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中已十一点多,苏昕脱下外套,拖着疲乏的步子去厨房找吃的。

    锅里,司秋菊给她留了饭菜,苏昕把锅端到灶上。幽蓝的火苗轻轻的跳跃着,伸着长长的火舌舔舐着锅底,苏昕盯着火苗,恍惚了。刚才,是她和欧阳杰说要离开t市的吗?不是的,她怎么会离开t市,她怎么会舍得离开t市?她为什么要离开t市?为什么?

    奥,想起来,程森,是因为他吗?锅里的气蹭蹭的往上窜,苏昕全然不知。

    “你这孩子怎么了,锅都开了,站的这么近,会烫着你。”司秋菊拖着拖鞋,急忙进来关掉火苗。

    “没什么,妈,有点困,想睡觉。”苏昕打着哈哈,惊了一身汗。

    “也是,都快半夜了,才回来,赶紧吃点,睡吧。”司秋菊把饭端出来:“动作快点,拖拖拉拉,等你上床了,天也要亮了。”司秋菊嘴上责怪,心里疼。

    “知道了,妈,你先睡吧。”

    第二天早上,苏昕是被手机来电声给吵醒的。是甄琪打来的,划下接听键:“苏昕,这都几点了,你还不来上班。”

    “甄琪,我不去上班了,我准备辞职了,今天会去和馆长说的。”坐起来靠在床背上,苏昕托着沉沉的脑袋。

    “你说什么,你要辞职?”甄琪炸锅了:“这可是高教授为我们介绍的,你怎么说辞职就辞职呢?”

    “没有,等我去了再和你说吧。”没等甄琪在说什么,苏昕挂了手机。

    司秋菊上班去了,苏昕收拾妥当,拿起昨天加班做成的资料去了b大。

    从b大出来后,苏昕去了‘德泽’庄园,司秋菊工作的地方,这么久了,她还没去看看呢!

    从出租车里下来后,苏昕打了个电话给司秋菊,半个小时后,一名身着青色中山装的老者从庄园里走出来。

    只一眼,苏昕认出了这个面皮干瘦,目放精光的老人,是那场慈善晚宴上,甄琪口中神秘的收藏家的管家,司秋菊还真找了个不错的工作,怪不得劝了她几会让她别干了,她都不同意。

    “苏昕小姐。”老人迈着硬朗的步子,朝她走来,苏昕忙走过去,在听到老人准确道出她的名字后,小小的吃了一惊:“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司女士经常提起你,除此之外,我们也见过面。”老者笑呵呵的:“我姓赵,叫赵成,叫我赵管家吧。”

    “赵伯伯,您好。”

    “过来看你妈妈?”赵成转身领着着她往庄园里走去,苏昕跟在他的身后。

    “是的,赵伯伯。”碍于赵成的身份,苏昕有些束缚,原本以为母亲雇主只是个普通的富家,没想到竟是t市许多名流权贵趋之若鹜的豪门。

    “今天不上班吗?”赵成和她聊起了天,像是他们很熟似的。

    “不上,我明天要去外地出差,会离开一段时间,过来看看我妈妈,还望赵伯伯多关照关照。”离开t市,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司秋菊了吧?

    赵成有些意外,停下脚步:“要去出差,博物馆也需要出差吗?”

    苏昕一愣:“需要,要和别的地方博物馆进行交流,所以需要出差。”他怎么知道我在博物馆工作,难道又是司秋菊说的?苏昕心里泛着嘀咕。

    察出她眼中的疑惑,赵成笑笑:“我是从你妈妈那知道的,原谅我孤陋寡闻,不知道这个博物馆也需要出差。”

    “没有,赵伯伯说笑了。”说话间,他们拐进了花园里。自从进了庄园后,一路走来,苏昕才知道司秋菊所言不虚,这座‘德泽’庄园和程氏庄园不相上下,也不知道庄园的主人和程森谁的身份更显赫。

    “苏昕小姐,这就到了。”赵成回身。

    “赵伯伯,您叫我苏昕就行。”置身在这坐韵味独特的庄园中,苏昕才明白自己选择离开t市是对的。没有那种身份,匹配不上那个人,硬是挤进去。也融入不了他的生活。

    “好。”赵成用力的点点头,很高兴。

    和赵成穿过花园,走到一个圆形拱门的拐弯处,苏昕在右面的一坐凉亭里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男人。男人背对着他们,双手置于背后,伫立凝望。

    苏昕不觉中放慢了脚步,努力的从大脑里搜索起来。这个背影有些熟悉,她好像在哪见过。

    “这是我的主人。”赵成轻轻的说道,打断了苏昕的思路。

    “好年轻。”苏昕脱口而出,然后尴尬的笑了笑,没做解释。宴会上先入为主,赵管家是个老人,在她的印象里,这个神秘的收藏家怎么么说也得有六七十岁了。

    “呵呵。”赵成笑了笑:“司女士就在前面了,我们走吧。”

    “嗯”跟在赵成的身后,走了两步,苏昕莫名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对方回过身子正望向他这边。当她看清对方的面容后,呆立住了。

    男人很快回转过身子。苏昕怔怔在立在原地,忘记了跟上赵成的步伐,眼前挥之不去那张深埋在心底五年的人,爸爸。

    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为何有张和爸爸那么相像的面庞。还有,上次在鹿哲的山庄里,暗中跟踪她应该就是这个男人?他究竟是谁?

    “苏昕,你怎么了?”赵成回头,发现苏昕怔立在原地。

    “没什么,赵伯伯。”苏昕快步追上去,压下心中的疑问,也许是自己多虑了。

    司秋菊正在大厅里整理三米多高窗户的窗帘:“今天休息吗?怎么想跑到这了。”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苏昕四下打量了一圈:“妈,我明天要离开一段时间。”

    “你去哪里?”司秋菊停下手上的动作,踩在人形梯子上俯视着她:“昨晚上怎么什么都不说呢?是今天决定的吗?”

    “嗯,是的,馆里临时有个交流会,馆长就派了我去。”

    “多长时间?”

    “我也不清楚,到了那边才能知道。”苏昕硬着头皮和司秋菊撒了谎,一是不想和她多解释,二是怕她担心。

    “什么时候走?”司秋菊拉开窗帘:“你帮我拖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