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苏昕弯腰托起地上窗帘:“妈,要是累了,你就别干了,把这工作辞了吧。”眼前又闪过那张面孔,苏昕觉着有些诡异,却又说不出什么,但愿是自己多想了,天下撞脸的人也不少,或许这只是个巧合吧?爸爸走了那么多年,他们家也没有什么显赫的亲戚,八竿子也和这个人打不这关系。

    “为甚么辞,你工作了我更不能辞了。辞了工作我一个人在家里整天发呆啊,要是心疼你妈,不想我出来工作,那就赶紧给我谈个男朋友,生个外孙子给我带带,我保准不出来工作。”司秋菊乐滋滋的老生常谈。苏宸离开后,家里真的冷清了许多,有时,她甚至害怕回去。想想一个人坐在家里,没个人说话,那种滋味不能提。

    苏昕头皮发麻,立即打住这个话题,专心的帮起忙了。

    可算知道了,在她妈妈面前,那是什么话都不能多说。因为不管你和她聊什么,她都能扯到要你找男朋友,结婚生孩子这上面。她知道司秋菊寂寞,可是她现在无心想这些。

    在庄园里呆了一下午,原本想和司秋菊一起下班回家的,却被她提前撵了回来,要她回去买菜做饭。

    出来的时候,仍是赵成把她送出来的,只是一路上没有在看到那个男人。

    回家的路上,苏昕一闭上眼就想起那张脸,那张和爸爸像极了的脸。这张脸勾起了她的回忆,深埋在心底的苏坤又破土而出了。

    如果爸爸五年前没有出意外,他们一家三口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苏昕想哭,哭不出来。

    回到家里,苏昕做好晚饭,没一会儿司秋菊回来了。吃好饭,看了会电视,苏昕回了房间。

    轻轻的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苏昕怅然。明天就要离开了,可她却不知道为什么要离开,因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还是自以为是?苏昕不知道,心中如一团乱麻,程森,苏昕,甄琪,鹿哲,仇铮等等,他们的面孔错乱的在眼前晃来晃去。

    胡乱的想了一会儿,没有丝毫的睡意,苏昕索性坐起来,穿好衣服,蹑手蹑脚的出了家门。

    漫无目的的走着,她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干脆就漫无目标的晃荡着。路上的行人不少,有的三三两两的边走边谈,有的是情侣,时走时停,耳鬓厮磨的腻在一起。。。。。。

    见此,苏昕看着空空的身侧,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个男人。他现在在做什么,是在看书,还是在锻炼,还是在陪着苏宸玩耍。。。。。。

    不知走了多久,苏昕停下脚步,发现自己停在了一家酒馆的门口,犹豫一下,抬腿迈进了酒馆。

    醉了的感觉很好,可以短暂的忘掉缠人心扉的情愫,醉了,无知无觉,什么也不用去想。

    时间虽然有些晚了,但是酒馆却没有拒客之意,见苏昕进来,老板热情的迎了上来:“一个人吗?”

    苏昕粗略的打量几眼,点头:“是的。”酒馆虽不大,但是很雅静,别有风味,苏昕中意一个靠窗的位置。

    年轻的女老板顺着她的目光,领着她走到靠窗的隔间:“这里的视线很好,可以一边喝着酒一边欣赏外面的夜景。”

    “谢谢。”苏昕坐下后,拿起菜单,点了几样看起来精致的小菜,要了一瓶高度白酒,今晚就放肆一回吧。

    酒和菜很快的上来了,苏昕拿起酒,倒了满满一杯。圆圆的杯口,飘起一股沁人的酒香,苏昕深深的吸了一口,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太辣了,闻着浓郁,入口浓烈,如火烧一般,呛得的苏昕眼泪都出来了,这感觉不错。

    苏昕又抿了一口,这一口没有刚才那么强烈了,大概味觉适应了吧。

    一杯酒很快见了底,苏昕夹起一块甜点放进嘴中,慢慢的品尝着,迷茫的望着窗外。

    一瓶酒很快下去了一半,从最初的入口如火烧一般到现在品不出来是何滋味,苏昕醉了,只是她自己没有认识到,这杯见底后,又满了一杯。

    一口喝完杯子里的酒,苏昕颤抖着手摸出兜里的手机,划开屏幕,翻到了通话记录,一个号码赫然的跳到眼前。

    号码虽没有备注,但却比备注还要醒目。至今苏昕都不明白,为什么会爱上程森,是因为那一个吻,还是那无意间眼神碰撞的砰然心跳,或是,他是苏宸的爸爸,她真的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程森成为她脑海里一道挥之不去的影子。

    没有犹豫,苏昕拨出了这个号码,听着手机里传来的音乐声,慢慢的把手机放到心口上。

    手机响了好久,才被接通。

    苏昕的心砰砰的跳着,紧紧的攥着手机。电话里静静的,没有传来预期的声音。

    手一点点的变冷,半响,苏昕艰难的蠕动着嘴唇:“苏,苏宸好吗?”

    电话那头仍旧没有声音,苏昕搓搓手,提高了声音:“苏宸好吗?”

    “喝酒了?”手机里终于响起程森低沉的声音,似乎还带着一丝怒气。

    “嗯,喝了。”苏昕老老实实的点头承认,像是程森就在她的对面:“你在哪?”

    在酒精的作用下,此刻的苏昕只想见到电话那头的男人,哪怕一会儿,如此强烈。明天她就要离开t市了,以后也见不到了,等她再回来,怕是一切都翻篇了。

    苏宸离她越来越远,程森对她来说最终还是一个陌生人。

    “你和谁喝的酒,在什么地方?”手机里,男人声音听起来真的生气了,带着一股刻意压低的怒吼声。

    苏昕笑了笑,大着嘴巴:“没谁,我自己你在什么地方,告诉我,我去找你,好不好?”

    “别动,原地等我。”电话那边,鹿哲的房间里,程森啪的一声放下酒杯,抄起桌子上的车钥匙,招呼也不打一声,开门就走,鹿哲和文轩面面相觑。

    “why?什么情况?什么情况?”鹿哲咆哮着。

    文轩白了他一眼,没理他。

    “行,文轩你行,我不陪你了,我这颗燃烧的小心脏受不住了,你在这慢慢喝吧,有情况,我得看热闹去。”鹿哲酒也不喝了,放下酒杯,抓起车钥匙,一溜烟的跑出了房间,可还是没赶上程森的电梯,后悔的望梯兴叹。

    酒馆中,苏昕歪歪斜斜的站起来了:“你是不是在‘青恋’啊,我去找你,你别走,你别躲着我,我只见你一面,见你一面,就成,你等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