匍匐在泥浆中,苏昕机械的往前爬着,脑海一片空白。程森就在她的面前,她整个人如同丢了魂一般。浑浑僵僵中,苏昕落在了最后,走在中间的白修回头看了一眼,皱起剑眉。

    程森走在苏昕的身后,缓缓蹲下,伸出大手抓住苏昕的手臂,将她拉起。带着一身的泥水,跌进这半个月来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怀抱,苏昕真想紧紧的抱着他,再也不放手。但是,她忍住了。

    程森明显感觉到怀中的女人木然,慢慢收紧双臂。

    欧阳杰站在他们的身后,深眸中风云变幻。一个决定在脑袋里中徘徊了无数遍,最终作罢。幸而,欧阳杰没有动手,否则这里将血流成河,他和程森都会两败俱伤。

    “跟我走。”程森伏在苏昕的耳边,声音低沉有力,被程森紧紧的圈在怀中,苏昕咬着嘴唇,不知该作何回应。若是半月前,她会毫不犹豫的跟着程森走。

    见苏昕沉默,程森深深的后悔,用大手包住苏昕冰冷的手:“宸宸想你,我们回家。”他不该晾这个女人半个月,这半个月中与其在惩罚她,不如说也是在折磨他自己。

    苏昕抬起头,怀疑自己听错了:“回家?”回哪里,什么意思?

    “回庄园,我们结婚,这些年我累了,想有个家。”程森薄唇微启,淡淡的说道。这看似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从他嘴出来,却有如千金重。

    不远处,欧阳杰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这一幕。

    “。。。。。。”苏昕张着嘴,什么也说不出来。太突然了,让人措手不及。虽然之前因为苏宸的事,程森要和她领证,可那都是因为苏宸,但这时,程森又因为什么?还是因为苏宸吗?

    几秒后,苏昕咬着下唇问道:“是因为苏宸吗?”

    “不是。”轻轻的两个字,从程森口里毫不犹豫的说出来,重重的压在苏昕的心头。

    片刻,苏昕从程森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紧紧的攥起,陷入极度矛盾中。半个月了,她将自己折磨的遍体鳞伤,却没有得到他一点点的表示。今天,突然到来说要和她结婚,想想有点可笑。

    “是因为那一夜吗?”除去苏宸这个原因,苏昕是在想不出程森要娶她的理由,除了那一夜。

    “不是,我想每天陪着你送苏宸上学,接苏宸放学,然后,一起用晚餐,抱着你睡觉,在要个我们的孩子。”感情,真的很奇怪,这半个月来,无论他做什么,眼前都萦绕着苏昕的影子。苏昕在庄园里时,不曾觉得,走了之后,他的生活中像是少了什么似的。

    闻言,苏昕后退了两步,转身逃离。她曾无数次设想的情景,真实的出现在眼前,却没有勇气接受,只能没出息的落荒而逃。

    程森长腿动了动,没有追上去,是要给她时间。

    看到这,欧阳杰拍手大笑起来:“程少,真是名不虚传啊,让我见证这么重要的时刻,真是我欧阳杰的荣幸。”如果这段视频流出去,要伤了多少女人的心啊!

    “欧阳杰,苏昕我暂时放你这,该怎么做你清楚。”目送着苏昕跑进房间,程森扔下这句话,大步走出欧阳杰的地盘。

    “程少慢走——”欧阳杰皮笑肉不笑的拉长着声音。

    “老板。。。。。”白修走过来,目视着程森的背影。这是个好机会,不明白老板为什么不动手。

    欧阳杰抬起右手,压下白修接下来要说的,狭长的凤眸眯成一条线,冷芒迸出。

    房间里,苏昕倚在床上,脑袋里乱糟糟的,眼前一会出现和程森第一次见面的情景,一会而飘过被程森仍在马路上的画面。。。。。。记忆如翻江倒海般,都是程森的影子。

    好一会儿,苏昕逐渐平静下来,走到窗前向外看去,外面空荡荡,哪还有程森的影子,深深的失落起来。

    b市上空,一架黑色直升机正往t市方向飞去。机上,程森闭着双眸,在休息。柏寒坐在一边,眸光如水,身上却早已惊过一身冷汗。程少什么时候做事这么不顾后果了,一个人进入欧阳杰的地盘,难道只是因为苏昕吗?柏寒忧心忡忡,程少遇见苏昕究竟是件好事还是坏事?现在无法定下结论。唯一能确定的是,苏昕在程少的心里是不一样的。

    飞机直速穿过云层,笼罩在雨后的夕阳余晖中。

    b市,到了晚上,见苏昕没有来吃饭,欧阳杰打好饭菜,送到苏昕的房间。

    “谢谢。”对欧阳杰,苏昕开始戒备。从一开始就知道欧阳杰接近她有目的,但不知他有何目的,今天,苏好像看明白了。

    “跟我还这么客气。”欧阳杰笑笑:“苏昕,你没什么要说的?”

    “你想要听什么?”苏昕抬眸认真的打量欧阳杰。

    “你吃饭吧,我走了。”被苏昕直勾勾的盯着,欧阳杰很不喜欢这种眼光,像是他在她的面前做了多大的错事,第一次,欧阳杰在一个女人的眼神下败下阵来。

    大门左侧二楼房间里,白修笔直的站在欧阳杰的对面,欧阳杰坐在真皮椅上,叼着雪茄,眸光时亮时黯,仿佛一只蛰伏在阴暗中的猎豹。

    “程森离开b市了。”换了休闲装的白修温雅了许多,如同他的名字一般迷人,令人心动。

    “那笔生意安排的怎么样?”欧阳杰的脑袋在想什么,连他自己也弄不清。

    “安排好了,一个星期后,行动。”白修面如罗刹。

    程森的出现犹如昙花一现,转眼又没了他一丝气息,对于昨天的事,苏昕怀疑是自己的幻想。虽然,程森程那么真实的站在眼前,

    训练枯燥乏味,每天结束后,苏昕坐在房间里发呆。几天之后,苏昕发现林蕴含他们脸上比往日多了一份跃跃欲试的紧张。趁着吃饭的时间,苏昕悄悄问了高晨。

    高晨告诉她,他们要去欧洲执行任务,两天后出发。

    听到这个消息,苏昕奇怪,欧阳杰为什么不安排她也去欧洲,难道因为程森?摸不准欧阳杰的葫芦里装的什么药,苏昕默默的吃完饭,回到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