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话。”程森微微用力揽着她,怕弄疼她的伤口。手上黏糊糊一片,身体中似有一头暴怒的狮子乱窜,在苏昕的面前却又不得不压制着。这个女人已吃够了教训,经不起惊吓了。

    “我听话。”苏昕点头,刚说完三个字,深林中响起了枪声,回头望去,密林深处,星火点点,一闪即逝。

    密林中在激战,苏昕趴在程森的怀里,心揪到了一起。到了现在,她才彻底明白,欧阳杰派高晨他们来暗杀蚱蜢,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蚱蜢的实力,就是在t市,欧阳杰也未必能动到他一根头发。好笑的是,欧阳杰拿他们来试水,他们竟屁颠屁颠的来了。

    “程少,有一队人过来了。”一道黑影快速过来。

    程森点头,周围的黑影迅速消失在石林中,身边只留三个人。

    “程少,通知‘黑刃’吧。”靳风担心,他们匆忙过来,带的人太少了。原打算只要把苏小姐带走就行了,没想到竟和蚱蜢的人胶战上了。这里是蚱蜢的地盘,不过,既然干上了,就不需客气了。

    程森低头看看脑袋耷在他肩上的苏昕,浓眉一挑:“不用。”说完,小心翼翼托着苏昕,交给身后的靳风。

    靳风接过苏昕:“程少。”程少要做什么?心中有股不妙感。

    “程森。”苏昕好想睡觉,见程森把她交给靳风,顿时没了睡意,紧张的盯着那道欣长挺拔的背影。

    “等我。”程森回过身,抬起大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的头,像每晚抚摸着苏宸一般:“我很快回来。”苏昕的伤不能拖了,这个时候在叫‘黑刃’过来,也来不及了,必须马上解决这些麻烦,不然,走的也不会利索。恰巧的是,他不喜欢拖泥带水。

    “你要做什么?”苏昕隐隐的担心,虽知道程森身手不凡,可蚱蜢的人多,再加上是黑夜。程森迟迟不带她离开,她就知道情况不简单。

    不该打那个电话。

    程森没有回她,大手抚到她的脸上,停留了几秒,转身走了。黑暗,很快吞噬掉程森的身影,苏昕闭上眼睛,整个人压在靳风的身上。

    远处,枪声时密时疏,苏昕睁大双眼,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可她多想下一秒,程森会出现在她的眼里。

    “嘘嘘。”忽然,靳风扶着她慢慢蹲下:“有人过来。”

    屏住呼吸,苏昕跪倒在狼尸上,靳风确她无碍后,猫着身子,移到出口处,这里只留下两个人,在靳风发现异常后,另一个黑影早已守到出口的另一边。

    石林静谧的令人错乱,苏昕俯身,把脸放在湿漉漉的狼毛上蹭蹭,凉凉的露水湿了一脸,带着一股腥味,立马令她清醒了不少。天色开始放亮了,朦朦胧胧,顺着石缝向外观去,几秒后,石缝中出现一双黑色皮靴,重重的踩在石砾上,一步一步,越来越近。

    “有枪吗?”话音刚落,手边多了一把手枪,苏昕一把抓起手枪,从石缝里瞄准,‘啪’的一枪,正中对方的膝盖。只听一声闷哼,对方双膝跪地,面朝前方,一张带满戾气的欧洲男人面孔呈现在苏昕的面前。

    视线相撞,男人咬牙忍着痛,快速举起掉在地上的狙击枪,瞄准这边,扣动扳机。

    苏昕用枪抵着地,刚要往后躲去,突然被一双大手用力的拉起,接着一道人影扑到她的身上,将她护在身下。

    ‘砰’,子弹准确无误的从石缝中穿进来,打到对面的石头上,留下一个洞,黑幽幽的。

    对着弹洞,苏昕身上起了一层寒意。

    “干掉他。”压在苏昕身上的人跳起来,咬着牙从嘴里蹦出三个字。同时,耳边又响起一声枪响,‘砰’,‘砰’,两次声响,一声震耳,一声沉闷。

    “八个人,从三个方向包来。”枪口还冒着烟,守在出口另一边的男人回头对靳风比划了几下手势。

    靳风略一踌躇,提起手边的枪架到石缝中:“干掉一个是一个,你守那边,这边交给我了。”

    苏昕提起手枪看了看,缓缓放下。

    密林中,惊闻石林方向传来的枪声,程森的心脏骤停了三秒,这三秒钟,如机器般爆掉两人脑袋,心跳恢复后,拔腿往石林狂奔。

    他太大意了!

    这段几分钟的路程,让他更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是煎熬。

    天色更亮了,灰蓝的天空下,黑夜的掩饰退下了帷幕,敌方,我方将无处掩藏。

    靳风一动不动的盯着外面,十几米处,一具深绿色的尸体趴伏在地上。尸体后面,两双皮靴来回移动,迂回慢进。

    苏昕靠在石头上,目光触到那个黑洞后,不自觉的与石头拉开距离。

    不知是死是活的周潇忽然说道:“狙击枪打不透这么坚硬硕大的石头的。”

    苏昕抬手撩撩沾在脸上的头发,理到耳后:“你怎么样了?”

    “还能再撑一撑。”周潇舔舔干裂如白纸一般的双唇,张嘴咬在狼脖子上,用力吸了起来。“别喝。”苏昕胃里翻滚起来,胃液往上涌。

    周潇吧唧吧唧的吸了两口,停下来:“给我一枪吧。”说完,又吸了起来。

    深吸一口气,苏昕压下苦涩的胃液:“能离开,会带你和蕴含,高晨走的。”

    “高晨死了。”周潇吸着狼血,两眼空洞。

    苏昕凛然,心口刺刺的。

    ‘砰’一声打断她和周潇的对话,靳风懊恼的背在石头上,剑眉深拧,这枪落空了。

    几秒后,对方没有还击,靳风一点点移过去,石缝外空空如也,连地上的尸体也不见了踪迹。

    “不好。”暗道一声,周潇迅速拔出腿上的军刀,向苏昕靠拢。

    “不要管我。”周潇的神色,显示着情况不妙,苏昕喊了和一句,拾起手枪军刀,进入战斗状态。“趴下。”突如其来,从半空中响起一声大喊,苏昕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鹿哲怎么会出现在这呢?怔怔的直坐在那儿。

    听到声音后,周潇往后倒去,确定这声音的主人是鹿哲后,起身将苏昕护到怀中,趴到狼尸上。

    ‘嗖’,一声奇怪的声音由远而近,‘砰’的一声,天动地摇起来,震得耳朵‘嗡嗡’作响,恶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