到程森现在的状态和这几天欧洲这边发生的事,商量等到苏昕度过危险期再说。

    决定留下来后,鹿哲打算去蚱蜢那看看,被文轩阻止了。昨夜一战,虽重挫了蚱蜢的实力,但他们这边也伤亡不少人。目前只是得到消息蚱蜢的老窝被不明身份的飞机给轰炸了,但到底怎样,谁也不知道。

    事,来的有些玄乎,不得不谨慎。

    这些年走来,经过许多阴谋诡计,腥风血雨,小心谨慎些总没错。

    蚱蜢是老人了,和他玩,他们好像还嫩了点。

    鹿哲没有文轩想的这么多,但他知道,文轩阻止他自有阻止他的道理,加上眼下是非常时期,他也不坚持了。

    二人在客厅里一坐坐到了晚上,中间,除了给国内打个电话交代下,剩下的都是在沉默中度过。

    外面,天色暗了,别墅内外,灯火辉煌,一片沉静。

    ”欧阳杰看到了那两个半死不活的,会是什么表情呢?“鹿哲立在门口,凝视着外面,突然问道。

    “扔掉吧,没有价值的东西,欧阳杰不会浪费那个时间和财力的。”文轩抖抖手中的报纸,放到桌子上:“你怎么关心起这个了?”

    “他们要是死在了蚱蜢那,会是件好事”鹿哲收回眸光,盯着文轩

    “苏昕要救的,要不然程森会浪费那个时间。当时的情况,你看到了,多一分钟,对于程森来说都是浪费。若不是怕耽误苏昕的救治,谁管他们。”文轩冷冷的说道,冷的令人以为他在说一条鸡,狗的生命。

    “我有个想法,可惜凌墨这小子做事太快了。”鹿哲双手插进裤兜里,踱步走来。

    文轩眼皮一跳:“你是说?”

    “对呀!两拨人,警察会沿着高晨他们查下去的,蚱蜢怎么被灭掉的,自然就能查到欧阳杰的头上。被f国警察盯上,这绝对是件至高无上的享受,欧阳杰在欧洲这边也有不少的生意,这点小损失对他来说是毛毛雨?”

    “已经过了十个小时了,他们早已到了t市。”文轩看看手腕上的表,皱眉。

    鹿哲摊摊手,一屁股倒在沙发上:”送走就送走吧,要是不送走,再把他们扔回去,苏昕醒来知道了,我可就成了大恶人了。“就算f国警察查来了,又能怎样呢?

    七点钟,凌墨吩咐佣人准备好晚餐,去了手术室。过了一会儿,凌墨一个人回来了。

    见状,文轩了鹿哲对视一眼:”苏昕怎么样?“

    ”能不能熬过去,就看今夜了。“去请程少吃饭之际,他给苏昕检查了一遍,各项指标都在下降,快到了负压状态。

    情况不容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