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苏昕准本睡觉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打开房门,苏昕警惕的审视着林蕴含。

    “你不让我进去吗?”林蕴含挑挑眉,双手抱胸。

    “请进吧。”

    “你想参加两天后的任务吗?”林蕴含开门见山,直接明说。呵呵,程森的女人,她倒要看看有什么不同之处。对程森,林蕴含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是令老板经常睡不踏实的人物。几天前一面,确实配得上做老板的对手。只是不知道他的女人怎么样,能担起程森这个名号吗?

    “和你有关系吗?”苏昕也不客气,反口呛道。自到这个训练基地,林蕴含好像都没拿正眼看看她。怎的今晚突然来访?因为欧阳杰,林蕴含对她一直抱有敌意,这会怎反常起来?

    “怎么,你怕了?”林蕴含挑挑肩,用挑衅的眼神的看着她,一脸不屑。不想废话,她来的目的只有一个,苏昕必须要和他们一起去欧洲。不管是明着去,还是偷着去,只要去了,就行,只有她去了,这趟欧洲之行才不会无聊。

    闻言,苏昕的心气被林蕴含的眼神挑起来了:“我会去的。”明知林蕴含就是故意的,可苏昕还就真的被她激怒了。对‘狱门’,苏昕真的充满了好奇,杀人放火是吧?去体验体验也不错,免得闷在这里,胡思乱想,心神不宁。

    这一次,苏昕又选择了离开。

    “不要告诉老板。”林蕴含警告苏昕,转身就走。

    两天后的凌晨,苏昕夹在林蕴含等人中间,借着夜色的掩护,趁白修不注意,上了飞机。

    当白修发现苏昕不在训练基地,随高晨他们去了欧洲,报给欧阳杰时,飞机已在欧洲的目标机场着陆了。回到t市的欧阳杰接完电话,一把将手机扔在地上。

    “苏昕。”欧阳杰目光阴冷,咬着这两个字。他一直以为苏昕是着了他的套路,如今看来,确是他着了苏昕和程森的套路。算了,自己找的,怨不得别人。

    欧洲,苏昕和林蕴含等人下了飞机,在飞机边上的小屋里,做了简短的整装后,朝目标地出发。走在后边的高晨心事重重,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瞟向苏昕。

    欧洲的雪山世界闻名,山上的冰雪常年不化,山下风景异常秀美。苏昕不知道此行的任务是什么,默默的跟着他们。

    傍晚,苏昕等人停在一片山脚下的深林中,一直没说话的高晨宣布道:“今晚将在这里休息,大家准备下,不许用火,不许大声,十分钟用餐,结束后,好好休息。”

    夕阳被雪山挡住了,丛林更加的阴暗,耸入山端的大树孤孤冷冷的一棵一棵的立着,归巢的鸟儿时而长鸣一声,敲打在众人的心头。

    苏昕冷眼看看他们,取下背包,拿出压缩饼干和水。众人各自吃着手上的食物,谁也不说话。

    十分钟到,林蕴含,高晨等人收拾好后,各自找了棵树倚着休息起来。

    苏昕吃了几口,吃不下去了。她没有像他们一样休息,而是翻开了自己的背包。

    背包里有两把手枪和不少子弹,还有军刀等等她没见过的武器,怪不得这么重。苏昕看了看,合上背包,睁大眼睛的扫视了一遍他们的背包,倚着树干闭上了眼睛。

    天黑了,林子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苏昕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睡着,自己是一点睡意都没有。此行任务是什么,苏昕一点也不清楚,但她知道,肯定要杀人,人,莫名的兴奋着。

    人生如戏啊,她从b大出来才多长时间,今天竟然会去杀人,从一个优秀的学生变成一个杀手。要是高文渊教授知道了,对她有多失望呢?

    周围静的吓人,她甚至听不见林蕴含等人的呼吸声,若不是每隔一会儿睁开眼睛看一下,她会认为这林中只有她一人

    不知过了多久,高晨醒了:“出发。”

    跟在他们的身后,苏昕睁大眼睛想看清周围的情况,可什么也看不到。一行人,如同鬼魅一般,悄无声息的向深林中移去。

    大概一个小时后,远处隐隐传来亮光,苏昕的心越来越沉,人却激动起来。果然,又走了一会儿,高晨回身低声道:“原地蹲下,不要动。”说完,猫着身子,消失在黑夜里。

    心‘咚咚’的跳着,手心不知不觉沁出了汗水,苏昕默默的盯着前面的林蕴含,没人知道她现在是何心情。

    几分钟后,一道黑影幽无声息的回来了,是高晨。

    “准备一下,十分钟后,行动。记着,不要拖泥带水,凡是阻挡物,无论是活是死,都要除掉。苏昕,你跟我一队。林蕴含,你和周潇一队,胡月,你和关雷一队。主意,不要走后院,后院有几只狼犬,交给周潇了。我们走前门。四个保镖,交给蕴含,关雷你们。目标的照片,你们都看过了,确定死亡后,照张相,任务就完成了,记住没有?”

    “记住了。”几人低声齐道。

    苏昕没吱声。

    “怎么了?”高晨察觉到异样,伏到她耳边问道。

    “我没看过目标照片。”这就是欧阳杰说的生意和任务吗?

    “跟着我就行。”高晨拍拍她的肩:“我们都是第一次,任务完成了,回去是有奖励的。”出国任务他也是第一次,好在他曾跟白修在国内做过。

    苏昕点头,打开背包,取出手枪检查。二十来天的训练中,苏昕喜欢的是射击。重来不曾摸过枪的她控制不住的喜欢这个铁疙瘩

    t市,‘德泽’庄园的三楼大会议室里,一个三十多岁,梳着大背头,气场逼人的男人坐在会议桌前,身穿中山装的赵成坐在男人的对面,毕恭毕敬。

    “通过电话了,蚱蜢在等着欧阳杰的人呢!”赵成有些担心:“苏昕那丫头也跟着去了,我把她的照片发过去了,就怕天太黑,会误伤了她。”

    男人抬眼看了赵成一眼,垂下眼皮。

    “伤了她一根头发,就把那夷为平地。”过了一会儿,男人转动着大拇指上看不出年代的扳指,声音如磨砂般。

    “是,主人。”赵成站起来,慢慢的退出会议室。

    将军刀绑在腿上后,苏昕拿了一把上满子弹的手枪,又装了不少的子弹在口袋里。

    “走。”十分钟到,高晨沉声命令道。跟在高晨的身后,一行人快速的接近那座灯火通明的别墅。四周一片寂静,静的的苏昕有些发慌,越接近别墅,这种感觉就越甚。a

    到了别墅脚下,苏昕和高晨等人匍匐前进。别墅的正大门口,四个身材魁梧,肌肉发达的男子正来回的巡视。苏昕深深的吸口气,借着微弱的亮光,将自己和男子对比了下,悄悄的往后缩了缩。不是一个级别的,怎么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