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长吩咐,这是今天法院那边送来的一批文物,叫我们今晚加班先初步把这些资料整理打印出来,交给b大的文教授审理。苏昕,这差事交给你了。”

    “文教授审理?”苏昕抬头:“文轩吗?”

    “是的,就是他,方宽下班后会来接我,我们约好了去吃饭,然后在看电影。”甄琪楚楚可怜的看着她:“苏昕。”

    “我送,你忙。”看着甄琪这表情,苏昕真受不了。这谈了场恋爱,怎么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呢?

    “我的苏昕最好了。”甄琪作势就要来亲她,吓得她立即站起来:“打住,打住,打住。”

    “坏苏昕,这就嫌弃我啦。”甄琪撅起嘴,佯装不高兴的坐回办公桌前:“苏昕,你今天的气色看起来一直不太好,尤其是上午,生病了吗?”

    “没有。”踌躇了一下,苏昕决定不和甄琪说,免得为她担心:“可能昨晚没睡好吧。”甄琪的性子太急了,要是知道仇铮对她做的事和欧阳杰有目的的接近她,肯定会去找他们的。仇铮和欧阳杰,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甄琪肯定会吃亏的。甄琪吃亏,甄煜城肯定会出面,这样就会牵扯到甄家。

    “是不是想苏宸了啊?最近有没有去看他?小家伙有没有来看你和司阿姨?”甄琪咂咂嘴,别说,这有段时间没看着苏宸了,还怪想他的。可惜啊,他是程森的孩子,要不然她早就忍不住去找他了。

    “没有,想是想,没以前那么强烈了。”苏昕在心底苦笑一下,苏宸,她昨天不是刚见过吗?这一面见得太痛心了,锥心之痛。

    “慢慢就会好的。”甄琪打开资料,岔开话题:“苏昕,你找个男朋友吧!”恋爱的感觉真好,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似乎连每天呼吸的空气都是甜的。她尝到了爱情的味道,怎么能把苏昕落下呢?

    “暂时不想。”苏昕想也没想,直接拒绝。

    “为什么,拒绝的这么干脆,我的心好受伤.”甄琪皱眉,不解苏昕的干脆。

    “我不想用谈恋爱来淡忘苏宸。”看到甄琪恋爱的样子,苏昕不自觉的就想起程森。

    “好吧。”甄琪放弃,恨起甄煜城来:“你说我哥真是的,放着我家的苏昕大美人不要,偏偏拿着热脸蛋去贴贝晶涵的冷屁股,真不知道我哥怎么想的,气死我了。”自从看到甄煜城捧着花等在贝晶涵的公司外,甄琪就怒其不争。放着好好的苏昕不惜,偏偏去贴在贝晶涵的身后。

    “贝晶涵是你的偶像,要是真的成了你嫂子,也算是美梦成真,不用念着天天要签名了。”苏昕再想,如果真甄煜城拿下了贝晶涵,以后,她是不是就不会和程森有交缠了。

    “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况且,她现在不是我的偶像了。”最近,她查了不少有关贝晶涵的资料,真的被恶心到了:“贝晶涵这样的人还是被程森收了比较好,就不会再祸害我哥和其他的男人了。”

    “不说了。”听到程森二字,苏昕勉强的笑笑,努力集中精神处理工作。

    “奥。”甄琪吐吐舌头,抓紧其起来,离下班没多少时间了。

    不觉中,窗外,银灯如昼,苏昕核对好资料后,然后开始整理东西。对面的办公桌上,早已没了甄琪的踪影,苏昕忘了她是何时离开的。看了手机上的时间,甄琪这会应该和方宽腻在电影院里吧。

    收拾好后,苏昕抱起整理好的资料,下班。博物馆门口,苏昕刚从安检通道里出来,就看到了倚在车上的欧阳杰。欧阳杰穿了一身白色的休闲服,双手插在兜里,斜靠在车身上,额前随意搭着几缕碎发,地上映着一道长长的影子。

    停顿一下,苏昕走过去:“你够可以的,连我的工作地都能找到。”

    “我不是故意的。”欧阳杰迎上来,抱歉的笑笑:“本来想等着下次见面你亲口告诉我的,但是,时间紧迫,我只好不请自来了。”

    “时间紧迫?”苏昕笑了一下,嗤之以鼻。他这种人,和鹿哲一个样的,能时间紧迫到哪儿?

    “对,我后天上午要离开t市了。”欧阳杰挑眉:“怎么,我在你的印象中就这么差?”

    “没有多差,只是你的时间紧迫有些夸张,你和鹿哲都是一类人,整日闲的都不知做什么,哪里来的时间紧迫。”

    “别把我和鹿哲归类在一起。”欧阳杰弯下腰,伏在苏昕的头上:“鹿哲是鹿家的花花风流少,我可不是,我忙的很,今天找你是跟你辞别的,我要离开t市一段时间。”

    “知道了,还有别的吗?”

    “你不问问我去哪儿了吗?”欧阳杰愣神,然后一脸受伤:“我专门来和你辞别,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这里的安保不给我进去,我怎么说都不给我进去,我在这等你三个小时了,你都不关心我一下?”

    “我不问,你也会说的,上车吧。”苏昕对她眨眨眼,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欧阳杰吸口气,摸摸鼻子,打开车门:“苏昕,你。。。。。。”和他预想的不一样,欧阳杰被苏昕的笑弄得心虚。

    车上,苏昕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我想加入‘狱门’。”她不知道欧阳杰出于什么目的让她加入‘狱门’,她只想离开这里一段时间。欧阳杰的目的也只有进了‘狱门’,她才会慢慢的搞清楚。

    欧阳杰愣愣的回头看着她,一脸措手不及的样子。

    “怎么了?反悔了?这不是你一直在等的吗?”对欧阳杰的反应,苏昕真是捉摸不透,难道是她猜错了?

    “不是,不是。”欧阳杰回过头,觉得甚有意思,小鱼儿就这么上钩了?

    “后天什么时候走?”

    “后天上午八点,我来接你,什么都不用带,你只需要搞定你那位甄家大小姐的闺蜜,就行了。”欧阳杰摸摸下巴,唇角含起一抹笑影。

    “知道了,送我回家吧。”此刻,苏昕忽然全身酸软无力,似是脱虚了一般。

    “刚才,我见着仇铮了,他应该是来找你,见我来走了。”

    “仇学长?”苏昕提起精神:“他来做什么?”仇铮来找她,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知道了他下药的事吗?不会的,当时欧阳杰一出现,相信他就知道了,还敢来找她,又为什么?苏昕头大了,自从知道程森是苏宸的爸爸后,她总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不够用了。每次想把这些发生的事好好的理一理,却怎么也理不到一块。