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森都不急,你急什么。”文轩瞥了他一眼,怪怪的。

    “哎,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鹿哲回瞪了文轩一眼:“不管程森急不急,我也得先把她带回来。你等程森急,苏昕的小命也就交代在那了。她可是你的学生,还是苏宸的妈妈,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吧?至于程森,我还真摸不准。”都这么多天过去了,程森那一点动静没有,不仅枉费他的一片好心,也辜负了苏昕对他的心思。都是明白人,那晚,程森从停车场里把苏昕带走,可别说他们什么都没发生。

    “我们去,欧阳杰会放人吗?”文轩眸色一沉:“若是他不放人怎么办?”

    “抢啊,你当我的人是吃干饭的,你不是也去吗?”鹿哲切了一声,一点也没把文轩的顾虑放在心上。欧阳杰,早就想会会了,t市的传奇人物,奈何一直没有借口,今天正好。

    “我们去抢,程森怎么办?”

    “关他什么事,他不去,我们还不能去啊?”鹿哲唇角抽了抽,还不如不吱一声自己带人过去。

    “你怎么知道程森不去?”文轩反问道。

    “这么长时间了,他要去还不早去了!”鹿哲一头黑线,彻底跪了。

    “他肯定会去的,这件事你不要插手的好。”

    “好,好,好,我不插手,你就等吧,等到苏昕真的出了事,看高文渊那老头怎么找你算账。他可是特别叮嘱过你,让你多多照顾苏昕。”鹿哲摆摆手,躺在真皮沙发上。

    文轩晃了晃酒杯,盯着杯中猩红的液体凝视了三秒:“程森会去的。”

    程氏庄园的机场上,程森下了私人飞机,眉宇间带着一股疲倦。

    “程少。”金燕迎上来:“黑山想见你一面。”黑山,t市,j省著名人物,手下有不少的ktv,餐饮等娱乐休闲项目,为人狠辣狡猾,私底下什么生意都做,之前一直和欧阳杰交往甚密,不知道此次要见程少有什么目的,因此,金燕没有擅自回应。

    “嗯,”程森点头,表示知道了:“一小时后,去b市。”该去会会欧阳杰了。

    “去b市?”金燕有些诧异:“黑山那怎么办?”

    “告诉他,我没时间,让他等着吧。”半个月了,那个女人也该长点教训了,程森迈着大步,心情莫名的愉悦起来。

    金燕站在后面,没有跟上去,柏寒在她身边停留下,离开。

    上午,b市下起了雨,苏昕站在窗前。外面,林蕴含等人匍匐在泥浆中,快速前行。雨越下越大,外面,一片模糊,苏昕怔怔的看着,思绪万千,良久,回过神来。外面的训练还没有结束。地面上,浑浊的雨水能没到脚踝上。雨中,林蕴含等人立在训练场上,伫立不动。白修手握长鞭,如棵老树扎在泥里。

    雨愈来愈大,丝毫没有减弱的势头,苏昕轻轻的探口气,拉开房门走向雨中。

    不远处的楼上,见苏昕自己出来,欧阳杰勾勾唇角,噙起一抹诡笑。

    外面,好冷,这夏天的雨也是没有温情,衣服湿透了,紧紧的贴在身上,苏昕半闭着眼睛,往前走去。走到白修的身边,大声的喊了声‘报告’。白修很意外,上下打量她几眼,伸手指了个位置,示意苏昕站过去。

    雨太大了,苏昕没有看到林蕴含看向她时那郁郁沉沉的眸光。

    在雨中站了没一会儿,心头袭来一阵阵的冷意。左右看了看,只得咬着牙硬站着。瓢泼大雨打在头上,顺着脸脖子飞流直下。也不知站了多久,雨势开始减小,苏昕伸手摸了把脸上的雨水,总算能睁开眼睛了。左右看了了看,林蕴含,高晨等人脸色发白,嘴唇也都没有一点血色。苏昕抬手揉揉有些麻木的脸,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白修的唇。此时,最好听的字大概就是白修嘴里’结束‘二字吧。

    盯了好一会儿,,白修没有一点要结束的意思,苏昕悻悻的收回目光。雨越来越小,天空开始放蓝。苏昕默默腹诽没有人性的白修,来发泄自己被淋了半天雨的不满情绪。

    远处,欧阳杰撑着一把深蓝色的雨伞,陪着一个男人正缓步往这边走来。男人身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迈着修长的腿,尽管裤脚被雨水弄湿,双眸却一直望向这边。

    欧阳杰略抬高手中的伞,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伞下的男人,程森。

    察觉出远处有人,苏昕抬眸寻去,迎上那双深不见底的双眸,全身的血液似乎一下子停止了流动。

    不知过了多久,苏昕艰难的移开目光,投向别处。这双眸子有毒,要离他远远的。

    “匍匐,前进。”白修突然猛喝一声,所有人立刻趴在地上,苏昕慢了一拍,空中响起了‘啪’的一声,背上瞬间火辣辣的疼痛起来。

    伞下,程森眸光一紧,握伞的大手慢慢的收紧:“欧阳杰,说说你的条件吧。”

    “呵呵,程少什么意思,我欧阳杰没明白。”欧阳杰揣着明白装糊涂,从苏昕挨了一鞭子那刻,他就从程森的眸中肯定了,苏昕在这个男人心中的地位。

    这下有好戏看了。

    “苏昕,程家的少夫人。人,今天我要带走。”从和欧阳杰照面,程森知道以往低估了他。从他带走苏昕那天起,不知道刻意以接近苏昕有多久了,而对这些,他竟毫无察觉。

    欧阳杰着实的被惊着了,程森这么直接,真没想到苏昕在程森的心里这么重要,原以为她只是程森床上的玩物。果然,漫天风雨不可信啊。什么贝晶涵,李美珍的,见没见过程森都不知道呢!

    欧阳杰转动着手中的雨伞,程森把话说的这么开,他若不答应,这算是和程森撕破脸皮吗?欧阳杰权衡着,他和程森还没有走到那一层,无意中窥探到他们的秘密,就是想用苏昕掣肘一下程森,或是用这个女人让他难堪,以泄往日程森搅了他几笔地下生意的憋气。可他万万没料到,程森对苏昕是来真的。程家的少夫人,这玩笑开得有点大。在没摸清程森的真实实力前,他还是不能不给程森这个面子,谁让外面把程森传的那么邪乎呢!

    见欧阳杰不说话,程森大步朝苏昕走去。半个月了,这个女人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