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狼吃痛,张开狼嘴,退后。

    肩上留下深深的牙洞,深红色的血冒了出来。顾不上止血,苏昕举起手枪,对着再要扑来的狼射了过去。

    灰狼中弹,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蹬腿了。苏昕捂着肩头,从桌子下钻出来。

    面前,惨不忍睹,高晨,林蕴含鲜血淋淋,只有周潇看起来好些。一圈环视下来,苏昕宽慰了一点,狼被解决的差不多了,仅剩下的三四只退到后门边,堵住他们的出路。

    人和狼对峙着,谁也不敢轻易出击。满屋的狼尸和狼血,让剩下的狼也没了刚才凶残和耐力。这些畜生背靠背的退到一处,绿莹莹的狼眼散发着血的腥味,苏昕忍不住恶心起来,太血腥了。她第一次面对在这种场景,满屋醒目的红色不断地的刺激着她的神经。不行,她要回去。按着肩,咬着牙走到别墅大门前,用力打开大门。不能和这些畜生纠缠了,要先离开这。

    推了两下,大门纹丝不动,如同焊在地上一般。苏昕回头望着守在门口的畜生,绝望了。难道今天真的要交待在这里,葬身狼肚中?

    不行,她要回去。如果能回去,她要立马和欧阳杰解除合约,不管多大的代价。司秋菊还在家里等着她回去,苏宸每天都在想着她,甄琪,要是知道她骗了她,会气坏了的。还有,还有程森。。。。。他知道她现在遇到了危险了吗?他会不会来救她?。。。。。

    “把那几头狼干掉,冲出去。”身体慢慢充满一股力量,不能困在别墅里,就算是死,也不要成为狼的猎物。想到电视上放的,一群狼撕噬着它们的猎物,尸骨无存,苏昕就要疯了。

    高晨抖着手,回头看了她一眼,这一眼复杂直至,带着求生的*。

    楼上,长发男人眯起细眸,挥挥手,两边的男人点点头,脸上带着捕猎者的微笑,打开沉重的铁门。

    高晨跛着腿,挪到周潇的身边,低声的说了几句,周潇慢慢的举起双臂,握紧手上的匕首。苏昕见状,咬着牙,走到周潇的身边。六个人中,目前看来,只有她和周潇的伤比较轻。林蕴含抵在桌边,捂着肚子,血一滴一滴的落着,很快在地上汇成一滩。高晨,右腿怕是要废了,小腿上的肉被撕下一大块,苏昕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白骨。关雷应该是最严重的,胡月撑着她,辨不出他两的伤势,只有地上大滩大滩的血迹,不知道是谁的。

    林蕴含挣扎了几下,无力的靠在桌子上。

    周潇侧脸看了苏昕一会儿,轻轻的点,如同一只离玄的箭,冲了过去。苏昕抖着手,眼睛一眨不眨的对着第一只跳起的狼扣动扳机,‘怦’的一声,狼倒在地上,同一瞬间,周潇双匕划出,扎进两只狼的肚子里。

    几乎同一时间,苏昕举起手中的枪,瞄准剩下的狼,打了出去。

    她和周潇的配合很默契,周潇几乎没有受伤。苏昕收起枪,转身去扶林蕴含。

    林蕴含愣了一下,神色纷乱。苏昕没有有时间去琢磨这个神色,拉着她往外跑。

    周潇已冲到门外,苏昕搀着林蕴含,经过高晨的身边时,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拉着。胡月扶着关雷,紧跟在周潇的身后,苏昕搀着林蕴含和高晨,走在最后。

    别墅的后院,空无一人,静的苏昕心惊胆战,他们是来取人家的命的,对方怎么能让他们这么顺利的离开。

    不管这些了,拖着林蕴含和高晨,苏昕用尽全身的力气。腰间痛的钻心蚀骨,可苏昕一点也不敢松懈,这痛反而刺激着她,不能停。周潇很快找到小门,一脚踹开铁门,慌不择路的往前冲。

    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苏昕感觉全身的血液快要凝固了一般,脚下却一刻也不敢停。

    “不行了,我不行了。”第一个撑不住的,是关雷。话音还没落,关雷倒在了地上。

    听到关雷的声音,苏昕想要停下来,却控制不住自己双腿,扔拉着贝晶涵和高晨在惯性的作用下走了十几米,才反应过来,收住脚步。

    苏昕刚停下脚步,贝晶涵和高晨也倒在了地上。

    夜,不在那么黑,东方已泛起了鱼肚白。远处,近处,灰灰蒙蒙的,苏昕慢慢的转过身子,看到了他们的轮廓。

    双腿沉重如铅,大脑一片灰色,苏昕不敢倒下去,她怕这一倒,就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量。

    机械的迈着脚步,十几米的距离,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竟是那么遥不可及的路程。她多想一直往前走,不管不顾,不要停下来,更不要往回走。

    但是,她做不到。虽然这些人对她来说无足轻重,可苏昕知道,扔下他们,就可能成为了狼的猎物。

    终于走到关雷的身边,苏昕低头想对他说些什么,嘴唇蠕动了半天,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关雷的伤很重,苏昕盯着他被血湿透的衣服,眼前一黑。

    “苏昕。”半跪在地上的胡月扶住了她:“任务失败了,打电话给老板吧。”

    “行动前,手机都被高晨收走了。”苏昕冷冷的提醒胡月,砸碎了众人的希望,也砸碎了自己的希望。

    天,越来越亮,苏昕心里忽然感到一阵不安:“快走,不能停。”直觉告诉她,危险正悄悄的靠近。从毫无阻拦的出了别墅的后院那一秒起,苏昕总觉得后面有成百上千的眼睛在跟着他们,怎么甩都甩不掉。

    “你们走吧。”关雷无力的摇摇头,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白的吓人。他绝望了,不是他不想走,而是他真的动不了了,在这夏末的早上,关雷竟觉得很冷。

    “胡月,你怎么样?”胡月捂着脸,埋在双膝间,闻言,缓缓的扬起头,木然的点点头:“还行,关雷交给我吧。”面对关雷,胡月既害怕,后悔,又绝望,愧疚。在别墅里,如果不是关雷处处的挡在她面前,此刻躺在地上的怕是她了。但是,要带着快要挂掉的关雷走,胡月犹豫了。人都是自私的,她想活着回去。

    “周潇,你帮胡月,我们快点。”苏昕说完,走向林蕴含和高晨。胡月的想法她清楚的很,她又何尝不想和周潇,胡月扔下他们,但眼下,还没到那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