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杰说完,苏昕饶有兴趣的盯着他:“想说什么就说出来,不要在这卖关子。”欧阳杰旁敲侧击的在试探她和程森的关系,也真是难为他了。

    “你和程森什么关系,昨天为什么在庄园里?”

    “你一点一点的接近我,费尽心思让我加入‘狱门’,又是为了什么?”她没有猜错,欧阳杰认识她是有目的的。一开始她想不明白,今天,她知道了,只是不清楚她在欧阳杰的眼里究竟有什么价值,用她来对付程森吗?

    “哈哈哈哈,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欧阳杰放下镜子,伸手去拿拖把:“地拖好了没有,没有我来帮你。”

    “不用,谢谢。”苏昕手一晃,躲过欧阳杰的手:“仇铮现在怎么样了?”欧阳杰跳过这个话题,苏昕自然也不会追问。既然你选择打哈哈,那我也打哈哈。

    “不好,很不好。”仇铮提起水桶放到外面,摇头:“他昨晚上去你家找你,被一拨人给轰走了,然后烂醉如泥的被他的爸爸仇宏带回去了。”

    “一拨人,什么人,有没有打扰到我妈妈?”

    “没什么人,你们家的邻居和一些热心人,阿姨没在家。”欧阳杰顿了一下:“他那么吵,你家的邻居肯定看不下去。当时阿姨没在家,他喝着酒,说话也不清楚,不知道是去找你的,自然也就没人和阿姨说了。”

    “你安排人跟踪仇铮了?”苏昕抓住欧阳杰的话,听出了什么。

    “是的,我不只安排人监视仇铮,还有文轩,鹿哲,甄煜城等,包括了程森。还不光如此呢,其实,从我的飞机离开t市地面的那刻,程森,鹿哲等人都知道我离开了t市,来了b市。”

    闻言,苏昕从心底莫名的升起一股失落,原来程森是知道她离开t市的,苏昕突然想哭。

    “甄家的大小姐,甄琪,眼光也不怎样啊!”见苏昕不说话,欧阳杰忽的冒出一句,啧啧的叹惜。

    “你。。。。。。”

    “甄家的大小姐,甄煜城的妹妹,怎么可能把她落下。”

    “那你可以帮我查一个人吗?”‘德泽山庄’,和爸爸有着相似面孔的男人,他到底是谁?什么身份?妈妈又在哪里工作,怎么这么巧合。这事,透着一股怪异,苏昕决定查一查。

    “什么人?”欧阳杰不动声色的问道:“不会让我去帮你查程森吧?”

    “‘德泽山庄’的主人。”苏昕刚吐完这几个字,欧阳杰的神情明显变了一下:“你查这个做什么?”

    苏昕没注意到欧阳杰的变化:“怎么了?”

    “没什么,我帮你查。”欧阳杰开始重新打量眼前的苏昕,变幻莫测的双眸愈加的捉摸不透。

    “什么时候给我消息。”

    “这么急,那我走了,给我两天的时间。”欧阳杰做了一个ok的手势,迈着长腿,离开。

    在这座训练基地晃悠了两天,第三天凌晨,苏昕被一阵哨声吵醒。看看外面繁星遍布的夜空,苏昕知道来到这肯定不是让他们养身体的。

    快速穿好衣服,出了房间,苏昕迎面碰上林蕴含。林蕴含停下脚步,乌黑的眸子里带着挑衅,敌视等等,苏昕看不懂的东西,和在山庄里一样。从她身边经过时,苏昕停顿下。这两天没怎么见到这个林蕴含,都快忘了她这么个人。

    站好队后,报了数,总共十八个人,苏昕站在林蕴含的前面。

    此时,不远处一个男人一步一步的往这边走来,到了近前,苏昕才看清楚,原来是白修。

    还真让人意外,苏昕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一身黑色着装的白修,很难把这全身上下透着一股练达的男人和那个身穿西服,怀抱狗狗的睿智俊逸的男人连在一起。

    呵呵,都是深藏不漏之人。

    白修扫视众人一遍,目光落苏昕的身上多留了两秒,菱形的薄唇动了动:“5000米,开始。”

    苏昕不记得怎么跑完这5000米的,她只知道,当她好不容易跑完这5000米,林蕴含他们已完成另外两项训练了。

    苏昕拖着如铅般的双腿跑完最后一米,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白修已到她的身后:“每天凌晨早起两个小时,什么时候和他们一样,什么时候终止。不要坐下,现在开始爬断墙。”

    苏昕根本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只想躺下:“不行了,不行了,让我先歇歇。”话还没说完,人已整个瘫在地上。5000米已要要了她命,还爬墙,等我歇过来再说。

    “起来。”白修爆吼一声,震的苏昕耳膜嗡嗡作响,可愣是没听清他在吼什么。

    看着地上脸颊通红,喘着粗气的苏昕,白修举起背在身后的右手,亮出一节长鞭。老板把人交给他,要他一定把苏昕训练好,可眼下这个样子,若不狠,怎么训练好苏昕。可又不许她受伤,但这一鞭下去,怎么可能不受伤。白修举着鞭子亮了几秒后,慢慢的又收回了背后。

    夕阳西沉,苏昕拖着早已不属于自己的双腿,颤颤巍巍的走向房间。这一天,苏昕连晚饭都没有吃,她刚趴到床上,就合上了眼皮。当然,也没有人叫她吃饭。

    当她再次被哨子叫醒后,已是第二天凌晨,窗外,夜色正浓。苏昕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双手双腿没有了知觉,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仿佛没有了它们一般,自己就是个无臂无腿的废人。惊恐害怕,迫使她安慰自己,没事的,躺一会儿就好了。

    五分钟后,苏昕试了一下,还是刚才的状态。躺在床上的她只得等着白修过来。

    果然,没一会儿,房门打开,白修踏着大步走到苏昕的床边,准备叫她。只是还没来得及张口,苏昕先出声了:“白先生,我不能动了,双手双臂没有一点知觉。”

    白修听了,站了两秒,转身走出房间,苏昕知道,他去通知欧阳杰了。

    十几分钟后,一阵骂声由远而近传进苏昕的耳中,到了门外,没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欧阳杰进来后,伸手直接掀开她的被子,对着她的小腿拍打起来。

    “你妹的,谁让你掀我被子的。”苏昕在心底骂了一声:“还是没有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