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甄琪安静的望着窗外,甄煜城开着车,神色莫知。

    此时,程氏庄园的私人飞机场,四架黑色的直升机一字排开,螺旋桨已全部启动。

    “程少,我已经通知过欧洲那边了,苏小姐不会出事的。”夜幕中,程森一身黑色的便装,神色冷峻,迈着长腿,大步的走向第一架直升机:“告诉那边,确定苏昕的位置后,发送过来。”

    “是,程少。”程森上了飞机,柏寒准备登机,被阻止了:“你留在庄园里,这边不能没人。”

    “有金燕在,我还是和程少一起去吧。”

    闻言,程森眸色沉了下去:“看好金燕,等我回来。”说完,大手一挥,六架飞机相继离地升高,奔欧洲方向飞去。程森的话音被淹没在直升机的螺旋桨声中,但柏寒听清楚了了,一时间难以接受。金燕为什么这么做?柏寒想不明白。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去了停车场,程少这样去欧洲,太危险了。都是老熟人,对蚱蜢,柏寒了解的很,太狡猾了,他担心这是一个陷阱,是欧阳杰和蚱蜢挖的一个陷阱,诱饵就是苏昕。

    鹿哲的别墅外,一辆黑色宾利悄然而至。

    当沐泽领着白修进入别墅,披着睡衣的鹿哲半睁着眼正从楼梯上下来。看清来人真是柏寒后,跟见了鬼似的:“我说柏寒,什么事你非得选这个时间过来,在等两个小时就不行吗?”折腾了半夜,这才睡多久啊?真是要命。

    “程少去欧洲了。”见鹿哲这个样子,柏寒心里多少有些后悔,转身想去找文轩,但想想来都来了,算了,不能在拖延了。

    “去就去吧,你家少爷去欧洲还要向我汇报啊,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家少爷的管家婆了。”鹿哲摆摆手,心里那个气啊。

    “苏小姐在欧洲遇到危险了,欧阳杰安排‘狱门’的人去欧洲除掉蚱蜢,苏小姐。。。。。。”柏寒还没说完,鹿哲立刻醒了:“什么,她还真去了,那人狼大战,惨了惨了。”

    “我担心这会是蚱蜢和欧阳杰的陷阱,所以想请鹿少过去一趟。”

    “程森太不够意思了,这么重要的事都不说一声。”鹿哲转身上楼:“你回去吧,我五分钟后就出发。沐泽,准备。”

    “是,鹿少。”

    从别墅里出来,柏寒回到庄园里,到了停车场,并没有急于下车,而是坐在车中抽出一根烟慢慢的点燃。很少抽烟的他一连吸了七八颗,才打开车门。

    黎明前的夜更加的的漆黑,仿佛无边的浓墨涂抹在天地间,若不是那闪着微光的星辰,天地一片混沌。t市上空,四架直升机快速向西北方向飞去。

    飞机上,鹿哲懊悔,生气,自责。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苏昕怎么样了。白天沐泽和他说这件事时,他当时就应该让沐泽查清楚的。都过去这么而长时间了,苏昕怎么样了,鹿哲急得一身汗。

    “怎么了?”文轩望着机窗外黑沉沉的夜幕,心头沉重。

    “都怪我,也不知道苏昕怎么样了?”鹿哲不敢想,蚱蜢的凶残,变态是出了名的,要不然也不至于在国内呆不下去,跑到国外。这到了国外,更加的肆无忌惮,还养起了狼,手也越来越黑。好多人都想除掉他,要么是没这个实力,要么出了钱,没人敢接这笔生意。欧阳杰真够可以的,就派了六个人,这是去杀蚱蜢吗?是把苏昕他们送去给狼当口粮吧。

    “程森去了,不会出事的。”文轩沉声道。

    “你说白天沐泽和我说起这事时,我怎么就。。。。”鹿哲真想给自己几耳光。

    文轩沉默,机舱里异常压抑,闷人。

    石林中,苏昕拖着高晨,机械的挪着脚步。身后,狼嚎声越来越近,它们时顿时行,停停追追,并不急于围上来。这是和他们玩猫捉老鼠吗?想耗到它们筋疲力竭,没有一点抵抗之力,然后来一场群狼盛宴吗?

    “我不走了。”高晨停下,苏昕一个踉跄,险些扑倒在地。周潇和贝晶涵慢慢的放慢脚步,直至停下,谁也不说话。

    狼嚎声更加亢奋了,其中还掺杂了一声人的兴奋嚎叫声。

    “我身上还有一把枪,两把军刀,三发子弹,你们的,都拿出来。”苏昕走到他们三人中间,把枪,刀和子弹扔到地上。不走就不走吧,她也不想走了。

    周潇掏出两把手枪,五法子弹扔到了地上,林蕴含没有枪,只有一把军刀,高晨一把枪,四发子弹。

    苏昕看了看,不错了,赌一把吧。如果这些子弹用完了,程森还没有来,就听天由命吧。

    “到那边去。”四下勘察了一遍,苏昕寻了个防守地,一个三面环石的空地,只要守好空着的那一面,撑上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

    她和高晨,林蕴含一人负责一面,周潇就负责门口。

    太阳开始西沉,苏昕仰望着远处摇摇欲坠的夕阳,从不觉得晚霞是这么的好看。

    外面,突然安静了,听不到一点的狼叫声,苏昕竖起耳朵,不远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握着手枪的手颤抖着,循着声音慢慢的瞄准。

    脚步声忽的又消失了,苏昕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对方应该躲在某块石头后,在观察,是怕他们手里还有枪吧。时间仿佛静止了,任何细微的声响都能瓦解他们最后的坚守。

    紧紧的盯着外面,头有些眩晕,冷不丁冒出了一个念头,枪里还有子弹,不如就这样结束自己算了。最起码狼撕扯的时候,感觉不到痛。她不知道高晨,林蕴含和周潇是怎么想的,苏昕决定到最后留一颗给自己。反正人死后不是自然腐烂,就是被送到火化炉中烧成灰烬,什么都留不住的,给狼吃就给狼吃吧。

    “在想什么?”林蕴含侧头看了她一眼。

    “有人,别说话。”苏昕话音刚落,一只体态硕大的黑背灰狼从对面的石头后一步一步走来,接着,两只,三只,四只。。。。。跟在黑背狼的后面,像千军万马一般压了过来。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黑狼像领头的将军,在离他们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死死地盯着他们。绿莹莹的狼眼在夕阳残辉的映射下,一只只像染了血一般。

    黑狼似乎认识他们手里的家伙,气定神闲的坐了下来,后面的狼一个接一个的坐在地上。

    见狼都坐下,苏昕松开手,紧绷的神经稍稍的松弛了一下。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悲哀,现在的他们,连群畜生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这些畜生一只只的盯着他们,眼睛里冒着光。

    大石后面的人始终没有露面,苏昕不知道有几个人,问周潇:“有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