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枪声,狼嚎声,还有男人的谩骂声,彼此起伏,在这空旷的石林中交织上演着,好不热闹,吓得周围巢里的鸟儿扑棱扑棱的飞窜。

    混乱中,有几只狼爬了进来,见状,苏昕和周潇扔掉手里的枪,拔出军刀,滚到狼肚底下,发了疯般捅去。做殊死挣扎,也好被撕扯分食,更何况,不到咽气那一刻,就还有希望。

    “啊——”林蕴含猛地惨叫一声,划破夜空。

    热乎乎的狼血喷了一脸,苏昕抹了把脸,从摇摇欲坠的狼肚下爬出,举起军刀,对着正在撕扯着林蕴含小腿的狼一刀划过去。手起刀落,刀锋一闪,灰狼的屁股被削掉了,雪白的狼肉蠕动了两秒,炽热的狼血如喷泉一般涌了出来,喷到苏昕的脸上,头上。

    恶战还在继续,苏昕拼尽了全力,只为最后的希望,在撑撑,程森就会到了。狼进来已越来越多,高晨彻底的被狼包围了,四五只狼撕咬着他的身体,苏昕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林蕴含和周潇背靠在石头上,被三四头狼圈住,不知什么么情况。

    外面,一直躲在石柱后面的三个人,始终没有在露面。

    小小的地方,快要被死狼和狼占完了,苏昕倚在石头上,捅瞎一只狼眼后,再也没有举起手臂的力气了,真的太累了,全身的血液像是被抽空一般,手里的刀控制不住的掉在地上。地方太小了,这些畜生施展不起来他们的优势,若是

    在空阔地,怕是他们现在早就进到狼胃里了。

    黑暗中,被她捅瞎眼睛的狼再次扑了上来,苏昕缓缓的垂下眼帘。眼前一片漆黑,一张模糊的面孔逐渐的放大,最后定格在那双深邃如渊的凤眸上。多想在抱抱这双眼睛的主人,闻闻他身上的气息,蹭蹭他温热的怀抱。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降临,耳边一片死寂,等了一会儿,苏昕颤颤巍巍的睁开双眸,她这是到了哪里?是来到了老人们口中常说的地府吗?

    远处,星辰点点,树影摇曳,这不是地府。缓缓的移动视线,目光所及之处,眸中多了几道黑影,苏昕心中一惊,这是什么人?他们干什么?

    “你们。。。。。?”刚问出两个字,一道黑影跨到她的面前蹲下:“苏小姐,怎么样?”

    “你们是谁?”苏昕往后缩了缩,整个人贴在石头上。

    “程少马上就到,你感觉怎么样,能走吗?”黑影伸手扶住她,想要搀起她。

    “程少。”多简单的两个字,到了苏昕这,却犹如万斤重。程森,你终于来了。泪,无声的从眼角滑落下来:“我可以,但是石柱后面还有人,他们手里有枪。”

    “几个人?”搀扶她的黑影手劲收了收,问道。

    “三个人。”

    “队长,还有三个人人,手中有武器,怎么办?”黑影回头,沉声问道。

    “先撤,不要惊动他们。”一道清风般的男音传来,苏昕也分不清是谁说的,谁是这群人的队长,但他们是程森的人是无疑的。身上的痛越来越清晰,痛的她忍不住的颤栗着。

    察觉到苏昕的异常,黑影低声征询道:“能走吗?”行动前,他们就知道了这个女人是程少的人,如果不是事情紧急,怎能轮到他们提前行动呢?也不知道人伤的怎么样,能不能走,要是不能走,可麻烦了,程少的女人,谁敢抱或者背?

    “能走,麻烦你帮我查看一下那几个人怎么样了?”咬着嘴唇,强忍着痛,苏昕依稀从狼尸中辨出周潇,高晨和林蕴含的身影。

    黑影不动,没有要去的意思。苏昕一下子明白了,扶着石头,缓缓的起来,准备过去查看。“苏小姐,我们的任务是安全的把你送到程少的身边。”黑影忙搀着她:“走吧,不要耽误时间了,若是蚱蜢能知道程少的人来了,我们就走不了了。”

    闻言,苏昕犹豫了,黑影见状,招呼另一道黑影过来,两人一边一个架起她,准备撤离。

    “苏昕,不要丢下我。”在黑影的掩护下,苏昕刚走到出口处,身后响起了周潇的声音,断断续续,像只垂死的小鸡在挣扎。

    苏昕停下脚步,回头,徘徊。“走吧,苏小姐。”黑影催促,生怕苏昕会折回去。他们是欧阳杰的人,该由欧阳杰来救。

    “等。。。。。”苏昕刚说一个字,搀扶她的黑影突然护在她的头上,抱着她滚到了地上。苏昕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头顶便响起了密集的枪声,枪声还夹杂着男人粗狂的吼叫声:“程森的人来了,我蚱蜢不好好招待招待,也太不好客了。这要是传出去,谁还敢来啊?哈哈哈哈!”

    猛烈的火力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苏昕又被拖进了狼尸里,进了掩护地后,他们便不再管他,纷纷找到有利的据点,还击起来。

    “通知程少,不要过来,我们现在被蚱蜢包围了。”

    “知道了。”混乱中,苏昕听到这对话后,心反而安了下来。欧阳杰,他的目标是蚱蜢吗?苏昕脑海如一团乱麻。程森,欧阳杰,蚱蜢,这些究竟是什么人?她究竟处在什么位置?越想越乱,现在,她只希望程森不要过来,这场暗杀行动演绎到这里扑朔迷离,真怕这是一个陷阱,真正的目标是程森。眼下,程森不能因为她而受到伤害,如果以后这个男人与那些人博弈输了,最起码不是因她而起。

    枪声继续,有石林的掩护,两边几都没有伤亡,但这对于苏昕这边来说,很不好,因为这是蚱蜢的地盘。

    “别打了,我们撤退吧。”苏昕扯扯一个黑影的衣襟,示意他停下来。

    枪声盖过她的声音,但黑影还是听见了她的说话声,收回手枪,退到她的面前:“苏小姐,对不住了,你趴上来,我背着你。”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要把苏小姐安全的带回去,恋战确实不好。

    苏昕没有废话,起身趴在黑影的背上,在她的双腿快要离开地面时,左脚踝被一只冰凉的大手一把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